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8
作者:别扯的小说      更新:2022-07-09
    四十八

    酒未过三巡,歌舞未升平。

    宫殿灯火阑珊,人声杂乱有章。

    千允望着远方的烟火昼亮:“你说吧。”她可不觉得在这里遇见青松是一件巧合的事。

    青松双手交叉着站在她身旁:“说来话长,但总归你不能去北拉赞。”

    千允双手环胸,瞥了他一眼:“做了什么亏心事儿?”

    青松抬头望了眼漫天的繁星,眼色暗沉:“怎么会呢,我你是知道的,即便是丢了命也不会伤害你的。”

    千允转头对上他的眼眸:“命无贵贱,皆为无上。这还是你告诉我的,别动不动就是死生这般大事,如此轻命,枉来人间。”

    夜风来袭,卷起一缕少女的青丝触摸到了战神大人的脸庞:“嗯,小孩儿记性真好,所以我们不去北拉赞好不好?”我做妻子,我们去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寻常人家的生活。

    千允移开视线,望着宫墙的尽头还有河流:“不好。有些东西,即便是知道追求下去也无法探知真相,但还是想要去亲身走一遭的才好,没有经过长途跋涉就要望而驻足的事情我做不到。”

    气压瞬间低沉汹涌,绚丽的烟花转瞬即逝,两人周遭又只剩了漫天星河在绽放:“现在不好吗?非要求根问底地牵扯出千丝万缕的伤痛罪恶才好?你不怕……”到了最后又被站在高处趾高气昂的贱民们挫骨扬灰吗?

    “不怕!我只怕自己辗转活了这般久都是一场被安排好的戏,那会很可悲的。”千允打断了他。

    良久,传来打更的声音,二更天了,晚宴已经散场,就在千允以为两人的对话到此为止的时候,青松暗哑着声音问道:“真的决定了吗?哪怕你会因此失去你所珍视的东西。”

    回答他的是少女天蓝色的背影以及三千青丝散发的香气,不免有些遗憾,心痛,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决绝。

    ………………启程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千允身着一袭墨蓝色的长袍坐在马车中,小丫头拜托给张光宗照顾了。

    国师前来送行,在外边儿叮嘱了杨少主几句什么,然后敲了敲千允马车的门:“圣尊。”

    千允理了理衣袍:“进。”

    国师仍旧是那幅打扮,明明是一位女子,却给人一种男儿的英气,这就是所谓的“巾帼不让须眉”吧!千允心想。

    国师不卑不亢的向她行了拜别之力:“萧琛多嘴,路途遥远,望圣尊谨慎行事。”

    千允只听闻着国师被唤作‘萧三爷’,倒是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名讳:“萧琛?你本名?”示意她坐下。

    国师点点头,不推脱地坐在一旁:“正是。”

    千允往背后的靠枕上躺去:“是个不错的名字,你来不只是为了说这句场面话的吧。”以她的功力,自当是知道马车周围的人都被遣散了,若要说萧琛没有别的话要说,天理容了她都不容。

    国师不禁嘴角微笑:“圣尊可知‘森罗万象’这一词?”

    千允与之对视,缓缓地坐直了身子:“国师可是要同我切磋一下棋艺?”可惜这里没有棋盘。

    国师不语,默默地将小桌子上的差距收起来,然后从袖袍里掏出两个袋子:“这棋子在哪儿都能落下,只要排布规整,那些个横竖交叉的直线有也跟没有一样。”

    千允选了一个袋子:“你讲的倒也不错,只要有棋子,那这棋局在哪儿都能排布,亏的话本子里那些个武林高手为了个破棋盘挣得鱼死网破。”

    国师拿的是黑棋,先在桌子上放下一枚:“都说‘观棋不语真君子’,却没有叫下棋者沉默,圣尊以为如何?”

    千允摸着棋子的材质,很奇特,似木非木,似玉非玉,似金非金,很上手:“天地无过错,罪恶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