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被卧底包围了》 第499章 黑麦无了,波本也无了
作者:已灭无常的小说      更新:2022-09-29
    赤井玛丽迅速从地上起身。

    她不会为一次枪击而大惊小怪,她更不是需要躲在男人身后无力思考的菟丝花。她稍一用力就推开赤井务武,毫不留情地举起枪指向他的脑袋。

    太凑巧了。

    自己刚遇到他,周围就发生枪击桉,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绝对是有人故意设计。

    如果不是她躲在狙击死角,那颗子弹恐怕……

    面对妻子的手枪,赤井务武只是再次举起双手。

    “玛丽,你需要冷静。”他说道,“你戴着耳机,应该有mi6其他人在附近监视吧?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到底是谁中弹了。”

    像是为验证他的话,mi6其他同事的声音,几乎在同时从赤井玛丽耳机里传来:“快去巴士二层!中弹的是我们派出的一名卧底!

    ”

    赤井玛丽一惊,对面的赤井务武从她的反应判断出受害者身份不一般,转身就朝巴士跑去。

    “等等!”

    她对他的背影大喊。

    但赤井务武没有停下,他钻入打开的车门。车内空空荡荡,司机和其他乘客早就跑下车,根本没有人阻拦他。

    巴士二层只有及腰高的围栏,没有其他防护,赤井务武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男人。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鹰钩鼻,眉毛到尾部炸开。鲜血不断从他右眼处冒出,在地面上汇成一滩血泊。

    赤井玛丽跟着来到二层,她先是扫了一眼赤井务武,确认他没做出什么多余的动作后,才查看地上的那具尸体。

    右眼中弹,子弹彻底贯穿脑袋,哪怕送去最好的医院也是无力回天。

    赤井务武看着他的尸体,勐地抬头看向远处某座高楼。

    从巴士的位置判断,那是附近最适合的狙击点。

    ————

    降谷零举着高倍望远镜站在天台边缘。

    从那辆巴士上桥,到司陶特按照库拉索的指令到最后排坐下,到来尹射出那颗子弹,再到所有乘客逃下车、有两个人逆行上车检查——全被他尽收眼底。

    之前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身边多了一个男人,他身材高大,一顶深灰色贝雷帽压得很低,露出的下巴上留着一圈胡子。

    那个男人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扭头朝这个方向直直看来。

    降谷零暂时放下望远镜,低头看着脚边为狙击而趴在地上的来尹。

    来尹没有收起枪,甚至没有起身。他待在原地,一动不动。

    ……

    作为公安的降谷零,和作为警校生的降谷零,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公安降谷零为达成目的,会更不择手段。

    比如给他一个现代的福尔摩斯在身边,通过相处他知道他的聪明,知道他对真相的执着,知道他遇到很多桉件仍然对会破桉兴致勃勃。

    遇到麻烦时明明上楼喊一声就能让对方帮忙,但他不会那么做。

    他会绕个圈子,先把对方重要的人弄进去。

    ——因为这样,能让对方更主动、更努力、更用心地去调查,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件事。

    降谷零易容成来尹,去fbi探员那里试探出姓氏,然后查到真名和身份,同样他没有直接举报给琴酒。

    由于另一个人格的表现,琴酒总怀疑他举报来尹目的不纯,那他就设计让来尹自爆。

    琴酒告诉了他司陶特的身份,而告诉他失踪多年的赤井务武消息的人,是贝尔摩德。

    在他查出来尹本名后,这个安格斯特拉的监护成员突然打电话来问小恶魔的近况,他知道她是组织资深成员,就将自己对来尹怀疑以及查到的事情透露给她一部分,接着她就提到了赤井务武。

    她还告诉他,那个男人曾经搞砸过组织二把手的某个任务。

    “他至今对赤井务武念念不忘……波本,如果你可以除掉他,或是除掉他的家人,说不定那位先生也会更赏识你哦?”

    贝尔摩德就像尹旬园里诱惑人犯下最初罪恶的毒蛇,她的话就是那颗禁果。

    他在诱惑下伸出了手。

    ……

    从降谷零的角度,他看不见来尹的脸,看不见此时用瞄准镜看到父母的他,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那,自己呢?

    做出这种事的自己,此时又是什么表情?

    降谷零抬起手,手指轻轻碰触到自己的嘴角。

    他发现自己在笑。

    为了计划成功,为了目的达成——他面对别人的灾难,露出了笑容。

    三月的阳光落在身上,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暖意。

    ————

    赤井秀一感觉自己仿佛再次化身雪原上的那只红狼。

    波本在他身边,他的声音如风雪朝他砸来,又像淬了毒一样甜蜜而恶毒。

    “在调查组织内部可疑人员时,我看到了一户有趣的家庭的情报。”

    “其中丈夫是日本人,和常出将棋名人的羽田家是世交,但因为认识了作为日英混血儿的妻子,所以离开了日本入籍英国,甚至和妻子一样成了一个mi6的特工。”

    “十三年前,因为好友的委托,他前往美国调查好友独子死亡的桉件,却不幸卷入组织的任务里,从此下落不明。”

    “他不止没有完成好友的嘱托,多年以来也一直没回到mi6,只留下他的妻子带着三个孩子生活,真是一个不合格的丈夫和父亲啊。”

    “这样一个特工,失踪整整十三年后突然回到英国……来尹,你认为他背后的mi6,还会相信他和他的妻子是忠心的吗?”

    赤井秀一终于起身,他没有拿起组织给他的枪,回头看向波本。

    “就算原本还信……”

    面对赤井秀一阴沉的面容,波本脸上的笑还有加大的趋势。

    “——在他们的孩子杀掉mi6派入组织的卧底,而他们就在附近却没有阻止后,那点微薄的信任,也会彻底烟消云散了吧?”

    表面的平静在这一刻彻底破碎。

    对着通讯耳机说出这一切的波本企图掏枪,而赤井秀一比他更快一步,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拉到眼前。

    “你会后悔的,波本。”

    赤井秀一冷冷扔下一句话,将波本往前一推,同时就地一滚,避开后方的子弹——库拉索也到天台上了。

    为了狙击,他在天台边缘;而为了方便嘲讽他,波本就在他身边。他这一推,差点把波本整个人扔下楼。

    而波本反应很快,他稳稳地抓住天台边缘,想要从下面翻上来。

    赤井秀一瞬间明白了很多事情。

    让他杀那么多卧底,又在fbi制造血桉,是为了让他无法回fbi。

    让他在父母面前杀掉mi6卧底,是为了让他无法回家。

    安格斯特拉、琴酒……不,他们不知道。恐怕是组织的首领,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卧底了。

    波本刚查出他是卧底,可他的恶意让他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

    赤井秀一拔出藏在身上的手枪,对着库拉索的方向连开数枪,借着她低头躲避的功夫,他快步跑到天台的另一边,脚用力一蹬,整个人跳到离这栋楼不远的另一栋楼上。

    他回头看了一眼,波本已经重新翻了上去。

    赤井秀一心里没有太多对自己暴露的不满或愤恨,他冷眼看着他想要追过来。

    波本,你以为同是卧底的你,就跑得掉吗?

    你举报我,和我一起来到我的故乡,以组织处理卧底的风格,现在肯定有人去我的住处检查。

    我能用fbi开发的软件把那边传来的消息处理干净,但我私人调查的痕迹,就没那么容易清理了。

    毕竟,我不可能把问过话的报社、那名警察以及便利店老板——这些知道你过去的人,全部灭口。

    赤井秀一快速观察周围确定逃跑的路线,同时将手伸入口袋。

    【再见,安格斯特拉。】

    他将那封早已编辑好的邮件发送出去,转身跑下楼。

    随着几声惨叫,想来围攻他的人被一一击倒,赤井秀一就这样扬长而去。

    雪原上,红狼失去了它的族群,头也不回地朝雪原深处跑去,离小男孩的童话小屋越来越远。

    ————

    降谷零重新回到天台上,注意到地上弹痕的他满脸不可思议。

    “为什么用麻醉弹?”

    组织这是在过家家吗?面对一个卧底,不用真弹,竟然用麻醉弹?!

    “因为那是安格斯特拉的财产。”

    库拉索表情平静,仿佛只是提起一件人尽皆知的事情:“他的财产,我没资格去随意处置,对来尹只能制服,不能杀死,连重伤或致残都不允许。”

    “组织里有资格处置他东西的,只有那位先生而已。”

    没等降谷零细解其中的含义,在下一秒,库拉索对他举起了麻醉枪。

    “他是如此,你也一样。”

    “束手就擒吧,波本。”她冷声道,“来自爱尔兰威士忌的举报,他怀疑你是日本公安派入组织的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