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第七章 立威
作者:明月憔悴的小说      更新:2019-05-07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诸位愿意守在这没前途的水秋苑陪着我,我心中自然是感激不尽的,日后不管如何,这份情,我记在心里面,可是这并非在秋水苑为所欲为的理由,这秋水苑并非我姜柳的私产,乃是属于祁王府的,你们平日里面克扣些钱财你们觉得无伤大雅,不过这到底是贪了祁王府的银钱。”莫子玉微微抬起下巴,面上淡淡的,但是目光之后泛着叫人无法反驳的锋利。

    她微微顿了顿,放软了语气,又接着说道:“咱们王爷平日里面刚正不阿,朝堂之上有口皆碑,那么这祁王府之内,若是出现什么不清不白的事情,自然该分辨得一清二白才是。绿俏,你带去王姐的屋子里面搜一下翠屏说的可属实!”

    “是,奴婢这便去。”绿俏带着一个平日里面走得近的婢女一块儿去了王姐的屋内。

    红绡面上露出一抹忧色,在莫子玉的耳畔小声的说道:“鲍二媳妇儿在王府里面有些脸面,他男人是在外头给王爷当差的,当初王妃见这水秋苑每个张罗事儿的,将她专门给调了过来,姑娘不好跟她撕破脸,将她给得罪了。”

    “我一个做主子的,还要看她的脸色不成?”莫子玉微微泛起一抹冷笑,“我心中有分寸,去给我取一把椅子过来,今儿这事儿我必须掰扯清楚,叫她们明明白白的知道,这秋水苑可不是什么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

    莫子玉坐在树下扇着团扇,悠悠的等着。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见着绿俏抱着一个油罐子小跑着过来,将油罐子放下,望了一眼王姐:“姑娘,翠屏说的是实话,这里面的果然是香油!”

    众目睽睽之下,王姐面上也觉得难堪,态度僵硬的甩手辩解道:“不就是几滴香油么,值几个钱儿,姑娘犯得着这么兴师动众么?咱这秋水苑这么张嘴要吃饭,这每月的份例又少,我若是不想些法子,大家都要喝西北风了!”

    “如此说来,我们还得感谢你了?”莫子玉把玩着自己红润剔透的指甲,“这每月的份例都是有规定的,你说不够咱们这几口人吃饭,难道是在暗示王妃处事不公,苛待我们?”

    她望着王姐冷然道:“你不问自取公家物品换取钱财,监守自盗,如今还为了辩解冤枉王妃刻薄,其心可诛!红绡,这种人你觉得该如何处置方可?”

    “这……”红绡眸子轻轻的转了转,“王姐的行为的确有些过失,不过念在其到底还是跟了姑娘许久,姑娘可从轻发落。”

    “我在问你,此事该如何发落?”莫子玉轻轻柔柔的又问了一句,“你是秋水苑的大丫头,月钱也要比旁人多谢,难道这点事情心中也没个注意么?”

    红绡做惯了老好人,自然不想轻易得罪人,她心思玲珑剔透,自然知道姑娘这是要拿这件事情立威,也是叫自己在众人面前立个威信,权衡了一下利弊,她蹙眉说道:“事情虽小,但是影响极恶,不如打二十板子,小惩大诫,以观后效。”

    “此事本来禀报给王妃,发卖出去的,既念在你跟了我一场的情分上,也看在红绡为你求情的份上,便不将此事禀报王妃。不过那二十板子你得受着,叫其他的人都瞧着,日后谁在偷偷摸摸的,这便是下场!以前的事情我也不想再追究什么,日后若是再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别怪我无情!”

    “姑娘,此事我觉得……”

    鲍二媳妇儿想说些什么,叫沈嬷嬷打断:“主子没问话,我们做下人的听着就是了!”

    怪,处处透着怪。

    鲍二媳妇儿心中纳闷不已,姜柳这死丫头平日里面连个屁都不敢放,今日怎么这么硬气了?

    往日里面只要这院子里面下人联合一气,这丫头说的话是一点用也没有,今儿这沈婆子怎么朝着她说话了?

    若是再为王姐求情,只怕自己也讨不到好,鲍二媳妇儿心中一思量,将话忍下,不再说什么。

    莫子玉她站了起来,将院子里面的人都看了一眼,下巴微微抬起,从容且自信:“你们听着,有我一口吃的,就少不了你们的,若你们吃里扒外,别怪我这秋水苑容不得人!”

    众人垂眸不敢直视莫子玉的眼睛,沉默片刻她又道:“沈嬷嬷,你来掌刑,红绡,你让她们全部都看着!绿俏,你同我去看看刘嬷嬷!”

    刘嬷嬷想喝水,但是外面的入全部都在观看王姐打板子,所以她只好在屋子里面干嚎着:“我要喝水,人都死光啦?见我身上有伤,都这么糟践我,信不信我剥了你们皮!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宫里面出来的人,是看着王爷长大的,你们敢怠慢我,待我伤好了,要你们好看!”

    “嬷嬷别喊了,还是留着些力气吧。”莫子玉入内,在靠窗的椅子上坐下,“绿俏,去给嬷嬷倒一杯茶水来。”

    “是。”绿俏心中默默朝着刘嬷嬷翻了一个白眼,她是王府里面的老人,纵然被打了二十板子,执刑的小厮也不会下死手,断然不会到了下不来床的地步,如今在这里干嚎,不过是要拿乔做大罢了。

    “老婆子有伤在身,不能够给姑娘请安,不知道姑娘这打算又要给我按上个什么罪名啊!”刘嬷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嬷嬷说笑了。”莫子玉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淡淡的将她扫了一眼,“之前跟嬷嬷有些误会,不过嬷嬷既然来了秋水苑,日后我们便是一家人,当摒弃前嫌才是,何况嬷嬷是王府的老人,日后我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需要你的提点呢!嬷嬷只管好好的养伤,院子里面的事情不用操心,若是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她们就是!”

    “老婆子得罪了姑娘,姑娘不计前嫌,老婆子已经感激不尽,哪里敢记恨?待老婆子伤好了,姑娘只管将我当个粗使婆子使唤,老婆子下半辈子给姑娘当牛做马,算是给姑娘赔罪了!”刘嬷嬷话虽然说得低微,语气可是听不出来半点,倒是满满的嘲讽。

    莫子玉也不在意,起身说道:“嬷嬷好生养伤就是,其他的事情不必放在心上,此后,我们主仆二人一心,也能够过得畅快!”

    出了房间,绿俏小声嘀咕着:“姑娘对她是不是太客气了些,这不是让她得寸进尺么?”

    莫子玉微微一笑:“她若不得寸进尺,将来我哪里来的法子请她出去?”

    绿俏眸子一转,抿出一抹浅笑:“原来姑娘心里面都是注意呢!”

    经过了早上那一出,中午的饭菜果然可口丰盛了些。

    莫子玉吃晚饭,漱了口,将沈嬷嬷叫了过来,笑道:“今儿中午的饭菜是翠屏做的吧?厨艺不错,很是可口。”

    沈嬷嬷神色复杂的看着莫子玉,以前那个粗俗不堪空有皮囊的小丫头,如今这一举一动颇有些大家闺秀的派头,就是比起王妃也差不了多少,莫非这一撞叫她脑子开窍了不成?

    她的神色越发的恭谨,垂头笑道:“合姑娘口味就好!”

    “翠屏是沈嬷嬷亲近的人吧?”莫子玉端着茶杯,轻轻的刮着茶沫子,浅浅的饮了一口,这陈年的龙井入口是在生涩,叫她眉头蹙了一下,“嬷嬷的差事办的不错,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翠屏是我老家来的人,当初来王府投奔我,本指望着我照顾,哪知道却同我一道来了秋水苑。”沈嬷嬷的说道,“这丫头伶俐的很,又听话,姑娘若是用的趁手,可留在身边伺候着。”

    “嬷嬷信得过的人,我自然也信得过。”莫子玉说道,“厨房里面缺个主事儿的,那王姐我是信不过了,日后这厨房内外,都交给她做主了!”

    “我带她先谢过姑娘了。”沈嬷嬷的说道,“不瞒姑娘,这里里外外,就厨房有些油水,鲍二媳妇儿未必肯让出这块肥差……”

    “咱这秋水苑自然只留下跟我一条心的人,若跟我不是一条心的,我还得提防着,这俗话说得好,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我何必要多费这一番心思?沈嬷嬷是聪明人,用不着我明说,你若是想在这院子里面主事儿,总得拿出些手段!”

    “姑娘说的有理,我这心里面也有了些注意,姑娘只管看着就是了!”沈嬷嬷沉吟了一下说道。

    偏房内,传出如杀猪般的嚎叫声,鲍二媳妇儿正在给王姐上药。

    外面有两个偷看的小丫头,王姐大吼道:“看什么,当心眼中流脓嘴里生疮,一个个小娼妇,敢看我的笑话!”

    她嚎了几声,放低了声音又道:“姜柳这个小蹄子是下了狠手啊,也不想想当初她刚入王府的时候是谁手把手帮她,虽然王爷宠幸了她一夜,她也被扔到了这鸟不拉屎的秋水苑,是谁在这里不离不弃伺候她。如今王爷不过是高看了她一眼,就把自己当根葱了!姐姐,她今儿打我就是打你的脸面!”

    “我哪里不知道那小蹄子的打算!”鲍二媳妇儿一边上药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沈嬷嬷那老婆子跟那小贱人站在了一块儿,当我看不出来她心里面打什么算盘呢,估计着想要抱一抱这小贱人的大腿,以后这秋水苑她说了算!做梦!就那贱婢出身的小蹄子,也指望着能够有什么出息?这秋水苑我是不稀罕待下去,不过只要我还在这里一日,这里还是我说了算的!他们想要过得称心,也得看我让不让她们如意!”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