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小弟遍天下 034章 兰茜回忆
作者:尘小棠的小说      更新:2022-05-09
    “迪儿为何想问这个了?”突然一句反问秦迪。

    秦迪只是轻轻一笑,“好奇罢了,爹爹和娘亲的故事,你们还没细细同我说过呢,当然,若是实在讲不了就算了,娘亲可别被我为难到了。”说着,女子望着秦母的眸子里也满是带着可惜的意味。

    “噗嗤”一声,“这有何说不得的?

    说起皇商,其主要职责一般分为四项。

    其一代表皇室,经营朝廷垄断商业,如盐业,铸银;其二管理皇家在各地的资产;其三运送军粮、军备以及负责军火生产;其四则是为宫廷生产并供应各种物资。

    而你爹爹便属于第四种,负责其中一个小分支,他便是承包了宫廷的织造业务。”

    一边听着兰茜说的一边啃着鸡腿,秦迪吃得那叫个津津有味。

    见秦母说到这顿了一下,随即秦迪也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回应了句,“所以?”

    她看得出秦母显然还有话要说。

    “所以,这便是我们秦府安身立命的根本了,也是此成就了我们秦府。”兰茜说话时脸上带着的神情大有种回忆往昔的感觉。

    抿唇附和着点了下头,秦迪将手上的筷子放下,细细地看向了秦母。

    “娘亲,那我还想听听你和爹爹之间的故事,可以吗?比如说你和爹爹是怎么认识的呀,所以会选择在一起啊......”

    小心地看着兰茜,她也不确定兰茜会不会回答她这种问题,这实属八卦的问题。

    瞧着秦迪的样子,兰茜似乎还真是犹豫了一下,随即还是撑着下巴开始回忆了起来。

    “说来,我和你爹爹认识的也挺偶然甚至可以说是出乎意料的。

    你的外公外婆和舅舅们走后,我孤身一人,幸得太后怜悯,被带入深宫养着,我和你爹爹就是在皇宫遇上的。

    我还记得,那是给即将位列宰相的前国师谈判成功归来接风洗尘的一个晚宴。

    我因嫌宴会杂闹,又或者主要原因也是当时太后说的,想在那次宴会上帮我找个所谓的如意郎君,我不愿意,便偷溜了出去。

    那时外边下着小雨,我心中不觉有什么不妥,甚是欢快,却不想竟一不小心脚滑落入了莲花池。

    当时脑袋晕晕沉沉,感觉到有人救了我,那就是你爹爹了。

    说来也是感慨,我的人生就因为那么一次意外,就被决定了,太后为了堵住众人的嘴,随即便将我许配给了你爹爹,几乎是第二年就完婚,中途我和你爹爹稍微接触了一下,觉得也还过得去,便也默认了下来。

    十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如今回想,从小到大的场景至今还历历在目,现在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想必你外公外婆和舅舅们若是此时还在世,应该会对你万般宠爱吧。”

    谈及自己的父亲母亲和亲人时,兰茜的脸上难得的带着一抹小女孩般幸福的柔光。

    不过这么说来,秦赫当时家中应该也还是有点地位的吧,不然怎能进得了那皇宫?

    想着便也问了出来,秦迪的眼睛大大,疑惑也大大。

    毕竟确实,从始至终,无论是她还是原身都几乎没有听过爷爷奶奶或是外公外婆的事。

    似乎自打这幅躯体有印象以来,除了礼法就是礼法,对她家人的认识也就是,他们一家只有三口,最简单不过的家庭结构。

    笑了一声,兰茜轻敛了下眸子,“确实不错,不过当初他爹爹也只是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他额娘更是一早就过世了。

    而他父亲,也就是你爷爷,在你还未出生时便也过世了,家中该走的奴仆全都走了,一时间家财尽散,人去楼空。

    他之前的愿望一直是步入仕途,可惜赶考那么多年从未成功,这才不得已最终还是选择了做皇商。

    其实我倒是觉得这也不错,毕竟这些年下来我们起码不必再为生机所困,就是可惜你爹爹不是这么想的。”

    轻耸了下肩,女人说得轻松,但是其中到底经历了多少苦难,当时她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妻子,一个母亲承受了多少压力,都不是此时三言两语便能够说得清的。

    而兰茜又从来不是个喜欢卖惨装可怜的主,她性子向来坚韧,即便看着是个温温柔柔的大家闺秀,但心中那股韧劲绝不比秦迪或李柳清差。

    心情蓦地变得沉重了起来,原来她们这个看似简单的秦家,也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过往。

    看着似是黯然失色的兰茜,秦迪也是第一时间打起了精神。

    哪能这么丧呢?她提出的问题她就更不能也表现得一副丧气样了。

    双手捧住了自己的两边脸颊做了个花的形状,女孩的声音甜甜,“娘亲,你看,这不是都过来了吗?

    再说了,娘亲拥有了这个一个聪明伶俐漂亮大方又可爱的女儿,该感到开心的不是?”

    对着秦母单眨了一只眼,秦迪这幅青春活力的样子确实让兰茜忍不住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是是是,我的迪儿最聪明伶俐漂亮大方了,而且还这么可爱,你就是上天赐给娘亲最好的礼物了。”

    脸上,眉眼间,唇角间都满是笑意,这么多年过来了,兰茜也早是将该放下的都放下了,只是此时突然提起,一时感伤罢了。

    但是这也并非不是好事,毕竟藏在心中那么多年的事情,总算是有了个发泄的端口,不必再这么一直憋在自己的心中了。

    就像是长年的郁结一下子散去了一般,兰茜只感觉自己似乎浑身,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轻松了不少。

    对视了一眼齐齐笑了起来,母女同心,不必多言......

    午饭过后,兰茜抱着毛球投喂了起来,秦迪却是有所打算无法陪同。

    毕竟造纸厂的那块地还未买下,而兰茜给她的那块钱庄令牌,她此时都还没去那看看那儿如今到底是何风景呢。

    *

    依旧还是找的上次的那个车夫,马车一到,那车夫便熟练地拿了个板凳给她垫脚,这车夫细致,她喜欢,想来是肯定要收来做自己专属的车夫才好。

    带着春杏和秦承,几人直接上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