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第四十六章 对质
作者:明月憔悴的小说      更新:2019-06-15
    适才三人方才知道自己惹上了麻烦,急忙跪下辩解:“奴婢不知道犯了什么错,惹得二夫人如此大发雷霆?”

    二夫人冷笑了一声:“不知道么?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在背后编排主子的是非,难道不知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看你们是被七夫人纵容得无法无天了,还是说有人才背后撺掇?你们既然能够如此肆无忌惮,亦或许是被默许行之。”

    “二夫人,请容许我说句话,秋水苑的人一向克己守礼,这背后编排主子是非,我却从未听说过。”莫子玉说道。

    “克己守礼?”二夫人讽刺的一笑,“那刚刚被打死的倩儿也是守礼之人?若七夫人不知道什么是礼义廉耻,我倒是可以教教你!听闻你在跟着大名鼎鼎的李先生念书,若是有机会见一见李先生,我倒是想问问,他教的都是些什么,竟然叫你连几分的是非都分不清楚!”

    “倩儿的事情的确是我不查之过,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秋水苑人人都有问题。”莫子玉沉默了一下说道,“二夫人说她们在背后编排主子是非,是哪个主子?说了些什么?谁能够作证?”

    二夫人将夏竹看了一眼。

    夏竹走了一步站到了中间位置,两只手垂在前面,略微犹豫了一下,说道:“就是她们三人时常聚在一起说二夫人的坏话。”

    “她们三个什么时候说的,在什么地方说的,说了些什么?”莫子玉追问道。

    “这我哪里记得清楚……”夏竹支支吾吾的说道,“她们也就偶尔说上那么几句,具体什么时间我也说不上,总归就是在秋水苑里面,内容无非就是说二夫人觊觎王妃之位,二夫人心思歹毒之类的。”

    “你胡说!”翠帘直接骂道,“我什么时候骂过二夫人?都是你在栽赃陷害,造谣生事!”

    另外两人也解释道:“奴婢们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说二夫人的不是啊!奴婢敢指天发誓,夏竹说的那些全部不是事实,奴婢若是在背后骂过主子半句,奴婢愿意天打雷劈,下十八层地狱!”

    翠帘也急忙说道:“我也愿意发誓,我若是骂过二夫人我不得好死!夏竹,你敢不敢赌咒发誓,如果是你在造谣诬陷我们,你也不得好死!”

    夏竹被噎了一下,偷看了一眼二夫人的脸色,咬了咬牙赌咒:“我若是有一个字说的假话,我不得好死!”

    “这里是王府,不是乡野,由不得你们村妇做派!”二夫人冷声喝道,“七夫人,你秋水苑的人嘴倒是紧的很,且不知道到了我那里,嘴是不是还这么紧!”

    “二夫人,此事的确有蹊跷处。”莫子玉望了一眼夏竹,“你若是时常听到他们在背后说二夫人的坏话,为何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不说?”

    “我那时候以为她们只是一时嘴快没有恶意的,所以也就没有往心里去,哪里知道她们之后会经常说,我这才难以容忍!”夏竹扣着衣袖,“我现在虽然秋水苑的人,但是二夫人始终是王府的女主子,我总不能够听到当什么都没有听到吧。”

    “既然你都听到了她们多次说二夫人的坏话,想必她们是经常说了,为何只有你一人听到?你是二夫人赏赐下来的人,按道理说她们在背后编排二夫人应该是会闭着你的,既然连你都听到了多次,其他的人没有理由不知道啊?”

    莫子玉朝着二夫人福身继续说道:“夏竹所言漏洞颇多,望二夫人明察,可问问秋水苑的其他人是否听到了相关的事情。”

    “她们是你的人,自然是会互相袒护的。”夏竹喃喃的说道。

    莫子玉看了一眼夏月,问道:“夏月,你与夏竹同时来秋水苑,听到了没有?”

    夏月面色也十分为难,此事夏竹做之前根本就没有跟自己商量过,不过事到如今,她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要硬着头皮说道:“听到过。”

    “在什么地方,说的什么内容?”

    “就是夏竹方才说的那些。”

    “二夫人。”莫子玉继续说道,“你若是信不过原来秋水苑的人,不妨问问娟儿云儿杜鹃跟百灵,她们是从王妃与三夫人院子里面来的人,想必也是知书达理明辨是非的人。”

    这四人被叫来打听问话,都说从未听到秋水苑任何人说起过二夫人的坏话。

    “她们……这定然是她们合起伙来欺负我!”夏竹急忙说道,“二夫人,你一定要相信奴婢啊!”

    “夏竹!”莫子玉提高了声量,“我念着你是二夫人送来的人,平日里面对你多番容忍,眼下你竟然得寸进尺,做起了诬陷人的勾当来!他们欺负你?平日里秋水苑的人就数你最是骄横跋扈,除了我之外那个没有被你使唤过?俨然把自己当做半个主子,犹然如此,我依然对你容忍,昨日你与倩儿发生口角继而互相殴打,性质太过恶劣,青灵方才罚了你一个月月钱,你为此怀恨在心,竟然不惜在二夫人面前搬弄是非,诬陷无辜的人,你良心何在?”

    她连连冷笑,继续逼问道:“你方才说起那些骂二夫人的话,想必自己在肚子里面已经酝酿了很久了吧,如果你心里面对二夫人一点想法都没有,那些话也不会被编出来!”

    “我……我没有……”夏竹吓得脸色发白,急忙跪下摆手否认。

    “二夫人。”莫子玉转过头,语气放软了一些,“秋水苑上上下下十几人都可以为她们三人作证,二夫人只相信夏竹的一人的说辞么,何况还有诸多前后矛盾不同的地方!二夫人是王府最聪明的人,万不可被这贱婢利用,成为她报复秋水苑的工具啊!”

    二夫人脸色沉沉,目光凌厉的将夏竹看了一眼,她本身对夏竹所说的事情就存疑,不过那时候正好在气头上,又想要借此机会收拾一下莫子玉,没有想到夏竹却是个这个不中用的东西,反倒是让自己骑虎难下了。

    若是继续追究下去,这没有证据的事情容易落人口舌,还会叫人觉得自己是被这个贱婢利用了,若是就此罢手,岂不是打自己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