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血脉 第67章 尽量真实
作者:无主之剑的小说      更新:2020-06-02
    他为什么在这里?

    每一次走在复兴宫的廊道里,马略斯都忍不住这样问自己。

    狭小的石窗透出几丝光线,将这一层走廊分割成无数黑白相间的碎片。

    而他就穿行在光影里,在晨间的寒气中,忽明忽暗。

    很快,马略斯脚下的路在眼前分岔:一条去向他常去的王室宝库与守望人密室,一条去向他最讨厌的卫队值宿室。

    他为什么在这里?

    马略斯毫不犹豫地走上其中一条。

    因为他注定要在这里。

    路过复兴王时代“智相”哈尔瓦(他智珠在握的样子依旧那么刺眼)的珍贵画像,这位守望人与经过的两名王室卫队后勤官打了个招呼,然而敏感地察觉:他们的态度很奇特。

    很正常。

    毕竟昨夜过后,闵迪思厅成了整个王都关注的中心。

    马略斯淡然想道。

    更何况,那个真正承受着这些压力的人……

    马略斯轻车熟路地拐过一个转角,推开一扇木门,走进卫队的第一值宿室。

    “所以,维阿,新年有什么福利?”

    马略斯在挂着排班名单的墙壁前停下,一边跟室内的人打着招呼,一边解下自己的佩剑挂上剑架。

    触及武器,遇到他者。

    他的终结之力在体内觉醒,如同本能。

    整个世界安静下来。

    荒芜。

    死寂。

    冰冷。

    沉重。

    晦暗。

    直到有人惊扰。

    “马黛茶。”

    值宿室的另一头,一个年轻男人——掌旗官维阿苦着脸放下茶杯,从满是文件堆的书桌后抬起头来:

    “有个商团从桑特群岛带回来的,苦得够呛,在王都没销路。”

    “于是后勤翼就廉价搞来了一大批,‘有助提神’。”

    “至少他们是这么说的。”

    维阿心情抑郁,原因未知。

    马略斯控制着脸部,做出一个让人感觉真诚的笑容。

    “不错,”守望人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大杯:

    “苦,这很有后勤翼的风范。”

    马略斯尝了一口,嘴里的味道让他狠狠蹙眉:

    “特别适合你们这工作。”

    但平素贫嘴的维阿这次却不接茬。

    “别看我,马略斯大人,”维阿无奈地举起手:

    “今天,我只是个记录的。”

    看到维阿反常的谨慎,马略斯一顿。

    他不止是抑郁,还有努力掩饰的紧张。

    但是为什么?

    脚步声从内间传来。

    死寂的世界里出现了新的波动,吸引了马略斯的注意。

    “你迟到了,”一个声音在值宿室里响起,沉稳却严肃:

    “马略斯勋爵。”

    这声音充满了不快。

    守望人回过头,一个年岁与他相当,有着一双细眼和一对薄唇,浑身贵气让人不适的男人走出内间,来到他面前。

    是他。

    马略斯面色不变,心中微微叹息。

    为什么自己依旧会感到失望?

    他早知道他要来,不是么?

    “我没想到来的是您。”

    马略斯放下茶杯,露出笑容,与来人正面相对:

    “塔伦勋爵。”

    沃格尔·塔伦——昨夜才见过面的副卫队长兼首席掌旗官,对着他轻哼一声:

    “是啊,我也没想到。”

    马略斯点了点头。

    沃格尔不高兴。

    在死寂的世界里,他告诉自己。

    对方想要某物,却求之不得,是以愤懑异常。

    守望人转过头问维阿:

    “盖坦呢?”

    “我记得,一般是他负责记录?”

    书桌后,掌旗官维阿认真地盯着笔下的文字,对守望人的话恍若未闻,似乎打定主意,死不抬头。

    “掌旗翼今天很忙,人手不足。”

    回答他的是沃格尔。

    这位首席掌旗官冷冷道:

    “多亏了昨夜。”

    马略斯微微一笑。

    “很忙?以至于,身为一把手的您都要亲自上阵?”

    守望人转过头,直视沃格尔那对柳叶般的眼睛:

    “来做……文书工作?”

    沃格尔没有回答他,只是移步到书桌后,在维阿身侧拉开一把椅子。

    马略斯瞥见,维阿偷偷地向旁边挪了一点。

    下一秒,沃格尔突然寒声道出一句古语:

    “骑士聚满。”

    此言一出,马略斯与维阿齐齐一肃。

    尽管心中另有所想,但守望人不得不与维阿一起正色回应:

    “唯从帝令!”

    他不知道这套古礼的意义何在。

    但从有记忆里,王室卫队就施行着这样的规矩。

    似乎这样就能找回帝之禁卫的风采。

    他只能遵从。

    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沃格尔默默地盯着他,仿佛要测试他此话的真伪。

    几秒后,副卫队长方才点了点头:

    “锁门,我们开始。”

    维阿深呼一口气,起身照做。

    他从锁柜里拉出一个黑色的箱子,从里面取出一块沥晶和一块粗糙的卵形石。

    马略斯目光一凝。

    “那么,尊敬的卫队守望人托蒙德·马略斯,请坐下。”

    维阿一边恭谨地请马略斯坐下,一边在墙后拉开一道铁闸。

    铁闸下的墙面刻满了古怪却精致的纹路,写着许多可能只有皓首穷经才能知晓一二的古代符文。

    维阿显然不懂这些,但这不影响他遵照流程,将沥晶和石头镶嵌进墙里纹路复杂的孔洞中。

    动作小心翼翼。

    熟悉,却也敬畏。

    维阿盖上铁闸,几秒后,铁闸的缝隙里发出奇妙的微光。

    “这是什么意思?”马略斯紧紧盯着那些光芒。

    “复声石,”维阿兴高采烈地回答,看来他也觉得很是新奇:

    “很厉害对吧,据说这样它就能运作起来……”

    马略斯打断了他:

    “我知道这是什么。”

    “我问的是为什么。”

    维阿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沃格尔:

    “您知道,王室卫队里的重大记录,一般都需要留下永世档,特别是掌旗翼……”

    沃格尔突然咳了一声。

    维阿立刻收声正色。

    “终结历680年1月4日晨,根据《禁卫圣约》,王室卫队的掌旗工作现在开始。”

    “留档目标是卫队守望人,托蒙德·马略斯。”

    这位掌旗官翻开记录本,中规中矩:

    “我是特等掌旗官维阿·寇登,负责本次的见证和记录,同行的有首席掌旗官沃格尔·塔伦,他将领导今天的……”

    但沃格尔直接打断了他:

    “够了。”

    “沥晶很贵,我们简省些。”

    在维阿尴尬的神色中,沃格尔接过谈话的主导权。

    “首先,关于昨夜在闵迪思厅……”

    沃格尔翻开手中的一页记录,直视眼前的马略斯,冷冷道:

    “无论冲动下场还是代理决斗,身为亲卫队长,你知晓其中利害。”

    “为何没有阻止,反而纵容泰尔斯王子的冲动之举?”

    马略斯的目光从镶嵌着复声石和沥晶的墙面上收回,不再看那个在六百年里被无数业余人士修修补补,现在只能算勉强能用的古老复声法阵。

    他回到昨夜。

    “我既无权,也无力干涉王子殿下的决定。”

    “他既发话,大庭广众之下,我不能与他相左。”

    沃格尔发出意味不明的哼声:

    “是么?”

    “但我怎么觉得,你昨夜挺想跟上级相左的呢?”

    他没变。

    马略斯望着沃格尔的脸庞,上面是一如既往的多疑、刻薄与敌视。

    就跟十八年前一样。

    当时,沃格尔、法昆多、施泰利,包括他自己,他们还都只是青葱的骑士学徒,就算出身最高、资历最深的沃格尔也只是王室卫队的选拔生,甚至不算正式的卫队成员。

    只是一群年轻人,仰望着曾经的传奇,渴望着虚幻的名誉。

    却在已然懂事,即将成人的年纪。

    目睹血色的噩梦。

    惊慌失措。

    茫然失序。

    马略斯摇头:

    “您一定是误会了,塔伦勋爵,昨夜我和你……”

    但沃格尔丝毫不给他说完话的机会:

    “丹尼·多伊尔,那个d.d,你手下的一等护卫官。”

    首席掌旗官低头审视着一页文件:

    “他昨晚的表现很是不堪,甚至乎耻辱。”

    “为一己之私,妄自行动,置王子安危于不顾,对上级命令恍若不闻。”

    沃格尔抬起头:

    “是这样吗?”

    马略斯与沃格尔静静对视着。

    在十八年的时间里,他和沃格尔,他们这一代的年轻人战战兢兢,努力把自己塑造成当初最景仰,却也是最陌生的样子。

    从选拔生,到试训者,再到二等官,一等官……

    直至如今。

    以为只要这样。

    就能掩盖曾经的恐惧与绝望。

    成为大人。

    再去教训新一代的年轻人。

    “是的,”马略斯痛快地道:

    “他昨晚很愚蠢。”

    沃格尔哼了一声,意味不明。

    “至于一等先锋官,嘉伦·哥洛佛……”

    首席掌旗官换了一页纸:

    “据我所知,多伊尔就是从他手中挣脱,以至于危及局势的。”

    “是这样吗?”

    马略斯突然觉得有些困。

    但他不能当着他们的面打呵欠。

    不礼貌。

    不太礼貌。

    “我不能否认。”马略斯端起手边的马黛茶,一边掩盖呵欠,一边在死寂的世界里感受着苦味的刺激。

    这让他很是振奋。

    后勤翼偶尔也会干好事,不是么?

    “所以他们理应受到惩罚,你同意吗?”

    沃格尔的讯问声中,维阿在一旁沙沙记录着什么。

    “守望人?”

    马略斯把鼻子从茶杯里抬起,淡然微笑:

    “当然。”

    沃格尔看了他很久,似乎要确认对方真的是这个反应。

    他抽出一份报告,倒着推到马略斯面前:

    “很好,那你签个名,我会把它送呈首席刑罚官法昆多。”

    “看在你的面子上,掌旗翼不会追究其他人的责任……”

    马略斯看向眼前的掌旗官报告,从里面抓到几个关键字眼:

    渎职。

    僭越。

    忠诚。

    处理。

    马略斯抬了抬嘴角。

    但他还是顺从地抓起笔,翻开报告。

    “别担心,虽然错已铸成,但我认为,无论是多伊尔还是哥洛佛皆情有可原,不至于进卫队禁闭井。”

    沃格尔依旧目光熠熠地盯着他,嘴里的话软了不少:

    “我建议法昆多,只把他们降格为二等……”

    马略斯淡然如故,他在草稿上试了试墨,嗯了一声:

    “那您还真是宽宏。”

    他不是。

    沃格尔很渴望这么做。

    马略斯告诉自己。

    来彰显他未曾在别处得到的权力,来麻木他在别处感受到的痛苦,来覆盖他几十年如一日的烦躁。

    世界依旧死寂,让马略斯更清晰地感受到沃格尔的情绪。

    但他这么做了,却依旧未能满足。

    就像复仇填补不了空虚。

    未来弥补不了过去。

    “但毫无疑问,这两人已经不适合再待在泰尔斯王子身边。”

    沃格尔话风一转:

    “我认为他们应该回到原先的双翼,反思待命……”

    马略斯一面点头一面看着报告,随口道:

    “只有一个小问题……”

    沃格尔一顿:

    “什么?”

    复声法阵微微闪烁,维阿蹙起眉头,试探地敲了敲墙面。

    “在泰尔斯王子和全队的见证下,我已经执行了刑罚,”马略斯的态度似乎毫不在意:

    “多伊尔和哥洛佛,两人也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沃格尔沉默了几秒。

    “何时?”

    “就在今晨。”

    马略斯再翻过下一页,哦,这是签名页。

    “具体记录在次席刑罚官格雷·帕特森那里,当然,我相信雨果·富比也会尽快上报到掌旗翼的。”

    沃格尔没有说话。

    但在死寂的世界里,马略斯感觉到,对方传来的压力正在上升。

    就像煮水的炉子。

    “今晨……”

    沃格尔呼出一口气:

    “昨夜的事情,这么着急宣判处理,是否失之仓促?”

    “确实仓促,”马略斯举笔蘸了蘸墨水:

    “无奈泰尔斯王子盛怒难抑。”

    “强令之下,我们不敢拖延。”

    沃格尔狠狠蹙眉。

    马略斯则一丝不苟地铺平报告,准备在这份处理报告上,签一个他人生里最工整完美的签名。

    好几秒后,眼前的副卫队长才缓缓憋出一句话:

    “是么?”

    沃格尔死死盯着马略斯:

    “泰尔斯王子,他这么刻薄寡恩,不近人情?”

    那一刻,旁边的维阿突然觉得有些气闷,不得不专心致志地维护起复声法阵。

    好像他真的懂那玩意儿似的。

    马略斯耸耸肩,轻笑着开始书写字母:

    “哈,你无法想象。”

    沃格尔垂下眼眸,望着马略斯的优美笔迹:

    “你确定罚以当罪?”

    “我不知道,”马略斯蘸了蘸墨,摇摇头:

    “当然,您若觉得殿下有失公允,需要重新量刑,也不是不能理解……”

    砰!

    副卫队长一掌拍上桌面。

    马略斯的笔停了,他抬起头来,看向眼前的沃格尔。

    他不需要在自己的死寂世界里漫步,也能感觉出对方的情绪。

    “不必了。”

    沃格尔紧紧地盯着马略斯,不容反驳地将那纸报告抽回去。

    名字签了一半,笔尖在被抽走的纸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墨迹。

    维阿深深低头——这孩子在掌旗翼浸淫已久,懂得察言观色。

    “一般情况下,我们一罪不二罚。”

    沃格尔面无表情。

    当着马略斯的面前,他将手中的报告撕成碎片,扔进纸篓。

    “当然,我忘了。”

    马略斯放下笔,向对方笑笑:

    “谢谢您的提醒。”

    真可惜,那是他最好的签名。

    沃格尔他沉默了很久,直到消化完当前的情绪。

    几秒后,首席掌旗官抬起头时,已经是姿态完美,态度端正。

    “据我所知,你已经与泰尔斯王子共处了超过两个月。”

    沃格尔扫去方才的不快,他重新抽出一份报告,回到当前的工作:

    “这段时日,殿下的性格如何?”

    性格。

    那孩子的……性格?

    马略斯的眼神微微涣散。

    “打架不要命。”

    他慢慢地道:

    “输了还嘴硬。”

    沃格尔皱起眉头,低头看向报告:

    “不止是武艺,也可以是……”

    掌旗官一顿:

    “其他方面?”

    马略斯微微一笑:

    “殿下在北方的生活,也许王国秘科会更清楚。”

    沃格尔抬起目光:

    “但我在问你。”

    两人之间停顿了一霎。

    马略斯静静望着沃格尔。

    就像他们年轻时一样。

    “吟游诗。”

    马略斯慢慢开口,一脸不以为意:

    “他挺喜欢这玩意儿的,读了挺多,唱的也挺好,可惜的是一手鲁特琴……”

    “被他弹得像猫叫春。”

    沃格尔再度蹙眉。

    “他喜欢自言自语,还喜欢下棋,但棋艺臭得堪比d.d。”

    “他去哪儿都喜欢抱着本书,装文化人,”马略斯端起茶杯,渐渐觉得这里头的茶水也不是那么苦:

    “但他从来不翻看。”

    “其他呢?”沃格尔打断他:

    “比如……某些异常?”

    马略斯提起目光。

    沃格尔面不改色:

    “我们都知道,王子是天才,与常人不同。”

    与常人不同。

    守望人在只有他自己知晓的死寂世界里待了一会儿,这才轻哼一声,回到现实。

    “嗯,殿下那张仿佛抹了毒的嘴,从不饶人,但很奇怪,他平时的性子却是温温吞吞不急不慌。”

    马略斯重新露出会心的笑容:

    “包括一些这年纪常见的无病呻吟,忧郁气质。”

    “你懂的,童年缺爱……”

    沃格尔有意咳嗽了一声!

    “注意你的用词,马略斯勋爵。”

    马略斯歉意一笑。

    真有趣。

    守望人站在死寂的世界里,看着前方的无限荒芜。

    沃格尔一直活在烦躁与空虚中,怒火中烧。

    但他依然在敬畏。

    在恐惧。

    “还有其他吗?”

    “有,虽然我不太清楚细节,可殿下有一点,很让卫队的人揪心……”

    沃格尔抬起头,作倾听状。

    “从各种迹象看……”

    马略斯略一思考:

    “泰尔斯王子他或许,嗯。”

    守望人点点头头,正色道:

    “更喜欢男人?”

    那一瞬间,正在喝茶的维阿被茶杯里溅起的巨浪扑了一脸,连忙擦拭,狼狈不堪。

    沃格尔手中的报告被扯得变了形,褶皱凌乱。

    值宿室里无比寂静,尴尬莫名。

    唯有复声法阵还在敬业地运转

    “马略斯。”

    沃格尔面无表情,但他的声线沉了下来:

    “你知道吗,我们用了复声石。”

    他阴仄仄地道:

    “这段永世档……”

    “是会流传千年的。”

    马略斯笑了。

    “是啊,我知道。”

    守望人看向发着微光的复声法阵,笑容如新年问候,虚假不已:

    “所以我们尽量真实,不是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