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小弟遍天下 035章 钱庄贵宾
作者:尘小棠的小说      更新:2022-05-09
    “去钱氏钱庄。”就这么吩咐了一声,那车夫也是上道,“驾”的一声马车就飞驰了起来。

    *

    注视打量着眼前的景象,只见这所谓的钱氏钱庄四周屹立着高大的风火墙,看得出其高约九米,而且它只开了中间一门,还是用金属重料封裹着的,那上边似乎还雕有花草的图案。

    而它前边的门柱是两块长青石,门横梁也是宽厚的大青石,门槛则是方形条石,门口那阶梯也是青石材质并且做得蛮高。

    边走边看,一进室内便发现,室内有一大天井,四水归堂,倒是有聚财聚气之意。

    再仔细一看,这天井地面还有两个直径大概一米五左右,用鹅卵石铺成的铜钱状,钱庄的斗梁、雀替、吊锤、石柱基等雕刻均为铜钱状,无不寓意着生意兴隆,财源滚滚来。

    而那后堂此时一眼望去也是高大宽敞,硕大木立柱,中梁粗大,铜钱状的斗拱粗圆优美。

    同是四合院的结构,天井的两边厢房是两层复式楼,上下各三间,前厅也是复式楼,侧面圆形墙体和“五帝钱”的窗型更体现了其建筑风格和“五行”,倒是显得庄重、威严、古朴却又简洁、大气。

    分析了个大概,正厅也过来了一人。

    这儿没有她想象的热闹,秦迪的心中默默抿唇。

    “哟,几位是来存款的吧?”掌柜从里边远远地看到人家身上的装扮便能大致猜到其对应的身份地位,所以他也是在看到了秦迪的装扮后立马第一时间迎了过来。

    只不过很可惜,哪有那么多钱存的。

    秦迪一笑,语气淡然,“不,我是来取钱的。”

    “......

    取钱的啊,取钱的,行吧,直接去柜台就好。”男人心中的期待值一下没了,看起来就有点恼火,但掌柜的毕竟还是掌柜的,潇洒且不屑地转过了身便不打算管事了。

    反正估计也不会是黑牌,没有必要花费那么多功夫。

    只是,才刚刚要回到自己的位置,他就瞧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一般,瞪大了眼睛。

    顺着视线寻去,只见秦迪随处找了个柜台便扔了个黑色令牌,定睛一看,那置于台面的玩意,不就是......

    “!?”掌柜的身躯一颤,赶忙向着那边大步走去,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听到那边的秦迪出声。

    “先帮我查查多少钱吧,给我全部取出来。”秦迪的话音刚落。

    完了!那掌柜的心中一阵草泥马奔腾而过。

    黑牌的客户取完了钱,他这钱庄估计也差不多要倒了!

    “这位小姐,别着急,小姐,有话好好说,您刚刚怎么不直接说您是黑牌的客户呢?您要是直接说的话,我就来直接接待您了呢。”

    好声好气的,这跟他刚刚那副模样可谓是大相径庭。

    而看着他如今的讨好模样,饶是秦迪都有点懵了,只是瞧着。

    她记得刚刚他似乎还表现出了不屑呢,不过她貌似也没计较吧?

    小小的脑袋大大的问号,秦迪歪了下脑袋,茫然地看向了那说话连口粗气都不敢喘的掌柜的。

    “怎么?存在钱庄的钱不可以取出来吗?还是这黑色的令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神情清冷话语却清甜,秦迪抓起了台上的黑色令牌,如同把玩一根轻贱的羽毛。

    顿感不妙立马赔笑,“不是的小姐,您贵姓呀?

    来了我们钱庄当然是可以取钱的,只是这账户里边钱太多了,你就算是带了几辆马车来也装不完呀。”

    多少还是犯了焦急,掌柜的说话都不免快了几分。

    愣了一下,“什么?”秦迪眨了下眼睛,此时她才突然想起秦母说的话——买下十块地应该都不成问题......

    所以,这黑牌其实就是超级加倍vip喽?

    知道秦府有钱,但是也没想到连秦母都那么有钱啊。

    所以这到底是秦府的钱呢,还是兰茜的钱?秦迪一时脑袋有点混乱,如果这只是兰茜的钱......

    那么她是不是可以凭着钱为所欲为了呢?

    看秦迪那么久没有说话,那掌柜的显然以为秦迪是生气了,随即头上的汗也都出来了,豆大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流落,他却连汗都不敢擦,只能慌忙解释道。

    “不是的,小姐您听我解释,您先别生气,您先说您有什么事情急需要用钱,若是交易用钱的话,我们这边可以直接帮您办妥的,您想您带着那么多钱出去也不方便不是?”

    职业性的笑容,那掌柜的此时依旧还是连大口的气都不敢喘,毕竟对面的人是钱庄的超级贵宾啊,谁能想到这看着小小年纪的女娃手上居然会有一个黑牌啊!

    而他之前那多少带了点轻慢的态度,若是这小姐要追究起来,即便是他估计也难逃惩罚。

    终于听到这人说了句有用的话,秦迪一手扶着下巴一手依旧把玩着令牌。

    “我打算买一块地,应该算是交易吧,只是还没谈好,想过来看看这里边还有多少钱罢了,看看够不够。”

    因果算是弄清楚了,但是这掌柜的却是汗颜了,不过他依旧还是得对着秦迪毕恭毕敬地道,“小姐您多虑了,除非是铺满镶满了金子的田地。

    不然,您别说买一块了,就算是把整个汴京城的田都买下来也还有富余呢。”男人赔笑,但是心中却也真是不知现在这主对钱有没有大概的概念了......

    视线时刻关注着秦迪,不放过她丝毫的一个小举动,找了机会,男人立马给自己擦了擦额头的汗。

    看他这被吓的,着实是有点丢人。

    看着女子微微颔首,在那掌柜的眼里就是秦迪此时才恍然大悟。

    堪堪地笑了笑,只要这主不闹着现在就要把钱全部取走就行,不然他还真是不......

    “那我要是就要现在全部取走呢?”秦迪脸上是不以为然的笑容。

    而那掌柜的则是心中骂娘了,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他还没有暗自庆幸完呢!此刻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刚刚擦好的汗又开始冒了起来。

    “这,小姐您可考虑清楚了?这个过程很复杂,时间也会很长。

    就算是我们即刻开始给您取款,那也是需要我们核对,然后拿出来,然后再给您的。

    而您之前存款于我们钱庄不就是图方便吗?

    这要是拿走了那后边若是有什么需要交易的那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