章节目录 49
作者:别扯的小说      更新:2022-07-09
    四十九

    若要千允知道他此时所想,非要给他脑袋掰下来。

    一杯茶水递到面前:“应该学了骑射之术吧。”这是疑问句的肯定表现手法。

    千山嘉点头,越来越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了:“你、你到底要干、干什么?”

    千允漫不经心地低头挑弄白卫的长耳朵:“你刚说丞相大人让你来干什么的?”

    千山嘉的目光也停在了她手中的白团子身上,因为注意里分散了,说话都不磕巴了:“额,送送你。”

    千允抬头用一种小伙子不理解的目光看着小伙子本人:“哦~送我,送到哪儿去?”说着还煞有其事的点点头,更是让呆愣小伙子更加迷茫了,一脸问号地对上她的目光。

    最终还是老实的小伙子移开目光望向桌子上的茶杯:“你不是要去北拉赞吗?”还能送到哪儿去?总不能送你上西天吧?小伙子交叉着手指如是想到。

    太阳的光线爬上地平线,透过马车没有掩实的窗户挤进了这个不宽敞也不狭小但却豪华的空间,周遭的人开始多了起来,看来是要出发了,千允心想。

    杨明骑着马走过来,挡住了那好不容易才挤进马车的光:“圣尊,要出发了。”

    千允不冷不淡地嗯了一声,叫住了要下马车的千山嘉:“不是说要送我吗?”

    千山嘉回头,一脸的问号:“我不是送完了吗?”难道我还得送点儿礼物?可我的俸禄都在爹那儿啊!

    只见坐在软榻上的人换了个舒服且不怎么淑女的姿势靠在那儿:“送到北拉赞了吗?哟!不会说‘送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吧?也是,像我这般女子,是不配得到亲人千里送行之礼的,倒显得我自作多情了,你走吧,就当我活该为了国家和平而远赴他乡结果还不讨好。”

    千.戏精.允假意的抹了把眼泪,也不待千.老实人.山嘉作出反应就继续道:“枉我生母早逝,爹不疼娘不要,就该找个没人的地方自生自灭,哎!怎地就生的这么个苦命啊!”

    千山嘉连忙做到位子上,手无足措:“哎,你、你别哭啊!我送!你说送到哪儿就送到哪儿。”

    千允半掩着面抬头问道:“当真?”

    快要急哭了的千山嘉连连点头:“真,比什么都真。”

    尧一在马车外边等着,他家少主说里面那个公子出来后再出发,可他这左等右等的,也不见车门有要开的迹象:“圣尊?咱们什么时候走?”用的是撇脚的峰罗国语,有一种莫名的喜感。

    千允撑着脑袋:“现在就走吧。”

    尧一疑惑的坐上马车外面的板子上,想着那公子什么时候走的,他竟然没有注意到。

    千山嘉一看马车动了,就有些心慌,他以为千允刚刚是开玩笑的:“额……我没有收拾行李。”要不让我回去拿东西,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

    千允一看看穿:“没事,到驿站了我给你买便是,难得你有这份送我的心。”

    千山嘉摸了摸鼻子:“那、那多不好、好意思。”

    千允打了个哈欠,今日起得太早了些:“无妨,若是你实在过意不去,就和外边那位一起赶个马车吧,毕竟两个人赶着总要比一个人赶着要靠谱些,你觉得呢?”

    千山嘉恍然大悟般瞪大了眼睛:“你!我?!”让他帮忙赶马车才是最终的目的吧!

    千允只能说:你可真聪明,被人坑了之后还知道自己被坑了,棒棒哒!不过这活不能明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不会是要后悔吧?其实我也理解,毕竟我们只是同父异母,本就没什么感情,你能来送我就已经很好了,是我不识抬举还要提出这般要求。”

    千山嘉嘴角直抽抽,若非刚才幡然醒悟,这会儿子怕是又要被骗了去,推开窗子看向外面,不想理会这个虽然不是一母同胞却让他感到亲切的长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