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第十四章 刘旭的警告
作者:明月憔悴的小说      更新:2019-11-14
    “璇儿想来也是不希望哀家被你蒙在鼓里面,故而才跟哀家的,你也别责怪她了。”太后道,“你既然是让姜柳去做这些事情,可曾跟璇儿过?她是你未婚妻,日后你们便是世上最亲密的人,这些事原本就不该瞒着她的,你既然不,就不要怪别人多想了。”

    顿了顿,太后有道:“若是她真的如你所的,是前去半正经事情,倒也无妨。只是她一个弱女子,在外面到底部安全,你派人将她接回来吧。”

    “孙儿遵命。”刘旭道,“若是无其他的事情,孙儿还有些其他的事情,就先告退了。”

    “让世子多入宫陪陪哀家,这东西已经许久未曾入宫了。”

    “是。”

    刘旭退了下去,谢璇擦了擦泪水,跪在地上,看着太后道:“今日是璇儿多事了,没有想到误会了姜侧妃,委实不该,璇儿会好好的反省自己,不会再发生这样惹怒王爷的事情,也不会让太后为难了。”

    “今日也是太子不好,你不必自责,今日若不是你,哀家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呢!”太后叹道,“你别哭了,起来吧。太子对你还有些生疏,你也要温存一些,让他早日能够接受你才是。哀家是真的觉得你们乃是天生一对,也不想促生一对怨偶。”

    谢璇的心里面咯噔了一下,随后垂眸道:“是,璇儿知道怎么做了。”

    按她也不是及其冲动的人,今日去太子府,却是被告知殿下去了秋水苑,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他心里面居然还忘不掉姜柳,这让她及其的受挫,极其的愤怒,她想要毁了姜柳,就算殿下再怎么护着她,忘不了她,也要让她永远都回不来了,不相信殿下会为了她放弃太子之位,故而才不顾一切的跟太后起了姜柳的事情,却不曾想殿下竟然会维护她到此地步。

    谢璇心中有些惶然,陪着太后话的时候也觉得心不在焉的,太后瞧了出来,让她回去休息,她便是起身谢恩告辞了。

    没有想到刘旭竟然在凤禧宫的门口等着她。

    谢璇见着刘旭阴测测的脸,心中惊了一下,福身浅笑道:“殿下怎么还没有回去啊,难道是特意等着璇儿不成?”

    “是啊,本宫提议在此等着你。”刘旭淡淡的道,“本宫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没有想到你也跟普通的女人一样,愚不可及。”

    谢璇脸色变了一下,咬了咬唇,不忿道:“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想要嫁给本宫,那日后就本本分分的做你的太子妃,不要妄想插手本宫其他的事情,也不要肖想任何不属于你的东西,不然的话,你只会得不偿失。”刘旭冷冷地道,“本宫记得上一次就提醒过你,有些事情要适可而止,你似乎并没有将本宫的话,放在心上。”

    “殿下指的是姜柳的事情?”谢璇出身琅琊谢家,自有其傲气在,被刘旭了一通,心里面岂会痛快,“该认清楚事实的是殿下才是,姜侧妃她已经走了,已经离开殿下你了,殿下你找再多的借口欺骗太后她也不会回来了。殿下何必记着一个辜负了殿下的深情的人,为何殿下你看不到眼前人,珍惜眼前人呢?”

    顿了顿,谢璇的嘴角挑了一下,美艳不可方物,靠近了刘旭几分,道:“璇儿从来都没有觉得实在肖想不属于璇儿的东西,不管是这太子妃之位还是殿下的心,璇儿都要得到!”

    刘旭不屑的一笑,只是凉凉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谢璇咬牙,跺了跺脚,冷笑道:“我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殿下对我越凶,我越不会放弃的!”

    南楚。

    莫子玉与乐颐郡主分别之后,继续赶路,想要赶往北疆,近路则是从北夏走,但是她并不想回到北夏,故而打算从西魏绕过去。

    又赶了两日路,莫子玉三人在一个茶舍内休息。

    这时候,一队人压着军人路过,也在茶舍内休息了下来。

    “二,快些上茶,渴死老子了!”一个士兵喝道。

    其他的人都大大咧咧的坐下,七嘴八舌的催促着赶快上茶,这二十来人将这的茶舍都坐满了。

    而另一边则是他们押解的五六人,这五六人被铁链拴住手脚,一身囚服,坐在外面的树下休息,年纪的不过十来岁,年纪大的已经头发全白,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罪。

    士兵们喝了茶来,大咧咧的开始聊起天来。

    从他们杂七杂八的对话里,莫子玉大抵知道了这些人都是平东王的麾下的人,而他们是负责将逃犯全部押解回去的。

    莫子玉不免又将那六人看了一眼,都是老弱病残,却不知道怎么被选入了兵营的。

    这时候那孩喊道:“长官,我们一路都没有喝过一口水,实在是干渴难耐,你就行行好,赏我们一口水喝吧。”

    他的话音一落,离他最近的一个官兵抽出了身上的鞭子便死死的往他身上抽,骂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一个逃兵居然还那么多的要求!要不是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逃兵,我们兄弟几人犯得着大老远将他们押解回去吗?现在还敢提要求,你怎么不去死啊!”

    “别打了!别打了!”那孩子求饶,“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被打了!”

    那老者也求饶道:“长官,他还是个孩子,你就手下留情吧!”

    那官兵一脚踹了过去,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老东西,别多管闲事!”

    其他的官兵,该吃吃该喝喝,似乎对眼前的一幕早就司空见惯了一般。

    “别打了!”一个中年男子起身反抗,一把抓住了那官兵的鞭子,“够了,你打算打死他吗?”

    “嘿,这里还有个胆儿大的!”那官兵冷笑了一声,“兄弟们,这有个不怕死的!”

    顿时五六人一趴桌子而起,将那中年男子围起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莫子玉蹙眉,这平东王治下的军队,怎么这幅德行?

    “难怪那凶女人那么凶,原来这是他们的传统啊!”绿俏在莫子玉身边声的道。

    那几人在打人,莫子玉他们旁边桌儿的倒是一直在专心的喝茶。

    “你那世子能够同意跟东平王见面吗?”一人年轻男子问道。

    “世子想要收复京城,必然是需要跟东平王配合的,如今就等着咱们王爷呢,他为了让咱王爷能够配合发兵,必然会同意跟咱王爷见面的。王爷等得起,他耗不下去啊!”另一刀疤男回道,“这一点你就放心吧。”

    “这攻破京城,那是迟早的事情,难道就把这到手的王位送给世子了?”年轻男子不甘心的道。

    “怎么可能!”刀疤男嘿嘿的笑了笑,眼中露出一抹冷意,“世子到了咱王爷的地盘之后,可就由不得他做主了!是死是活,还不是王爷一句话的事儿!”

    “你的意思是,王爷弄了个鸿门宴?”

    几个人都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莫子玉将一切都听了进去,眸子缩了一下,她给绿俏跟秦逸使了一个眼色,随后起身往店家煮茶的方向走了一圈。

    这些人继续喝茶吃饼,休息好之后,便是带着犯人继续赶路,才走出一里路,这些人就觉得头昏脑涨,随后统统晕了过去。

    莫子玉三人现身,将晕倒的官兵看了一眼,随后从他们身上搜出了钥匙,将六位犯人的手链脚链打开了。

    “你们走吧!”

    “敢问姑娘是何人?”

    “不必想问,你们各自逃命去吧!”莫子玉淡淡的道。

    就在那对老准备相携离开的时候,莫子玉突然将他们叫住,那老者回头抱拳道:“姑娘还有何吩咐?”

    莫子玉取出了一瓶金疮药给了那少年,浅笑道:“等你到了安全的地方,记得敷药,这药的疗效不错,不用舍不得用。”

    少年感激的将药瓶收下。

    绿俏好奇的问道:“你们一个年纪这么大,一个年纪这么,怎么会被征兵呢?”

    “哎,按照南楚的规矩,男子年纪大于六十于十五者,不必被征兵的,只是这东平王想要快速的扩大他的人马,凡是男丁,都给强征了,军营内还有比我年纪更大的,也有比他年纪还的!只是那军营内每日训练几位辛苦,还吃不饱肚子,我们这些老弱病残更是被安排在最前面,作为盾牌存在,我们实在是没法子了,才想要逃出去投奔世子去,哪知道半路就被他们抓回来了!”那老者道。

    “我明白了,你们快逃命去吧。”莫子玉微微一笑,“能走多远是多远吧。”

    “阿姐!”这时候逸唤了一声,“你快来看看。”

    莫子玉回头,只瞧着方才那出手制止打人的中年男子躺在地上,嘴里面不断往外冒着血水,她急忙过去检查,最后朝着逸摇了摇头,脾脏已经被踢碎了,断无活路了。

    这时候那男子突然一把抓住了莫子玉的手臂,额上青筋暴露,拼尽了全身的力气,道:“去,去告诉世子,东平王有诈,让世子不要去敷衍,千万不要去!”

    话落,他突然断了气息,死了。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