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第三十二章 登基与谋杀
作者:明月憔悴的小说      更新:2019-11-23
    【..】,。四月十三,钦天监测的吉日。

    一大早,莫子玉就被小七叫走,小七奉芈梓的命令,在右殿最高的地方找了一个好地方,这里可以看到登基大典的全部过程。

    人间四月天,天气温暖却也不炎热,植物葳蕤繁茂,天空明朗,万物和煦。

    莫子玉站在走廊边上,看着不远处被簇拥着的少年。

    少年穿着黑底龙纹袍,头戴玉冠,身上有着与年纪不相符的威严与深沉。

    当年的在北夏那个意气风华如同阳光一般的少年,如今真的长大了。

    “很不容易,对吧?”

    莫子玉回眸,只见着孙平灵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自己的身后,她微微的笑了笑:“世子在北夏过得很不容易吧?”

    “他当初去北夏的时候不过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远离亲友,谈何容易?”莫子玉说道,“不过,他比一般人都强,虽然在异国,却还是学了一身的本事。他有孤独的时候,有恐惧的时候,只是那些负面情绪没有将他如何,他依旧乐观而善良。”

    “当年他被送去了北夏,我很吃惊,因为那个时候他的胆子很小的,怕老鼠,也害怕晚上一个人睡觉。”孙平灵说道,“不过他最怕的还是我爹爹。我常常想,他那么小,一个人该怎么生活下去呢?不过还是会坚持给爹爹写信,他告诉爹爹,他没有学坏,也没有耽误学业,他认识了很厉害的先生,也结识了很多很厉害的朋友,爹爹很欣慰。他没有给我写过信,但是他的每一封信,我都可以背下来的。”

    顿了顿,孙平灵平和的看着莫子玉:“我很感激,在北夏的时候,他能够有你们这些生死之交。”

    莫子玉的目光转向下方的广场,已经开始在祭天了。

    “是我应该感激他。”莫子玉说道,“他救过我很多次,能够看到他走到今日的地位,我也很欣慰。”

    “其实我看得出来,他喜欢你。”孙平灵微微笑着,“我能够请求你一件事情吗?”

    “你说吧。”

    “离开他。”孙平灵垂眸说道,“我知道我的要求很无礼,但是请不要怀疑我的动机,我是为了你们好。有些事情可以克服,身份、地位,偏见,但是有些东西,是永远无法跨越的,你或许现在还无法理解我在说什么,但是将来有一日你会懂的,到那个时候,你们只会折磨彼此。”

    她苦笑了一下:“我也不瞒着你,我喜欢他。但是我认为喜欢不是自私的占有,我为愿他开心,只有他开心,我才开心。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愿意帮助他,将你留在身边,只是我可以预见那个不远的未来,你们不是可以为了那件事情而会彼此让步的,所以我看到了你们之间的无可挽回的悲剧,既然如此,还不如相忘于江湖。”

    “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莫子玉蹙眉问道。

    “很抱歉,我还不能够告诉你。”孙平灵爱慕又怜悯的看着下方的芈梓的身影,她在他的面前,永远是端庄的,凌厉的,沉稳的,仿佛只有站在他的背影,站在远方的时候,才能够肆无忌惮的流露出自己的情感来,“他失去的太多了,我内心是渴望他能够抓住他想要的一切的,但是命运却从来没有厚待过他。”

    莫子玉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也没有打算留下,我答应他,看着他登基为王,之后我就会离开南楚,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很喜欢你,真心的。”孙平灵说道,“我也祝福你能够真正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也祝福你跟芈梓两人能够白首偕老。”

    孙平灵脸上露出少女的娇羞来,垂眸笑道:“我还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呢!”

    “你是个好姑娘,他会珍惜你的。”莫子玉微微笑了起来。

    于此同时,王宫内。

    绿俏正在收拾着屋子跟行李,明儿他们又要开始赶路了。

    秦逸在院子里面练剑。

    这个时候大门打开,齐幕煊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你来做什么?”秦逸蹙眉冷声道。

    “我来找你的。”齐幕煊淡淡一笑,“我们可以谈谈。”

    “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秦逸淡淡的说道,将剑收了起来,准备回屋。

    “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是谁吗?”齐幕煊淡淡一笑,“你难道不想找回自己的回忆吗?”

    秦逸转身,蹙眉看着齐幕煊。

    “我知道你是谁。”齐幕煊勾唇一笑,“你如果也想知道自己是谁,就跟我来吧。”

    秦逸垂眸稍微想了一下,随后便跟上了齐幕煊的脚步。

    齐幕煊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就到了一片竹林,秦逸也追了上去,冷声问道:“你到底搞什么鬼!”

    随后齐幕煊出手,几个凌厉而狠辣招式而过,秦逸接了几招,退后了几步。

    “你难道从没有怀疑过你这身功夫到底从哪儿学来的吗?”齐幕煊问道。

    秦逸冷着脸看着他,没有说话。

    “让我来告诉你吧,你的身份是杀手堂少堂主。”齐幕煊说道,“杀手堂,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而你作为少堂主,年纪轻轻便是杀手堂最出色的杀手之一。去年的时候,杀手堂接到一个任务,此刻一对入京告状的父子,那一次你们任务失败,你也失踪了。前些日子,你们在客栈内遭遇了黑衣杀手,那些杀手看到你就撤了,正是因为你是他们少主!”

    顿了顿,齐幕煊又道:“你知道自己的手上沾了多少人命吗?你知道自己手上染过多少鲜血吗?你觉得姜柳他们在知道了你的身世之后,还会继续让你待在身边吧?他们是救人的大夫,而你是让人下地狱的刽子手,你们根本不是一路人!”

    “这是我的事情。”秦逸顿了顿说道。

    “这当然是你的事情了,我也不过是好心将你的身世告诉你罢了。”齐幕煊勾唇一笑,“当然前方的路是你自己的,你是回去杀手堂复命风风光光做你的少堂主还是继续跟着姜柳他们做一个忠心的保镖,那都是你自己选择。”

    风过,竹叶沙沙作响。

    前方的登基大典仍旧在继续着。

    此刻芈梓依旧从祭坛之上下来,入内接受群臣的朝拜了。

    “姜姑娘,不好了,出事了!”小七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说道。

    莫子玉蹙眉问道:“怎么了?”

    “绿俏姑娘出事了!”小七说道,“姜姑娘快去看看吧!”

    莫子玉的脸色变了一下,急忙跑了回去。

    院子里面已经围了几个宫人,莫子玉穿过他们,急忙入了屋内,只瞧着绿俏此刻躺在床上,脸色是青色的,没有一丝血色,她的脖子上面有清晰的手指印。

    “绿俏!”莫子玉急忙扑到了床边,她双手颤抖的探了谈绿俏的鼻息,又探了一下她脖子上面的动脉。

    “怎么会这样?”她面色慌张,眼泪不自主的流了下来,她看着面前的绿俏,她就这么了如生气的躺在自己面前。

    “醒醒,绿俏!”莫子玉将泪珠擦去,她想要将绿俏叫醒,但是却又不敢去触碰她的身体,整个人显得十分的无所适从,“你来起来,别睡懒觉了,你忘了,咱们得出发了!”

    她吸了吸鼻子,继续唤道:“听到没有,咱们该出发了!你难道忘了,你早上跟你说,要给你买胭脂山的胭脂么?咱们现在就去买好不好?”

    她的声音艰涩而破碎,似乎从喉咙里面挤出来的一般。

    “起来啊,你快点起来啊!你要是在不起来,我就不要你了!”她一边唤着,嘴里面的哭腔也越重,最后带着恳求,“求求你,醒过来,好不好,不要吓我,好不好?”

    这个时候,秦逸急忙跑了回来,他的脸色一白,神情惊讶,三两步的上前,探了一下绿俏的鼻息,动作僵硬了一下。

    他收回手,扶住了莫子玉的肩膀,说道:“阿姐,绿俏她……她已经死了。”

    “你去哪儿了?”莫子玉双眸通红的看着面前的少年,“你刚刚去哪儿了?”

    秦逸欲言又止,垂眸轻声说道:“对不起。”

    莫子玉将一腔怒火全部发泄在了秦逸的身上,推了他一把,怒声吼道:“你刚刚去哪儿了啊!为什么不在绿俏的身边?她被人掐死的时候,你在哪儿啊?她看到她脖子上面的掐痕没有?她是被人活活掐死的,活活掐死的!她得多痛苦,多绝望啊!而那个时候我们都没有在她的身边!”

    秦逸舔了一下嘴唇,低声重复道:“对不起。”

    “你走!”莫子玉低吼着,“我不要再见到你!”

    “阿姐!”秦逸摇了摇头,“我会为绿俏报仇的。”

    “报仇有什么用啊!”莫子玉吼道,“她回不来了,她再也回不来了!”

    她跌坐在地上,双手掩面哭了起来:“都怪我,都怪我!如果没有我,她现在还在祁王府待得好好儿的,我为什么要将她带出去?为什么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