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第九十四章 那是我双胞胎姐姐
作者:明月憔悴的小说      更新:2020-01-02
    【..】,。说话间,有侍女奉上了热茶,随后就见着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款款出来,这女子约莫三十来岁,五官算得上平淡,却又十分的和谐耐看,气质如菊,淡然素雅。

    不知道为何,一见到这女子,莫子玉心里头就觉得一阵莫名的熟悉,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一般。

    她忽的脑子里面灵光一闪,父亲的书房里面的画像。

    她记得父亲的书房里面挂着一副画像,哥哥告诉她,那副画像的主人就是她的亲生母亲,木兰圣女司朵。

    那副画像上的女子,分明就是眼前的这人。

    难道母亲没死,难道就是她么?

    莫子玉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她被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心脏突突的跳了起来。

    “母亲。”秦逸恭恭敬敬的行礼,“这便是救了儿子的恩人,姜柳。”

    堂主夫人眼角间含着一抹笑意,抬眸看着莫子玉,温柔的笑着:“快些请坐。离儿回来的时候跟我们说起,他被人相救,我跟他父亲心里面都感到十分的感激,一直都想要见见我们的恩人。今日相见,没有想到,姜姑娘竟然如此年轻,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莫子玉盯着堂主夫人,咽了口唾沫,问道:“我能够问一下你跟木兰圣女司朵之间有什么关系么?”

    堂主夫人楞了一下,随后问道:“你为何这么问?”

    “我……你们长得很像。”莫子玉说道。

    堂主夫人更加的疑惑了,微微蹙眉,说道:“以你的年纪,应该没有见过她才是,你怎么会知道,她跟我长得相似?”

    “我见过她的画像。”莫子玉说道,“你就是司朵吗?”

    堂主夫人的面上浮现起一抹哀伤,她轻轻的摇头,说道:“要让你失望了,我不是她。我们的确长得很像,因为司朵就是我的双胞胎姐姐,我是妹妹司妤。”

    “什么?”莫子玉轻轻蹙眉,“可我从未听说过她还有一个胞妹啊!”

    “此事的确鲜有人知道。”堂主夫人说道,“木兰有一个规矩,凡圣女的后代,必须只能够有一人,但是我们的母亲,却是生下了一对双胞胎,按照规矩,只能够留下其中的一人,但是父亲不忍心,就将我给藏了起来,偷偷的养大。我们姐妹二人却也在一处长大,有时候我会用她的身份出去玩耍,总而言之,我们有一个很美好的童年。后来,她爱上了北夏的一位将军,随后和亲嫁到了北夏去了,我便再也没有见过我的这一位姐姐了。再后来,木兰国破,父亲拼死将我救了出来,后来我遇到了离儿的父亲,生下了他之后,就一直住在了这山上。”

    “原来如此。”莫子玉的脸色有些发白,她盯着面前女子的面容,想象着自己的母亲,心中不由得有些酸涩。

    堂主夫人瞧着莫子玉的眼眶有些泛红,问道:“是我方才的话,惹到了你的伤心处吗?”

    “没有。”莫子玉轻轻的摇头,“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

    “姜姑娘,你是在哪儿看过我姐姐的画像的?”堂主夫人问道,“自从木兰国破,姐姐也去了之后,我以后很久没有人提起过她了。”

    “我……在莫府,我曾经在莫府看到过她的画像。”莫子玉吸了吸鼻子,“你们真的很像。”

    这时候,她起身跪在了堂主夫人的面前,给她磕了一个头。

    红娘见此,也随着他一起跪了下来。

    堂主夫人吓了一跳,急忙要扶着她起来:“这……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跪我?要跪也是我跪你才是。”

    “我是木兰后裔,是木兰的公主,没有想到能够在这里见到长辈,心里面高兴。”莫子玉说道,“既然小逸叫我一声阿姐,那么我就叫你一声妤姨吧!”

    “你也是木兰人?还是公主?”堂主夫人身为惊讶,“当年国破之后,我打听过,公主好像失踪了,没有想到公主竟然好好儿的,还长成了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快起来了,你是尊贵的公主,该是我给你行礼才是!”

    堂主夫人随后就要跪下,莫子玉急忙将她扶住。

    红娘感慨道:“真的没有想到,还有圣女一族的血脉在。”

    堂主夫人招手换来了秦逸,柔声道:“离儿,这是木兰的公主,你给她行个礼吧。”

    “妤姨,他就是我的弟弟,不必见外的。”莫子玉说道,“我有些话想要跟你说,能否借一步说话?”

    “哦?”堂主夫人心中略微有些诧异,“可以,跟我来吧。”

    莫子玉跟着堂主夫人一道入内里面的一间屋子,她坐下,微笑问道:“你想要跟我说什么?”

    “妤姨。”莫子玉再一次给她跪下,“你就是我的亲姨,司朵是我的母亲。”

    “你把我搞糊涂了。”堂主夫人疑惑的问道,“你不是公主么?怎么可能是我姐姐的孩子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接下来说的话,或许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我的话都是真的,因为见到妤姨,感到十分的亲切,故而才将这个秘密和盘托出,告诉你的。”莫子玉说道,“这件事还得从两年前开始讲起,那个时候我还是莫子玉,是秦王妃,我怀孕了……”

    莫子玉将自己这两年发生的时候,简单的跟堂主夫人说了一遍。

    “这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有些事情我也难以解释为什么会发生,但是却是发生了。”莫子玉说道,“我方才说的,妤姨都听明白了吗?”

    “你是莫子玉?”堂主夫人双手微微颤抖的摸着莫子玉的脸,“姐姐嫁给了莫将军,只留下了唯一的血脉,后来听说那孩子难产而亡,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去看看那孩子!你真的是莫子玉,我姐姐的孩子莫子玉?”

    “妤姨。”莫子玉握住堂主夫人柔软的双手,“我就是莫子玉。如果,我早知道我还有亲人在世的话,我早就来找你了!”

    “好孩子,好孩子!”堂主夫人摸着莫子玉的脸含着泪水说道,“我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这等神奇的事情,但是我愿意相信这种事情的存在,或许这就是上苍在补偿我那苦命的姐姐吧!”

    “兜兜转转的,我始终还是回到了木兰,或许这就是上苍要我承担起木兰的责任吧。”莫子玉说道,“我既然到了这一步了,那么我接下来要要做事情就是,不辜负我现在的身份吧,我希望木兰与北夏之间的恩怨,能够全部消除。”

    “仇恨只能够滋养出更多的杀戮。”堂主夫人说道,“你接下来想要怎么做?需要我为你做什么么?”

    “我先要将木兰的人都有一个统一的目的,不然大家各做各的事情,那么木兰想要复兴的目的永远不可能实现的。”莫子玉说道,“妤姨,有你在,我已经很高兴了。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让小逸跟着我,我需要他。”

    “当然可以。”堂主夫人说道,“离儿的武艺高强,正好可以保护你。还有,你若是需要什么帮助,只管跟杀手堂提出来,杀手堂的势力或许无法跟一个帝国比拟,但是这里高手如云,还是能够助你一臂之力的。”

    “好。”莫子玉点头,“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向杀手堂求助的。”

    两人交谈完之后,一起出了来,众人不知道两人之间到底说了些什么,只觉得两人的关系更加的亲密了,简直如同母女一般。

    “母亲。”秦逸心中好奇,“你们说了什么?”

    堂主夫人慈爱的看着秦逸,然后将他跟莫子玉两人的手放在了一处,说道:“离儿,以后你们就是亲姐弟了,以后姜姑娘就是你亲姐,听明白了吗?”

    秦逸不是很理解为什么母亲会这么说,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说话间,听得侍女入内禀报道堂主来了,随后就见着一个男子阔步走了过来。

    这男子四十来岁,身躯伟岸,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五官还是依旧十分的俊朗,足见年轻时候的风姿,看得出来,秦逸更加像他,不管是冷酷的气质还是外表。

    “夫君。”堂主夫人泛起一抹浅笑,“快过来,这便是离儿的救命恩人姜姑娘,而且姜姑娘还是木兰的公主!”

    “哦?”上官阙略微一愣,狭长而深沉的双眸仔细的将莫子玉打量了一下,“没有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这等缘分,夫人住在这山上多年,许久未曾见到故国的人了,你们若是有空,可以在这里多住上几日,让我略尽地主之谊,同时,让夫人也有人能够陪着说说话。”

    莫子玉想了想,说道:“我跟堂主夫人一见如故,我也有很多的话想要跟她说,如果堂主不嫌弃我们叨扰的话,我们很愿意在这里多住几日的。”

    “那好。”上官阙点了点头,“我来安排。离儿,他们是你的恩人,也是你的好友,你要好生招待。”

    “是。”秦逸抱拳说道。

    随后,莫子玉这一行人便是在这木屋内住了下来。

    晚上的时候,莫子玉跟堂主夫人谁在一块儿,两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般。

    莫子玉听她讲起她跟母亲小时候的一些趣事,莫子玉说着自己成长的故事。不管是前世还是这辈子,她都没有见过母亲,如果有一个母亲一般的人在,莫子玉感到特别的幸福与满足,还有温暖。

    “你这一路也是不容易啊!”听完莫子玉的故事,堂主夫人感叹道,“没有想到你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与危险,我若是你,未必能够走到这一步。”

    “我一个人未必能够活到今日,我很幸运,身边有很多的好友在。”莫子玉微微一笑,“正因为有他们在,我才觉得我想要的事情,一定能够做到的。”

    堂主夫人眸子轻轻的转了一下,说道:“我送你一件礼物吧!”

    “什么礼物?”莫子玉好奇的问道。

    堂主夫人说着起身来到了书架上,从书架上的一个盒子里面拿出了一本书,随后快步来到了床边递给了莫子玉。

    “这是?”莫子玉随意的翻看了几页,“这是武功秘籍?”

    “这是离儿的父亲专门为我自创的一套武功。”堂主夫人说道,“我的身子一直不是很好,他希望我练来强身健体,同时有自保的能力,毕竟在离儿还没有出生的那两年,杀手堂并不安稳。只是我一来对武功不感兴趣,二来的确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故而我把这一本秘籍给你吧,你若是能够练成了,一来是可以保护自己,再来,也不算是浪费了夫婿这一番心血。”

    “我此前跟哥哥父亲学过些皮毛,只是未曾真正的练武,也不知道是否能够学会。”莫子玉说道,“若是医术,我倒是看得懂,但是这武功秘籍,在我看来就是天书了。”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堂主夫人说道,“明儿倒是可以问问离儿,他的武艺是夫君亲自教的,由他来教你,应该可以事半功倍的。”

    “说起来,有一事我心里面一直想不通。”莫子玉说道,“少堂主的武艺出众,为何在京城的时候,会受那么严重的伤势呢?他当时的任务是刺杀那一对告状的父子,但是祁王的防备并不足以让他受那么严重的伤才是啊?”

    堂主夫人的脸色稍微沉了一下,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此事一开始夫君就怀疑过了,或许咱们当中有内鬼。”

    既然是杀手堂内部的事情,莫子玉不便再继续过问,点头说道:“你们心里面有数就好。”

    “你且放心。”堂主夫人说道,“夫君已经知晓了此事,就不会再让人有机会伤害离儿了。再说了,离儿如今的记忆也恢复了,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我现在一想起他失去记忆的那些日子就觉得心疼,亏得有你在,还有那位叫做绿俏的姑娘,让离儿那些日子能够找到一些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