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切都结束了吗?
作者:明月憔悴的小说      更新:2019-11-03
    因着是逆贼家属的身份,上官玉儿只能够被葬在荒山上,墓碑的名字都写的十分模糊。

    莫子玉蹲在这座新坟前,静默良久。

    据晋王妃说,她将那孩子也同上官玉儿葬在了一起,那也是个男婴,如果能够活着,也定然非常的可爱的。

    为何惨剧一再发生?

    刘凌啊刘凌,你到底做了些什么?你保护不了自己的妻子,也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从来都是如此,从来都是被人玩弄于掌心。

    她不断的回想起与上官玉儿相处的那些日子,这个女孩子,是那么的美好,是那么的善良,如同一朵百合花一般,为何偏偏又这般的解决呢?

    任何女子都如同一朵朵娇艳盛开的花朵,一入了这皇家的门啊,就会开始荼蘼凋落。

    不管是陛下也还,还是陛下的儿子也罢,与他们相关的女人,总归没几人有好下场的。

    “我以后会再来陪你的。”莫子玉摩擦力一下墓碑说道,“这一次来的时候没怎么准备,下一次京城出了新的诗集,我来读给你听。”

    下山之后,莫子玉又去了秦王府,这辈子来秦王府没几次,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想,那一次都没有如今的大吧?这昔日奢华辉煌的秦王府,如今却已经空了一般,里面的下人都跟着秦王获罪,如今下了狱,等他们的只怕就是流放或者没入奴籍了。

    她悄然来到了上官玉儿的屋子里面,屋子里面的血迹还未干。也不知道是芙蕖的血还是那孩子的血。

    据说,芙蕖将那孩子摔死了,随后刘凌一件杀了她。

    看来芙蕖之前不过是装疯罢了,她一直在找机会报复刘凌。

    至今莫子玉还想不通,两个当初分明如此的相爱,以至于刘凌几乎可以为了她而放弃一切,两个人为何会到了后面的地步。

    她早就预料,以刘凌与芙蕖的个性来说,两人之间必然会陷入互相折磨的境地,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也没有想到会让无辜的上官玉儿受到伤害。

    一切的一切,冥冥之中或许都是注定的吧。

    刘凌两次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死在自己的面前,两次都与芙蕖有关,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报应,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内心受着何等的煎熬。

    芙蕖筹谋那么多,不过是想要得到秦王妃的身份,想要得到她想要的荣华富贵,可是这一切都化作了尘土,她被她所依赖的男人狠狠的抛弃了,她失去了她想要的一切,最终死在了刘凌的手上。

    不知道在生命的终点的时候,是否有为了自己所做的选择而后悔过?

    刘旭近来很忙,莫子玉也知道他很忙,他几乎没有时间再出现在秋水苑了。

    莫子玉记得上回子见到他的时候,还是在王妃杨氏的葬礼之上,那一日的宾客也多,他们各自忙碌着,没有说多少话。

    以前的他,不管多忙,还是会抽出时间来跟她说说话的。

    如今,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责怪自己导致了祁王府的一切,所以才对莫子玉避而不见。总归他嘴上在劝着任何人祁王府的源头还是秦王作乱的缘故,心里面只怕到底还是放不过自己,他能够宽慰其他人,宽慰不了自己。

    另外,莫子玉还在为芈梓担心,虽然刘旭表示过,以南楚如今的情况来看,只怕只有北夏是最安全的地方,他离开北夏,若是选择回到南楚,便是自寻死路。

    也不知道芈梓现在是否回到了南楚,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安全。

    这时间一转眼就到了十二月,京城也下了第一场雪了,虽然还无法彻底从上个月的阵痛之中走出来,现在的生活到底还是恢复正轨了。

    “姑娘,给。”绿俏将汤婆子拿给莫子玉,“暖暖手再写吧。”

    “嗯。”莫子玉将汤婆子捧在手心,她看了一眼外面的雪景,“也不知道这场雪什么时候停下。”

    “瑞雪兆丰年,好兆头呢!”绿俏笑道,“对了,今儿该修缮的那几处都完工了,姑娘要去检查一下么?”

    “你跟崔嬷嬷去就可以了,我就不去了。”莫子玉淡淡笑道。

    “姑娘最近又嗜睡又不爱走动,不知道还以为姑娘怀孕了呢!”绿俏笑道,“也罢,外面天气凉,姑娘就好生养着吧,待会我跟崔嬷嬷去看看就好。”

    “见过王爷!”

    外面传来了侍女请安的声音,绿俏一喜,笑道:“多久没有见到王爷的影子了,王爷总算是来了!”她急忙到了门边,将帘子打开,接过了祁王手上的斗篷。

    “王爷打哪儿来?”莫子玉起身笑问道,将手上的汤婆子塞到了刘旭的手上。

    刘旭在火炉边坐下,烤了一下,叹道:“还是你这暖和。我刚见了父皇,有一件事情,你知道了只怕很高兴,如今与西魏的战事彻底的了解了,我军大胜,即将班师回朝,估摸着中旬的时候就能够回京吧。”

    “太好了!”莫子玉果然是喜上眉梢,“这一次大战之后,边境能够安稳数年了吧?”

    “嗯,西魏受到了重创,数年之内只怕都不会有什么动作了。”刘旭一直看着莫子玉的眼睛,顿了顿又道,“你很高兴莫少将军回来了?”

    “凡是我北夏的男儿回来,我都高兴。”莫子玉正色道。

    刘旭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再说话,只是表情里面多了几分复杂的味道,叫莫子玉猜不透这里面到底意味着什么。

    刘旭这一次并没有在秋水苑待多久,稍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莫子玉也明白他近来都忙得很,所以也未多说什么,她感觉两人之间似乎有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隔阂一般。

    莫子玉在发呆,按理说父兄班师回朝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不知道为何她却高兴不起来了,总觉得似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

    “姑娘,这是翠屏专门给你做的马蹄糕,还是热乎的,尝尝吧。”绿俏笑道。

    莫子玉回过神来,微微一笑,从盘子里面拿起了一块。

    “姑娘,如今你是王妃唯一的侧妃,王爷那么疼你,会不会让你做王妃啊?”绿俏靠近莫子玉的耳边小声的问道。

    “谁知道呢。”莫子玉嘴角浅浅的勾起一抹略带嘲讽的笑意,拿起马蹄糕喂到嘴里,心里面却是泛起了一阵恶心。

    如果是祁王只是祁王,那么她有可能成为祈王妃。

    只是如今的祁王已经是太子的不二人选,那么祈王妃便是未来的太子妃,将来母仪天下的皇后,她必须有高贵的出身。

    光是这一条,莫子玉就被排除在外了。

    当然,也谈不上失望,毕竟成为祈王妃从来不是她的目标。

    腊月初八的时候,莫子玉跟刘昶清一道入宫给太后请安。

    这一日依旧是下着大雪,鹅毛大的雪花,一片片的落下,地上是一层厚厚的积雪。

    刘昶清一步步的走在雪地上,留下一个个脚印,莫子玉看着他的背影,然后走在他踩过的脚印上面,他的脚与她的还要大些,她第一次感觉,世子长大了,他或许已经足够保护自己,或许已经不再需要自己了。

    他回眸:“姜侧妃。”

    “来了。”莫子玉微微笑道,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你知道芈大哥的消息吗?”刘昶清问道,“我现在很担心他,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是否安全。”

    莫子玉轻轻摇头:“我也完全失去了他的消息了,他好像已经完全消失在我们的世界里面了一般。我不管如何,我们还是尽量祝福他吧,希望他能够活着,希望他能够拿回属于他的东西。”

    “你知道他为什么非要离开北夏吗?”刘昶清顿住脚步望了一眼莫子玉。

    “或许是想要复仇吧。”

    刘昶清轻轻的叹了口气,垂眸看着地上的积雪:“你不知道也好,有时候知道的多了,反而烦恼。”

    莫子玉没有深究刘昶清为何小小年纪突然感慨,两人没一会儿便到了凤禧宫。

    太后的身子依旧如故,只怕得一直需要汤药调理着,至于她还能够熬多久,得要看太后的意志力了。她头上的白发多了很多,与一个垂暮的老妇人无异,纵然是一个身居高位的人,终究还是要有着作为人的七情六欲,也会被最看重的东西所影响着。

    高处不胜寒,居高位者,是需要舍去一部分作为人的感情,让自己可以一直被理智支配着。

    刘昶清会逗乐,太后心情沉重,叫他哄得还是露出了笑脸来,脸色也轻松了几分。

    只是不知道为何,她看着这个重孙的目光孩子,又是会浮现隐隐的忧色,是在害怕现在的事情将来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吗?

    晚些时候,宫人入内禀报,逃匿在外的秦王,终究还是被抓到了,并且已经押解入京。

    听到这个消息,太后久久的沉默,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挥手让宫人退下。

    莫子玉的脸色也僵硬了一下,事情总算是结束了吗?

    她抬眸,目光之中有复仇的快感,也有为止的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