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36章 没有人
作者:桑榆未晚的小说      更新:2022-06-05
    她抽出纸巾擦了擦手,“萧大哥,昨晚谢谢你。”

    萧禹庭也要跟着起身,于佳薇按住了他的手臂。

    “萧大哥,这件事情你不要掺和进来了。”她对萧禹庭本就觉得亏欠,这种事情一旦沾染上,对萧禹庭这样身份的人就是污点,“我总是要一个人面对的。”

    …………

    当于佳薇被带到局里的时候,另一侧的问询室内,谢雨欣才刚刚歇斯底里了一番。

    她从昨晚开始,就因为受了刺激,而开始胡言乱语,话也是时而清醒时而混乱。

    为了避免刺激到谢雨欣,负责这件事的周队特别找了个性格温柔的女警去问她。

    谢英波和谢芷爱想要跟进去,被周队拦住了。

    “只能一个人,麻烦二位在外面等待。”

    警员问:“前一天晚上,是你找到了更衣间的备用钥匙,进入后将礼服裙给剪碎了,是么?”

    谢雨欣一下瞪大了眼睛,死死地咬住嘴唇没有说话。

    女警将手中的笔记本电脑翻过来,其中是一段监控录像视频。

    监控视频中,就显示谢雨欣探头探脑的走到更衣室门口,进入里面,出来的时候神色慌张,还差点绊倒。

    “你看,这是你么。”

    谢雨欣忽然摇头,“不是我!不是我!都不是我!是她!就是她!是她杀了人!”

    女警问:“她是谁?”

    “是她!是她杀了人!”

    谢雨欣的精神失控,女警也问不出什么来了,就走出来,叫队里的精神医生过来给谢雨欣做下鉴定。

    门打开的瞬间,谢雨欣看见了外面的于佳薇。

    她激动的站了起来,“是她!是她杀了人!我看见了,就是她!”

    几人脸色都是一变。

    谢英波一脸的震惊,震惊后却是后怕,有明显的畏惧感。

    他见过于佳薇的狠劲儿,他觉得她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倒是谢芷爱说:“没有证据,别乱说。”

    于佳薇被带到了另外一间问询室内。

    室内的灯光很亮,在背后有一张很大的电子屏幕,上面led的灯光照在对面的玻璃墙面上。

    于佳薇被安排在椅子上,面前是一张长桌,坐着两个警员。

    “姓名。”

    “于佳薇。”

    “年龄。”

    “24岁。”

    在进行过简单的询问后,切入正题。

    “昨晚八点四十分,监控显示你离开了云水大厅,可你出现在更衣室的时候,那个时候是八点五十二分,这期间,你去了哪里?”

    从大厅到后台的更衣室,也总共不过五分钟的路程。

    于佳薇说:“我去了西门外的安全通道抽烟,应该是有几分钟的时间,然后我走到走廊上,就听见了谢雨欣的尖叫声。”

    “有人可以证明么?”

    “没有人可以证明,”于佳薇说,“但是我经过的走廊是有监控探头的。”

    “我们查过了,昨天晚上监控探头被人黑了后台,全部都坏了。”

    于佳薇楞了一下。

    “坏了?”

    “是的。”

    “是在哪个时间段坏的?”于佳薇问。

    “是在下午五点开始,一直等到出事后,我们赶到查监控的时候,监控室的负责人才知道,去进行了检修。”

    “监控无法恢复么?”

    “没办法恢复。”

    负责问话的警员小李拿出来照片:“这是那一柄致死的弹簧刀,这是指纹比对,刀柄上只有你的指纹。”

    于佳薇蹙了蹙眉,“所以你们觉得是我杀了章静?”

    “在会场大厅内,播放的那一段录音,处理后和死者声纹对比,是一致的。你和死者在公司不睦由来已久,就在她加入马场项目以来,你和她还在办公室里公然大打出手过,这个有你的同事作证。”

    于佳薇问:“礼服也是她剪的?”

    “是谢雨欣。”

    于佳薇问:“那她在晚宴饮食中下的是什么?”

    小李说:“是催吐药和泻药,昨晚我们陆续接到了报案,医院里也接治了六个病例了。”

    等到小李说完这话,旁边的记录员忽然清了清嗓子咳了一下。

    小李这才猛的反应过来,忽然就拍了一下桌子。

    “现在是我问你!你老实点回答!”

    怎么就被带着跑了,成了她问他答了。

    结果两个小时下来,他们没从于佳薇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最后于佳薇只有一句话:“不是我做的,我是被陷害的,凶手利用我和章静之间的过节,将章静的死栽赃给我。”

    小李走出去,到问询室另外一侧。

    “周队。”

    在单向可视玻璃后面站着的,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国字脸男人。

    周队看完了整个过程。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心理素质真是很强,脑子清楚,很有条理,看似配合,实际上嘴巴却很严。

    两个小时下来,于佳薇虽然不是时时刻刻在讲话,却也是口干舌燥。

    这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里,她将刚才从警员口中得知的信息又串了一下。

    匕首上只有她的指纹。

    监控录像被黑。

    章静留下了和她之间有新仇旧恨的证据。

    她没有人证。

    这个凶手想要把章静的死栽赃给她。

    可凶手怎么知道她没有人证。

    室内的温度有些凉,空调温度比较低,于佳薇坐在椅子上,只觉得手脚都有些冰凉。

    半个小时后,问询室的门再度从外面打开了。

    于佳薇抬头看过去。

    周队端着一个水杯走进来,落座就将水杯盖子打开,转头又吩咐人:“给于小姐上一杯水。”

    有人去用一次性纸杯接了一杯水,放在了于佳薇的右手边。

    她道了一声谢谢。

    喝了几口纯净水,才缓解了口里的干燥感。

    周队双手合拢放在桌面上,“于小姐,请再说一下你昨晚在颁奖典礼的时间线。”

    这次问话持续了一个小时。

    可于佳薇却有一种精疲力竭的感觉。

    和刚才问话的小李明显不是同一个层次的。

    周队喝完了一杯水,说:“于小姐休息一下吧,中午食堂有盒饭,我叫小李给你送一份,我们下午再继续。”

    ………

    另一边。

    陈东铎早上从船厂离开,就去了供货商处,从谈判桌上下来后,又直接去了穆氏分公司。

    穆氏查到了真相,知道了这次是冯戟从中作梗搞的鬼。

    冯戟昨天连夜回国,将原本秘而不宣的勾当全都摆到了台面上来,大张旗鼓的抢起了货运权。

    穆氏当然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