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第六十九章 兔子
作者:明月憔悴的小说      更新:2019-06-28
    刘昶清抚摸着手上的小兔子,轻轻一叹,说道:“今日同芈大哥在王府内练习射箭,射中了一只兔子,哪知道这只兔子原是一直母兔子,它的兔子窝里面还有一只幼崽,儿子于心不忍,不能够见死不救,想着母亲向来慈悲心肠,定然能够好好照顾,故而将它带了回来,再说了,母亲日日都待在清荷园内,有它陪着,也算是给母亲解解闷儿。”

    “若要狩猎,便是去林子里面,不要在王府**箭,若是伤着人了,你父王又该处罚你了!”苏侧妃佯作生气的看了刘昶清一眼,又看向芈梓,“芈世子长咱们世子几岁,他不懂事,你这个做哥哥该劝劝才是!”

    芈梓哈哈一笑:“娘娘放心,我有分寸,都瞧着呢,不会让他闯祸的!”

    “拿过来我瞧瞧。”苏侧妃微微一笑,让刘昶清将小兔子抱过来。

    刘昶清摸了摸小兔子的背,将兔子递了到了苏侧妃的手上,哪知道本来乖顺的小兔子一到了她的手上,突然在她的手背上咬了一口,顿时便冒出了血珠子。

    刘昶清大惊,顿时大怒,一只手捏起那小兔子就摔倒了地上,捧起了苏侧妃的手,关切的问道:“母妃没事吧!”

    那小兔子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死去,苏侧妃眉头一皱,骂道:“世子,你怎可如此?”

    “它伤了母亲,便是该死!”刘昶清面上并无悔意,而是自责,“是儿子该死,若不是儿子将这个该死的兔子弄回来,母亲也不会受伤的!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去请太医啊!”

    侍女们急忙要去请太医,苏侧妃叹了口气,说道:“不必麻烦了,咱们这儿有现成的人儿呢!七夫人,麻烦给我处理一下吧!荷心,将这里处理一下,将这只兔子埋了吧。”

    莫子玉也叫刘昶清突然暴戾惊了一条,不过他也是担心母亲,却也无可指摘,淡淡笑道:“世子,这只兔子刚刚失去母亲,惊魂未定,只怕是察觉不到苏侧妃的善意,攻击人出于自保,而非故意,实在是罪不至死!世子想要保护母亲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是有的时候也不必太过冲动,可以多想想再做决定!”

    “是啊,这也是一条命,我素来吃斋念佛的,便是希望你也能够秉持一颗善心。”

    “我知错了,日后定然三思而后行!”刘昶清垂眸说道。

    侍女们将兔子的尸体收了下去,又送上来药箱,莫子玉为苏侧妃处理手背上的伤口,芈梓瞧着莫子玉的动作,感兴趣的问道:“七夫人对处理外伤很在行啊,以前可是学过么?”

    “略懂一二罢了。”莫子玉淡淡的说道。

    “听世子时常提起,七夫人的做饭的手艺天下一绝,今日碰巧碰到了七夫人,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幸运,能够尝一尝七夫人的手艺?”

    莫子玉想了一下,望向刘昶清问道:“世子想吃吗?”

    刘昶清正在为方才的事情懊恼,听到这话,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点了点头。

    莫子玉便用了清荷园内厨房,准备简单的做几样小菜。

    正在做菜的时候,芈梓不知道何时跑到了厨房内,笨手笨脚的瞧着,意思一下的问道:“需要帮忙吗?”

    这院子里面那么多下人,就是需要帮忙也用不着他啊,莫子玉淡淡笑道:“不必,去外面等着吧。君子远庖厨,这里油烟重,免得熏了你的衣服。”

    芈梓拿起一旁的一根大葱把玩着,磨磨蹭蹭的也没有出去的意思,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上回子的事情谢谢你啊!”

    “你应该谢公主,我没做什么。”莫子玉边忙活,边淡淡的说道,“再说了,我也是为了我们王爷,你不必谢我的。”

    “那不行,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情的,你帮过我,我就得报答你。”芈梓有玩起了一颗土豆,一边抛着一边说道,“我现在呢,虽然只是南楚的质子,但是我能够做到的一定会做的,你说说看吧,你想要什么?”

    “你一个小孩子,我要你什么报答?”莫子玉半笑着说道,“你快出去吧,别打扰我了!”

    芈梓将土豆放下,神色突然变得十分认真,盯着莫子玉的后辈,不高兴的说道:“我不是一个小孩子,我是一个男人!”

    “是是是,你是个男人!”莫子玉也懒得同他争论,转过身,歪着头想了一下,“你若是真的想报答我……北夏可能要同西魏开战了,南楚的作用非常大,你若是想报答我,便是写信给你父王,若是两国真的开战,多配合一下北夏吧!”

    “你这也太……说真的,你提出这个要求是真的是因为你的家国情怀呢,还是因为在前线的莫家?”芈梓垂眸漫不经心的问道。

    提起莫家,莫子玉心中被刺了一下,快速的转过身子:“莫家时代忠良,出生入死,保家卫国,莫家守护着边境的安危,我既是为了莫家,也是为了北夏。”

    此时的莫子玉也没有想到,一句“为了莫家”会辗转传到了刘旭的耳中,生出了后面的一些风波来。

    虽然几样菜式很简单,但是胜在家常,比起大厨或者酒楼里面的多了几分温暖的感觉。

    刘昶清与芈梓都不要他们贵族公子的风范了,似斗气一般,比谁吃得多。

    芈梓不由得感慨道:“我基本上都是在酒楼饭馆里面吃饭,吃什么,是什么味道,对我来说,区别不大,不过是填饱肚子的食物罢了,不过这顿饭不一样,我想起了我的姐姐,比我大几岁,在来北夏之前,经常给我做饭,就是这个味道,用心还是没有用心,食物都能够传递出来的!”

    刘昶清不落其后的拍马屁:“可不是,七夫人做的饭菜可好吃了!比我院子里面的几个厨子都好,真想每吨都吃到七夫人做的菜!”

    苏侧妃给世子盛了一碗汤,笑道:“你慢些吃。”

    “我若是吃满了,这些菜就要被芈世哥哥一个人吃完了!”刘昶清扒了两口菜说道,“对了,母亲,上回子那个疯疯癫癫的道人不知道怎的又回来了,说了些乱七八糟的话,我也没有听明白。”

    苏侧妃的身边急速的一变,急道:“以后出门多带两个人,若是再遇到他,就离他远一点,不要听他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