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以情深共白首 大结局
作者:糖心橙的小说      更新:2018-04-30
    ..,

    “时日无多”四个字犹如晴天霹雳,击得凌霜身形摇摇欲坠。

    她跌坐在床畔,用颤抖的指尖抚上那满头的银丝和那张苍白松弛的脸颊,“凤千辰,你起来,你起来看看我啊!”

    “你答应过我娶我的,现在我来了,你起来啊!”

    餐风露宿,昼夜不停,她唯一的念头便是一定要找到他。

    哪怕他受伤、毁容、残废,她都可以接受。

    可他要死了!

    他躺在那里,犹如一尊雕塑毫无生气。任凭她怎么呼唤,他都像听不见一样。

    “凤千辰,你这个骗子,你是不是又想骗我,说话不算话……”

    从起初的轻轻摇晃低声呼唤,到情绪爆发的哭诉,凌霜捶打着他的肩膀,恨不得直接将他从床上拉起来。

    “姑娘,你冷静点,小心伤着皇上。”怕她牵动凤千辰身上的其他伤口,那将军赶紧上前将她与凤千辰隔开,“杜太医已经紧急帮皇上救治,皇上会好的。”

    虽然她并没有亮明身份,但从雪鹰灵鹫对她尊重的态度和方才那些哭诉,将军已经将她的身份判断了八九不离十。

    “姑娘放心,皇上已经在恢复中,不日就能痊愈。只是他虚耗过度,身体的恢复比普通人慢一些。末将每日都按杜太医的嘱咐给他喂药清洗,他一定能醒过来的。”

    如果凤千辰已经得到妥善的救治,如果他能痊愈,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那么为什么外面的人无精打采、面露戚色呢?

    那么这个将军为什么不在一开始的时候直接说清楚呢?

    怀疑从骨子里透出来,凌霜面无表情的审视着他,“我不相信你。杜仲呢?我要见他,我要亲口问他!”

    “这……”

    将军的态度立刻变得迟疑,他为难的垂下头,半晌没敢说话。

    这些不用凌霜动手,灵鹫直接领着衣襟将他提了起来,“说,你到底在隐瞒什么?杜太医到底在哪儿?”

    杜仲的医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他能在季媛鹂手中救下奄奄一息的凌霜,自然也能救下命悬一线的凤千辰。所有人都对他怀报着极大的信任和希望。

    “你到底说不说?”隐隐有什么不好的念头在凌霜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她慌乱的抽出长剑抵住那将军的心口,“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杜仲到底在哪里?”

    “他、他死了。”眼见着瞒不过去,那将军只能和盘托出。

    凤千辰从雪山峡谷走出来的时候,不仅耗尽全身的精血,还身染剧毒。

    要让他活下来的唯一办法便是换血。

    普通人的血一旦进入他体内就会立刻被感染,熬不到解毒凤千辰就会死。

    唯有杜仲的血可以。他自幼在药缸中泡大,所以身上的血百毒不侵。

    他写下后期帮凤千辰调理恢复的方子之后,便将自己的血全部换给了凤千辰。或者说,他换的不是血,而是一条命。

    他用自己的死,换了凤千辰的生。

    “你们所见的士气低落不是因为皇上苏醒无望,而是大家都觉得杜太医是个好大夫。虽然他来的日子不长,但是他医术高明,为人谦和。若不是他的奇药,我们未必能打赢这场仗,所以我们都很感激和敬佩他……”

    凌霜的泪扑扑簌簌的落下来,她摆摆手示意那将军别再说下去。

    他用自己的命换凤千辰的命,不是因为他的仁心仁术,不是因为他医德高明,只是因为他答应过她:只要杜大哥还有一口气在,一定保他回来见你。

    他做到了,他用他的命,践行了他的诺言!

    杜大哥,这一生,终究是我欠你比较多!

    *

    华盖的銮驾将凤千辰送回京城,可他这一睡便是三个月。

    盼儿日日趴在床头用孔雀羽扫着他的眉眼、鼻翼,“父房、父房,你睡辣么久,脸上都有灰灰了。盼儿乖,盼儿给父房扫灰灰……”

    “啊切!”

    一声厚重的喷嚏响彻大殿,惊得盼儿一个咕噜滚下矮榻。

    他甩着蹒跚的小腿,连跑带爬冲出大殿,用含混不清的口齿大喊着,“娘亲,父房醒了、父房醒了……”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