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世子该养在谁的身边?
作者:明月憔悴的小说      更新:2019-09-18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昶清是虽然是长子,却也是个庶子,当初祁王不顾反对坚决立了这孩子为世子,隐隐都在担忧着日后只怕是会有嫡庶之争,只是这些年来,王妃一无所出,刘昶清作为唯一的儿子,这世子之位理所应当,未有人再提起这嫡庶之别。

    只是如今他的生母去了,而世子还年幼未到可以独自生活的时候,势必要记在其他人的名下。虽然以杨侧妃的家世、资历以及如今的身份来,她乃是王妃的不二之选。但若是得了意外,让世子养在了凝夫人或者三夫人的名下,对于她来便是一个潜在的威胁。

    晋王妃担心这世子到底会养在谁的身边,除了喜欢刘昶清这孩子,担忧杨侧妃不是和善的人之外,她也有自己的私心,还是希望世子能够养在莫子玉这个义女的身边,有晋王在后面支持,这王妃的位置也可以争一争的。

    晋王原本不想蹚浑水,只是如今横竖都上了船,而如今杨家的权势越发的大,若是杨侧妃再成为王妃,更甚生下嫡子,这杨家的权势更甚不,到时候刘昶清亦是危险。他便是希望能够让与晋王府更为亲近的凝夫人为王妃,一来可以照顾好世子,钳制杨夫人,再来纵然生下嫡子,因着凝夫人无娘家势力,便也动不得世子的位置,若此祁王府内部才算是稳当。

    晋王妃认为祁王自就对世子疼爱有加,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也都知道,必然能够妥善处置,然而总还是有意外发生。

    圣旨传来的这一日,莫子玉并未在王府。

    因着苏侧妃的遗愿,莫子玉便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将她的遗体偷了出来火化,放了些她寻日里面爱穿的衣服爱戴的首饰在棺木内,下葬皇家陵园内,以供世子哀思。

    她早已经吩咐人去将法印的遗体处理好火化了,这一日便带着他们两人的骨灰,埋葬在桃花庵。

    虽然是早春,这桃花庵也开出了些粉色的花骨朵儿,甚是喜人。

    莫子玉让其他人都退下,亲自挖了坑,将两人的骨灰合葬在一处。

    “你们生前不能够相守,但愿在此,你们能够日日为伴。”莫子玉拍着埋好的泥土轻声道,“苏姐姐,你且放心,世子我会好好的看着,不会让人上了他的。”

    她起身,看着这桃林,想象着他们两人当年在此的情形,便是希望他们如今也能够回到当初,便再次相许相伴。

    等莫子玉带着青灵与绿俏回到祁王府的时候,圣旨已经下了,宣旨的太监已经回宫了。

    回到秋水苑的时候,莫子玉见到红绡的脸色不太对劲,问道:“怎么了?”

    红绡忧心忡忡的道:“方才宫里面来了圣旨,陛下可怜世子年纪丧母,便让杨侧妃好生照料他,只怕是要过继到杨侧妃名下了。”

    “难道陛下有意封她为祈王妃?”青灵的眉头也蹙了起来。

    “杨侧妃待人一向严格刻薄,不知道是否能够善待世子。”红绡叹了口气,“若是世子受了委屈,我便是对不住苏侧妃。”

    “苏姐姐的遗愿便是让我照顾世子。”莫子玉道,“我不会让世子受委屈的。现在倒也不必如此悲观,杨侧妃对下人虽然刻薄,但是世子乃是王爷的心头肉,她倒是不敢怠慢。”

    红绡还有另一层担忧:“若是杨侧妃成为王妃,生下了嫡子该怎么办?”

    此前因着苏侧妃可以若无痕迹的给她们下药,让她们这么多年一无所出,但是这会儿苏侧妃去了,若是她们怀上了孩子该怎么办?

    “此事,还是王爷的心意最重要。”莫子玉道,“王爷看重世子,便没有人能够威胁世子的地位,只是世子的安危……他若是在杨侧妃身边,终究还是让人不能够放心。”

    “不知道陛下有什么打算,怎么会让世子记在杨侧妃的名下呢?”红绡深深的叹了口气。

    “若是陛下真的打算立杨侧妃为王妃的话,那么这番或许是疼爱世子之举,世子没了生母,杨侧妃没有孩子,记在她的名下,杨侧妃成为王妃,世子虽然不是亲生,却也是有了嫡子的身份。”青灵道,“不过,世子的安危的确是需要好好考虑一下的。”

    莫子玉何尝不担心呢,刘昶清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杨侧妃逼死,他现在对于杨侧妃充满了恨意,若是要他成为杨侧妃的儿子,要叫他母亲,他怎么会甘心!

    只是如今情势逼人,圣旨以下,纵然是王爷也不得抗旨的,想了想,莫子玉急忙道:“立即去将世子寻来,我有事情嘱咐他。”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见着刘昶清来了,他一身白色的孝服,脸色有着超出这个年纪的阴郁,快步几步上前,向莫子玉行礼:“凝夫人!多谢凝夫人这些日子为母亲的丧事操劳,昶清感激不尽!”

    “这些客气话,咱们之间自不必。”莫子玉道,“我且问你,圣旨的事情你可曾知道了?”

    “知道了。”刘昶清阴着脸道,“我已经命人在收拾东西,准备搬到芜泠院去居住。”

    刘昶清会这么坦然的接受,反而让莫子玉更加的担心了,她拉过刘昶清的手,担忧的问道:“世子,你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

    “凝夫人想听实话么?”刘昶清挑眉问道。

    “你且就是。”

    “杨侧妃如今在王府地位尊贵,其娘家有权势显赫,跟着她,我必然有好日子过。”刘昶清淡淡的道。

    莫子玉双手握住了刘昶清的双臂,叹道:“世子,这并非实话。我以为你会反抗的,还想要劝劝你不忍则乱大谋,只是你如今这般的平静,反倒是让我担忧。”

    “是皇爷爷的圣旨,我知道连父王也无法子。”刘昶清稚嫩的脸上露出超出年纪的成熟,“我不会让父王为难的。”

    他垂眸,脸上闪过一抹杀气:“杀母之仇,不共戴天,父王既然不愿意为母亲报仇,我会亲自为母亲报仇的!”

    莫子玉心头大骇,急切的问道:“你想做什么?可不要做傻事!”

    刘昶清坦然一笑:“凝夫人放心,我有分寸的。再了,我是皇孙,除了皇爷爷,谁敢杀我?”

    “你玩不可乱来,凡是有我。”莫子玉不放心的又叮嘱道。

    刘昶清松开了莫子玉的手:“昶清不想连累凝夫人,凝夫人日后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不必再管我的事情了。”

    莫子玉看着面前的刘昶清,隐隐觉得有些陌生,经此巨变,想来便再也不是那个无尤无怨的少年的。

    她隐约记得,去年的一日,他与芈梓在王府里面狩猎,抱回来了一只兔子,那只兔子咬了苏侧妃一口,他便毫不留情的将兔子给摔死了。

    这孩子心性之中本就有着血性阴狠的一面,若是不好好引导,日后只怕会生出什么事来。

    莫子玉重重的叹了口气,世子若是真的做出什么糊涂事,她便是对不住苏侧妃的托付啊。

    秦王府。

    因着天气渐渐暖和起来,芙蕖便打算做两身新衣服,叫人将库房去取几匹蜀锦给她过目,却没有想到去的人空手而归。

    “怎么回事?怎么空着手回来了?库房里难道没有蜀锦了?我记得宫里面的赏赐已经下来了啊!”芙蕖疑惑的问道。

    彩霞讪讪的道:“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将今年宫里面赏赐的蜀锦拿去了王妃的那里!”

    “不知道我最是喜欢蜀锦?也是欺人太甚了!”芙蕖恨声道,“这些个不长眼的东西,有了王妃便都去巴结了,也不睁开他们的狗眼瞧瞧,这王府内如今王爷最宠爱的是谁!”

    “那王妃也太不要脸,怎么好夺人所爱!”彩霞不忿的道。

    王爷虽然没有在那贱人那里过夜,但是却也在她面前提起过那贱人两次,这口气怎么咽的下去?

    “要不要奴婢去将那蜀锦要回来?”彩霞道,“宫里面必然是知道夫人你喜欢蜀锦才赏赐下来了的,王妃做的太不厚道了。”

    “什么不相争?我看是比谁都争得厉害!难道以为两匹蜀锦便可以让我失了面子么?她也不瞧瞧,王府谁了算!”芙蕖越想越气,“我便是要亲自去问问她,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不争,便是处处与我为敌,若是他承认就是先跟我争,我们便痛痛快快的争一回,看谁斗得过谁!”

    芙蕖气愤不过,便带着彩霞还有三五个婆子一起到了上官玉儿这里。

    上官玉儿在窗下看书,见她气势汹汹而来,心中一愣,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她,不过她倒是不惧怕,只是怕麻烦而已,放下书,整理了一下衣衫,走过去,淡淡的问道:“芙蕖夫人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什么人得罪了你不成?”

    芙蕖没有请安不,自顾自的坐下,看着上官玉儿便是一阵冷笑:“王妃,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做得太过分了!”

    上官玉儿不明所以:“能不能过的明白一些?”

    “王妃还是别装糊涂了!”芙蕖笑了笑,“我只是觉得王妃嘴上什么不争,但是却又想压我一头的模样,有些不厚道。”

    上官玉儿一头雾水,什么时候想要压她一头了?

    这时候彩霞道:“宫里面赏赐的蜀锦,一共才两匹,这蜀锦乃是我们夫人最喜欢的,往日里面王爷都会为夫人留着的,没有想到王妃竟然将两匹都拿走了,委实有些气人太深了。”

    “放肆,主子话,可有你多嘴反而份儿?”佩兰呵斥道。

    上官玉儿浅浅一笑:“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啊?我当什么事情呢,这蜀锦我也不大喜欢,下人们送来了也是压箱底的,你若是喜欢,便拿去吧。佩兰,去将那两匹蜀锦拿来,让芙蕖夫人带回去!”

    她越是这般不在乎的态度,越发的激怒了芙蕖,自己十分习惯珍贵的东西,对于她来却是可有可无的,叫她越发的为自己的身世感到自卑,愤然道:“王妃这是在可怜我吗?”

    上官玉儿略微诧异:“芙蕖夫人这是有意?你喜欢蜀锦,我便送给你,你此行不就是为了这个吗?你可以看看自己还缺什么,只管来同我,我一并命人给你送去就是!”

    “看来王妃是将我当做要饭的打发呢!”芙蕖冷笑连连,“王妃这是在同我宣战么?若是王妃这是在同我宣战,我便应战,只盼着王妃日后不要再什么自己什么都不争的话,显得自己多么的冰清玉洁一般。”

    “你若是愿意这么想,就这么想吧。”上官玉儿淡淡的道,“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请便吧。”

    芙蕖咬了咬牙,冷笑道:“王妃还是不要欺人太甚为好!”

    “我欺人太甚?你带着人这么气势汹汹的上门,反倒是我欺负了你?”上官玉儿按了按太阳穴,“你也太胡搅蛮缠了。我懒得同你废话,你自己走吧。”

    话落,上官玉儿起身欲离开,芙蕖一时情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一个不心,她修长的指甲在上官玉儿的手背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王妃!”佩兰立即将上官玉儿护在身后,冷眼瞪着芙蕖,“芙蕖夫人,你想做什么!”

    芙蕖没有想到一个下人也敢那这种眼神看她,旋即一巴掌打了过去。

    上官玉儿自己的手手上,侍女被辱,总是脾气再好,这会儿也包不住火气了,冷冷的道:“将她们赶出去!”

    这里面都是上官玉儿带来的陪嫁丫鬟,对她忠心耿耿,根本不会看芙蕖的脸色,推推搡搡的将芙蕖连着她带来的这些人一道给撵了出去,冷着脸将那两匹蜀锦丢到了她们的脚下!

    “没事吧?”上官玉儿问道。

    “奴婢皮糙肉厚的,没事的。”佩兰心疼的看着上官玉儿的手臂,“姑娘的手没事吧?快请御医过来瞧瞧!”

    “一点点伤而已,何必兴师动众的,不必去请御医,拿药过来抹一下就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庶妃惊华:一品毒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