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为何不处置姜侧妃?
作者:明月憔悴的小说      更新:2019-09-27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外面的乌云开始慢慢聚集起来,越发的闷热,这是暴雨之前的预兆。

    三夫人轻轻的摇着团扇,冷笑道:“没有想到会有人想出这么阴险的招数来,此事若是坐实是你所为,牵连可谓甚广。陛下当年亲眼目睹巫蛊之祸,数千人为此丧生,此刻便是严禁诅咒巫蛊之术,若是此事传到了太后陛下的耳中,只怕不仅仅是你,就连这个秋水苑的人都保不住了,更有甚者,会牵连到王爷!”

    莫子玉点了点头,道:“王妃有时候虽然冲动,但是不是个傻子。在拿到这个布娃娃的第一时间,没有将事情捅出去,反而是将我们都叫了来,只怕她也是知道这个事情被传开了之后的后果,所以我觉得此事不是她一手炮制的,应该是有其他的人想要借她的手,除去我!”

    “你觉得谁的嫌疑比较大?”三夫人又问道。

    “此人对我一定十分的熟悉,刚入王府的八夫人九夫人应该不会。”莫子玉想了想道。

    三夫人的脸色变了一下,急忙问道:“你不会是在怀疑一切都是我在捣鬼吧?”

    莫子玉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怎么会怀疑你呢!你别忘了,除了你跟王妃,咱们王府里面还有一个人对我十分熟悉呢!”

    “你的是?”三夫人眸子转了一下,“只是她如今禁足在彤芷院,怎么有机会做这个事情?”

    “禁足的是她,并未她彤芷院的所有人。”莫子玉道,“她不管如何都在王府这么些年了,这点事情还是有能力办到的!”

    “可是现在没有证据指向她!”三夫人道。

    “那蜀锦便是证据。”莫子玉道,“去年王府应该也有两匹蜀锦赏赐下来,一匹给了芜泠院的王妃,一匹给了彤芷院的王氏。如果我跟王妃的蜀锦都是完整的,那么这蜀锦的布料从何而来?”

    “此事只能够等王爷回来之后再做打算。”三夫人道,“正如你方才的,此事对王爷也会不利,王妃不会声张出去。”

    芜泠院内,王妃拿着布娃娃沉思着。

    九夫人没有立即离去,她心翼翼的道:“这个布娃娃既然与姜侧妃有关,趁着王爷还没有回来,可以先将姜侧妃给处置了,等王爷回来,你也有法啊!王爷不在,正是处置姜侧妃的好时机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王妃淡淡的看了一眼九夫人,冷笑着问道:“然后呢?”

    九夫人微微一愣:“难道不是王妃你除去了这么个心腹大患么?”

    “我处置姜柳,以什么名义?”王妃挑眉问道。

    “自然是她做布娃娃诅咒王妃你啊!”九夫人着急的道,“难道这还是死罪么?”

    “姜柳乃是祁王府的侧妃,是东郡王妃的义女,是太后的恩人,我能够随意处置她?就算王爷不在,我怎么跟太后交代?”王妃冷声道,“这巫蛊诅咒,陛下明令禁止,此事若是宣扬出去,遭殃的不仅仅只是她姜柳,王爷会被弹劾,这祁王府的出的事情,我都得担责任!”

    顿了顿,王妃继续道:“再了,此事我好好的思考了一下,的确与姜柳的关系不大,有人先要陷害她!不只是陷害她,更是连我也想要害呢!”

    “王妃此话何意?”

    “这诅咒我的事情暂且不论了,若是我一怒之下杀了姜柳,王爷会怎么对我?太后会怎么对我?”王妃哼了一声,“对方既然希望我杀了姜柳,我又岂能够让对方如愿?一切等王爷回来再吧!他现在正在外面调查事情,不可有其他的事情让他分心!”

    “原来还有这一层意思!”九夫人点头道,“看来是奴婢想得太简单了!只是奴婢有些担心,这姜侧妃的能耐似乎太大了些,听闻这一次骇人听闻的童村一案便是也与她有关,那一对证人父子就是她救得,她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什么事情都能够被她碰上呢!”

    “姜柳的确是可疑。”王妃冷笑了一声,“不过你以为这些王爷难道都没有怀疑过,没有调查过吗?既然王爷不曾怀疑她,我们疑惑个什么劲儿!我们费劲吧咧的去调查,不定王爷心里面门儿清!”

    这布娃娃的事情,被王妃捂了下来,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就连祁王府内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此事,更不要提外人了。

    精心布置的陷阱,居然没有引起丝毫的效果,这让秋霖很是失落。

    这彤芷院一如既往的平静,王氏虽然不是王妃,但是待遇却不减,所以这彤芷院冷清却不寒酸,她以前也时常闭门不出,现在与往常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怎么了?”王氏端着一碗的冰镇莲子羹喝着,“何事教你如此气急败坏?”

    “按理,王妃的性子暴躁如雷,若是发现了那个布娃娃与姜侧妃有关,定然已经闹得满城皆知了啊,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呢?王妃难道也怕了姜侧妃不成?”

    “她不是怕了姜侧妃!”王氏淡淡的笑了笑,“她是怕不能够向王爷交代,再了,此事若是闹开了,她虽然是受害者,却也不能够完全不被牵连。如今王爷不在王府,她便是做不得主,只要不让此事发散出去了。”

    “奴婢还专门挑了一个王爷不在时间,没有想到白瞎了。”秋霖耸了耸肩。

    其实这不是她第一次出手,还有一件事情,她不敢告诉王氏,世子染上瘟疫的事情,也是她一手弄得。

    夫人的父亲被云贵妃威胁,云贵妃则是希望夫人除去世子,只是夫人心软,一直不曾动过世子,既然夫人下不了手,那么就由她来,如果世子没了,夫人的父亲也就安全了。

    秋桐此前在王府内笼络了不少人,故而即便是她现在在秋桐院内很少出去,对于外贸的情况她也知道的不少。

    那一日,与一位老乡闲聊的时候知道了外面闹瘟疫的事情,她便是计上心头,央求老乡弄了一些染瘟疫的人脓血。

    她早就搭上了琳琅阁的一个厮,只需要对他稍加**,那厮便是答应将那些脓血抹在了世子的贴身衣物上面,当然他并不知道他做的事情会让世子染上瘟疫,不然借他是个胆子,那人也是不敢的。

    一切如她所料,世子染上了瘟疫,并且姜侧妃闭门照顾他,为此秋霖还一阵窃喜。

    这瘟疫岂是这么容易痊愈的?

    若是姜侧妃照顾世子的时候,也死了,岂不是一石二鸟。

    不过叫秋霖感到失望的事情,姜侧妃居然真的治好了世子,并且世子还被接到了皇宫里面由太后照顾,那么她以后便是更加没有动手的机会了。

    不过好在,所有人都认为世子染病只是个意外,没有人追查下去。

    “夫人被禁足也有些日子了。”秋霖道,“外面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呢!”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管发生就好。”王氏淡淡一笑,“一切总归是会有个结果出来的。”

    晚些时候,大雨倾盆而下,终于结束了让人厌烦的闷热。

    上官玉儿坐在书桌前,手上拿着书,不过却看不进去,心思却是在别的事情上面,将佩兰叫了进来,道:“你把那几张画像拿过来,我再看看。”

    “姐这么晚了,你看什么啊,先睡觉,明日再看吧!”

    “我睡不着。”上官玉儿道,“你且拿来就是了。”

    佩兰无奈,只要将那几张画像拿了过来。

    姐有回子给云嫔请安的时候,云嫔起这王府内人丁单薄,希望秦王能够多那几房妾侍,多开枝散叶。本来姐也没有放在心上,这为秦王纳妾的时候轮不到她来操心,自有芙蕖呢!

    自从姐怀孕之后,闲来无聊,倒是将此事记了起来。如今王府里面只有芙蕖一位夫人,并且她们的关系不好,平日里面都不怎么见面话,这未来还有几十年呢,自己两个话的人都没有多无聊啊!

    思来想去,她便叫来了媒婆打听未婚适龄的女子,挑选几个自己喜欢的投缘的给赵凌做夫人,不仅可以如了云嫔的意,开枝散叶,也可以找一个人陪陪自己。

    媒婆的办事效率不错,没过两日便是拿了二十几位闺阁姑娘的画像给她。

    上官玉儿挑选了一遍,选出了五六个标致的,她这会儿打算再看看,如果合适了,就去下聘礼将人娶回来。

    就在她看得入神的时候,刘凌来了,蹙眉道:“这么晚了不睡觉,干什么呢!”

    上官玉儿头也不抬,淡淡的道:“别闹,我在给你纳妾呢!”

    “什么?”

    上官玉儿将手上的五张女子画像递到了刘凌的手上,道:“这五人是妾身精挑细选出来的,王爷你看看谁比较合适,妾身眼睛都挑花了,有的人家世好的,有人模样好,有的人才情好,各有所长,王爷瞧瞧你最喜欢谁,如果王爷喜欢,都娶了也可以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庶妃惊华:一品毒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