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第一百四十五章 胡搅蛮缠
作者:明月憔悴的小说      更新:2019-09-03
    暖泉宫是一个温泉别宫,算是皇家别院,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去,除了宫里面的贵人,旁人若是要进去,须得有亲王令。

    刘旭让莫子玉去暖泉宫住上两日,算是莫大的恩宠了。

    莫子玉略微吃惊,说起这暖泉宫,还是她跟刘凌刚成婚的时候去过一次,只不过那时候刘凌的心思不在她的身上,刚到不久,便传来了芙蕖不舒服的消息,连温暖都没泡,两人就急匆匆的赶回了秦王府。

    “妾身谢过王爷的恩宠。”莫子玉下跪谢恩。

    “别谢了,起来吧!”刘凌说道,“让你为流言所困,本就是我这个做丈夫的照顾不周,趁着两日你也出去清静一下,好好放松一下。”

    二夫人酸里酸气的说道:“此前,妾身被冤枉,被发配灵隐寺住了这么久,也不见王爷如此的关心啊,果然是新人胜旧人啊!”

    “你那件事情等本王调查清楚之后,会还你一个清白的。”刘旭说道,“此事非同小可,不可等闲视之。”

    “若是王爷发现冤枉妾身了,该如何补偿妾身?”二夫人挑眉望着刘旭问道。

    刘旭想了想:“该怎么补偿就怎么补偿,本王不会亏待你的!”

    “那妾身就等着了。”二夫人勾唇笑道,眉眼微微眯着,透着丝丝不甘的冷意。

    王妃的脸色有些难看,甚至有些泛白,眸子里面浮现一抹绝望的忧色,她勉强挤出一抹苦笑,说道:“当初那件事情二夫人的确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应该补偿的。那个雪儿被青跃带走了,可查出什么事情了吗?”

    “有了结果之后,青跃会禀报的。”刘旭说道,“此事你们也不必再管了。”

    同样是小年夜,秦王府显得有些冷清。

    芙蕖早早的将饭菜都准备好了,只是却一直等不来刘凌的身影,她有些烦躁的问道:“王爷呢,王爷再干什么呢?什么还不回来?”

    侍女在一旁劝道:“夫人不必着急,王爷还在忙着呢,等事情都忙完了之后,会过来了,已经派人去请了!”

    芙蕖看了一眼周围她精心布置的环境,叹了口气:“往日只要王爷知道我在等着,他必然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的,绝不舍得让我多等片刻的。只是如今你瞧瞧,这秦王府内只有我一人,我们两人之间什么阻碍都没有了,他对我反倒是没有那么上心了,当初的那些个山盟海誓全部消失了,这男人啊,可真不好说,你说他对我不会是腻了吧?”

    “不会的,夫人,你别瞎想了,王爷只是手头事情忙,等他的事情忙完了,会陪伴夫人的。”侍女说道,“外面又下雪了。”

    “这雪可真大啊,也不知道父亲跟母亲现在怎么样了?吃不吃得饱?穿不穿的暖啊?”芙蕖看着外面的雪小声的说道,“今年的雪比往年的都要大啊,只盼着他们能够好好的照顾自己,快了,我一定会将他们都接回京城的。”

    “夫人既然惦记着,怎么不让王爷将他们接回来呢?”侍女好奇的问道。

    “提过,不过王爷说还不是时候,我也觉得还不是时候,我在秦王府的地位还不稳固,等我有了孩子或者成为王妃的时候才是最合适的时候。”芙蕖说道,“我一定会成为王妃的,没有人能够阻挡我,莫子玉不行,上官玉儿也不行!”

    芙蕖这么一等,已经是快要半夜了,这风雪是越来越大,不过一直不见刘凌的身影。

    “夫人,先去睡吧,王爷只怕是不会回来了。”

    芙蕖幽幽一叹,正准备睡去,这时候下人来禀报说王爷回来了,只是去了书房。

    “王爷回来了怎么不来我这里?”芙蕖蹙眉,“王爷不知道我在等他吗?”

    “知道,奴婢去请过王爷了。王爷说他正在忙,让夫人先休息。”

    “可恶!”芙蕖将桌子上面的茶杯掀到了地上,“他怎么能够这么对我?难道因为上官玉儿要进门了,他就如此对我不上心了么?我现在便去找他!”

    芙蕖换了衣服,便直接来到了刘凌的书房外,她虽然气急了,到底还是没有失去理智,外面的侍卫不敢拦她,她直接入内,笑吟吟的说道:“王爷可算是回来了!妾身可是等了好一会儿呢!”

    刘凌抬眸,说道:“不是让你早些休息么?本王还有些事情没有办完,等完事之后会去找你的。”

    “妾身知道王爷近来诸事繁忙,不过也要当心身子。妾身给王爷炖了参汤,王爷尝一下吧,等王爷喝完了,妾身就离开,不会打扰王爷办公的。”

    “你端过来吧。”刘凌说道,“本王倒也不是故意冷落你的,只是近来的确事务繁多,分身乏术。”

    芙蕖目光盈盈,泛着泪光,柔声道:“妾身知道,王爷事情繁忙,妾身不敢抱怨,只盼着王爷能够保重身子。对了,王爷与上官小姐的婚期也定下来了吧,王爷的事情妾身也帮不上忙,唯有这婚事,妾身可以帮忙操办着。如果王爷放心妾身的话,此事就交给妾身吧,这也是妾身唯一能够为王爷做的了。”

    “辛苦你了。是本王委屈你了。”刘凌心软,握住了芙蕖的手,“不过你放心,本王是不会辜负你的,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本王最爱的女人。从那一日在梅园你救我的时候,本王就知道你会是一直陪伴本王的人。”

    芙蕖的脸色僵硬了一下,随后浅浅笑道:“妾身知道妾身出身卑微,帮不上王爷什么。妾身这些日子想了很多,不敢跟上官小姐争什么,只要能够时时看到王爷,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至于王妃什么的,妾身不敢多想,只要能够为王爷添一双儿女,便是此生最大的幸福。”

    “你且放心,孩子我们会有的。”刘凌安慰道,“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芙蕖倒是想要多跟刘凌说会儿话展示一下她的善解人意,但是刘凌的态度倒是敷衍的多,似乎并不希望她在这里多待。她咬了咬唇,正打算离开,却是不小心撇见了刘凌桌上的一封信件,这信纸的落款却是“玉儿”二字。她心头一怒,将信抽了出来,将内容全部看了一遍,心头的怒火忍不住窜了出来,冷笑着说道:“我说王爷今日怎么对我这般的冷落呢,原来是有人了。这新王妃即将入府,我这个旧人是不是就得推出舞台了?”

    刘凌将心夺了回来:“别胡思乱想,不过是正常的痛心罢了。”

    “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就如此与男子写信想通,未免太不知廉耻了,她爷爷可是当朝宰相,一代文豪,桃李满天下,如此行径,这家教实在是叫人难以恭维。”芙蕖嘲讽的说道,“王爷一面不愿意这桩婚事,一面又与她互通信件,说到底王爷还是向往这一桩婚事吧?你就是嫌弃我是个奴婢出身是吧?亏得妾身还想要为你操办这婚事,真等你们成婚,这王府还有妾身的位置吗?”

    “她是本王的未婚妻,互通信件乃是情理之中。”刘凌淡淡的说道,“你别闹了,本王有诸多事情要处理,待会儿还有官员来这里商量事情,你如此胡搅蛮缠,叫人看到了,成何体统?”

    “胡搅蛮缠?”芙蕖泪汪汪的说道,“王爷现在觉得妾身胡搅蛮缠?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可舍得说我一句重话?你必然是被上官玉儿这狐狸精迷了心窍,故而才如此待我的!”

    “放肆!”刘凌板着脸骂道,“宫中母妃出事,被人紧咬不放,在外朝臣靠向祁王,本王已经是焦头烂额了。你出生卑微,眼界不够,本王从来不知道你能够为本王出谋划策排忧解难,也没有指望你能够结交那些宗亲命妇,探听消息,只希望你不要为本王添麻烦而已,这点小事你都做不到?看样子是本王太过宠着你,你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了吧?”

    芙蕖未被刘凌说过如此重话,楞了一下,不过还算是清醒,没有继续放肆下去,急忙跪下,抹泪道:“妾身知错了,是妾身不好,给王爷徒添烦恼!不过也希望王爷能够体谅妾身,妾身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妾身是真心爱王爷,在乎王爷,才会吃醋的!妾身如果会注意自己的言行,不会给王爷添麻烦的!王爷,你便是原谅切身这一次吧?”

    瞧着芙蕖目光盈盈,梨花带雨的模样,赵凌心中虽然烦躁,还是有几分不忍,说道:“知道错了就好,起来吧!你先回去,待本王事情办完之后,回去看望你的!”

    “是!”

    芙蕖不敢久留,急忙起身离开。

    刚出了门,芙蕖脸色的凄楚可怜消失不见,脸上皆是戾气,她咬了咬牙:“我是小瞧了上官玉儿那个狐狸精了,不过几封信就将王爷迷得神魂颠倒了!今日之辱,我先记下了!他日,我们走着瞧就是!”

    外面的风雪依旧,只是今年这个冬天,似乎显得格外的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