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7.第七章
作者:黄三_的小说      更新:2021-08-03
    www..,最快更新痛仰 !

    chapter07

    倪迦走出电梯就给顾南铭打了个电话,把事情给他讲了个大概,问他知不知道人在哪。

    “昨天晚上我还见着他了。”

    顾南铭宿醉的头还有些痛,“场子散了以后他就没跟我们一块,估计跟人网吧包夜去了。”

    倪迦沿着街道走,“那你问问你朋友,我老板急着让他回家。”

    顾南铭答应的爽快,“行,我打个电话问问。”

    倪迦没有目的地,随便找了个路边的石凳坐下,闲闲盯着马路看。

    数到第十五辆飞驰而过的车后,顾南铭的电话回过来。

    她放在耳边接通。

    顾南铭问:“你在哪?”

    倪迦嗓音淡淡的,“路边。”

    “哪条路?我找你去。”

    “找我干什么,找吴澈。”

    “嗨,那小子的事儿有点复杂。”

    倪迦抬抬眼皮,果然是闯祸了,她猜的八九不离十。

    “惹事了?”

    “嗯,他在百乐门唱歌,谁知道怎么跟他们同级一小子杠上了,那小子有个哥哥正好在跟前,吴澈让他们堵着呢,走不了。”

    “……”

    倪迦无语了,现在的小屁孩,真他妈事多。

    倪迦起身,站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听见她跟司机师傅报了百乐门ktv的地址,顾南铭急了,“你要去?”

    倪迦:“不然呢?”

    “你去能干什么?别给自己惹麻烦。”

    倪迦没应声,淡淡道,“挂了。”

    “我操,你能不能别……”

    顾南铭急吼吼的叫喊被她一指挂断。

    她手肘抵着窗沿,冷风灌了一车,头发被吹的乱七八糟。

    路灯斑驳的光影落在她脸上,晦暗不明。

    叮咚一声,手机一震,顾南铭的信息发过来——

    服了你了,在门口乖乖等着,我现在去找你。

    倪迦一笑了之。

    **

    陈劲生从洗手间回到包厢,扫了一圈,宋彰没影了。

    许禾妍挤开点歌台前的人,把自己点好的那首张悬的《喜欢》顶到最前面。

    这首歌她喜欢了六年。

    今夜,她想唱给喜欢的人听。

    陈劲生从回来开始脸色就不太好,他随意的坐进沙发里,顺手捞过桌上的烟盒。

    叼一根在嘴里,侧头点燃,火光中闪烁着他瘦削的下颚弧线,流畅,坚毅。

    他吸了一口,薄唇滚出一溜儿烟,指间夹烟,手腕懒懒散散搭着膝盖,腿翘上另一条大腿。

    陈劲生是冷的,他很少笑,笑起来多是皮肉在笑,眼睛里不沾半点欢愉。

    他又坏透了,欺负人,不近人情,打架打的昏天黑地。

    但若你看他的眼,就明白他本该是这样的人。

    痞气进了骨子里,不似同龄人那样刻意摆姿态。他一个眼神,发出的一个单音节,都让人口干舌燥。

    偏偏他眉眼都是戾气,性格近乎偏执,他脾气大,发起火来极端的厉害,让人不敢接近。

    许禾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他。

    少年时已是如此肆意,待顶天立地时又该如何夺人心房。

    她不敢想象。

    **

    陈劲生烟抽一半,眼神示意肖凯明过来。

    肖凯明放下酒瓶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问道,“咋了?”

    陈劲生呼出一口烟,语气淡薄,“宋彰人呢?”

    “噢,他弟出了点事,说是过去看一趟,刚好也在百乐门。”

    陈劲生面上没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像是和那个幽意烤吧老板的儿子,宋彰他弟不也是初二么?俩人同年级的。”

    陈劲生抽烟的动作一顿,刚刚在走廊上一闪而过的那女的,无论从身形还是走路姿势,都挺像倪迦。

    他知道她在幽意烤吧打工。

    没准儿真是她。

    陈劲生掐灭烟,起身往外走。

    肖凯明还疑惑着他怎么突然管起别人的事了,人已经拉开包厢门走了。

    许禾妍在一边抱着话筒,眼泪快出来了。

    她唱的动情至深,可陈劲生根本没在听。

    “他干什么去了?”许禾妍眼眶红红的看向肖凯明,委屈的很。

    肖凯明道:“找宋彰去了。”

    许禾妍不高兴了,“宋彰有什么好找的?他不是看他弟去了吗?”

    肖凯明有点烦,说:“你要是上杆子告白就追出去告去,人就在308包厢,你去啊。”

    “谁要告白了?”许禾妍负气不承认,话筒也丢给别人,“他跟宋彰在一起算了!”

    肖凯明懒得搭理女生那点口是心非,“切,你跟谁凹造型呢?要喜欢你就直接点,耍什么脾气,等着谁哄你呢?”

    许禾妍红着眼不吭声。

    肖凯明还不忘刺激她,“你上次跟他说话,人家理你了吗?”

    他指的是倪迦挨打的那天。

    许禾妍有印象,那天她看着陈劲生一根烟接一根的抽,在心里重复半天,才凑上去说了句话。

    你烟瘾好大啊。

    她拿捏良好的柔媚语气,露骨而轻飘。

    谁听了不脸红。

    可惜陈劲生像块万年冰山,她化成再娇软的春水也吹不动他。

    许禾妍一直以来都喜欢把自己定义成妖艳贱货那一类,举止言谈都要凸显女人味,穿衣打扮也喜欢成熟的。

    陈劲生谈过的女朋友里,包括大家心知肚明的樊茵,都是这种类型,漂亮性感,胸大腰细,瘦且有料。

    归结起来二字,尤物。

    许禾妍长得不差,长发微卷,一袭黑裙,今天还专门穿一双红底高跟。虽然和年纪不符,但这么一打扮,还挺像那么回事。

    直到在这天碰到倪迦,许禾妍才知道,自己输在了哪里。

    **

    倪迦一进屋,就看到吴澈让几个人拽着,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见她和顾南铭出现,小屁孩眼睛立马就红了,但又强忍着,闷声叫人。

    “铭哥,迦姐。”

    扯着吴澈的几个男生都是14,5岁的,见他哥哥姐姐来了,松了手齐齐看过去。

    顾南铭他们都知道,可是这位“迦姐”又是哪个?

    没人见过她,但也没人敢轻举妄动。

    她长得太惹眼,高挑瘦削,气场又强烈。

    倒是宋彰认出她来了。

    “你不是那个店员吗?就这小子家的店员?”宋彰下巴冲吴澈扬了扬,大伙儿目光也随过去。

    倪迦也认出他了,那天他坐在陈劲生旁边,听他的调侃,他们俩关系应该不错。

    “宋彰,你卖我个面子。”顾南铭把倪迦拉到他身后,说道:“人你们也堵了大半天了,差不多点得了。”

    宋彰笑,“主要看这俩小孩,毕竟同一年级的,有矛盾不好。”

    有矛盾不好,还堵着不让人走?

    倪迦眉头一皱,在顾南铭身后问话,“你想怎么解决?”

    顾南铭握住她的手一紧,扭过头压着声音低骂,“你别给自己找事儿!”

    倪迦面无表情的回看他。

    宋彰看他俩你来我往的,问顾南铭:“她是你对象?”

    倪迦没应声。

    顾南铭瞥她一眼,又看向宋彰,“对。”

    宋彰挑挑眉,似乎想起了什么,目光有些兴味。

    “都是熟人,我也就不让大家难堪。我了解了下,两小子都有错,互相道个歉,和和气气回家,怎么样?”

    宋彰这话,给了顾南铭台阶。

    他点点头。

    但包厢很快安静下来,吴澈梗着脖子,宋彰的弟弟也撇过脸,陷入谁也不肯先开口的僵局。

    倪迦淡淡出声,“吴澈,你先给人家道歉。”

    “凭什么!”吴澈立刻扭头,一脸不服气。

    倪迦压着火,继续劝,“这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你大度一点,先给人道个歉,人家也给你……”

    “谁跟你说是两个人的事情?”

    一道低冷的男声,横截住她的话,攒着寒气涌进来。

    倪迦浑身一僵。

    她回过头,陈劲生就靠在包厢门上。

    眉眼疏冷,目光戾气而深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