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小弟遍天下 031章 石匠来访
作者:尘小棠的小说      更新:2022-05-09
    鸡中翅拿在了手上,可秦迪却迟迟无法下嘴。

    因为她之前猜的猜对了,但只对了一半。

    本来说的是两个人要抢着吃,谁知道两个人是要抢,但是吃的人却是成了她......

    “小姐?”看秦迪迟迟不吃,先着急的反倒是春杏了,“小姐再不吃的话凉了就不好吃啦。

    那边在烤的还要一会儿呢,我给小姐弄点羊腿去吧?”

    注意观察着秦迪面上的表情,她要是不同意的话春杏也不敢造次。

    立马摆手,“别别,你们去吃罢,我自己来就好。”实在接受不了这吃东西还要喂到嘴边的感觉,秦迪连忙摇头。

    挥手示意两人过去吃东西,别总是围在她的身边。

    尤其是秦承,本是说好的补给他的宵夜,哪能说话不算数?但他这一直围着她转,怎么可能吃到什么。

    拿着手上的鸡中翅向着秦母的方向走去,此时的秦母一手抱着毛球一手还拿着个黄瓜烤串,甚至能听到她咬那黄瓜嘎嘣脆的声音。

    那黄瓜看着也是油灿灿的但是却飘着辣香,上边是一粒一粒的调味粉,混合了椒盐、孜然和香辣。

    而她抱着的小泰迪则是艰难地抬着脑袋看着兰茜吃,一副口水都要留出来的样子。

    正好啃下一块中翅,此时骨头上的肉还没有完全啃干净,秦迪就是故意保持着这个状态,然后把那带着肉的小骨头递到了毛球嘴边。

    小泰迪脑袋歪了一下,似乎楞了一下,而后才伸出了舌头试探着舔了舔秦迪的手。

    从手上开始,渐渐地向着骨头舔去,还自以为瞒住了秦迪,趁她没有注意到一般,将秦迪手上那中翅骨给从秦迪手中抽了出来,随即立马两只爪子抱着骨头钻到秦母的怀里啃。

    秦迪:“......”

    看了眼秦承,这就是他找来的好狗,刚刚还蹭着她,这一会儿的功夫就蹭秦母怀里去了,还跟她使诈?

    秦承本也是一直注意着秦迪的方向,这一转眸,两人尴尬对视到一起,秦承面具下的那张俊颜又是“唰”地红起,但因为被面具挡着,只要他自己一人知道。

    “迪儿,小气了呀,你看它这么可爱,怎么也该给它一整只鸡中翅吧?”看着秦迪手里烤串上还剩着的两个鸡中翅,秦母硬生生打起了这个主意。

    秦迪:“......”这狗到底是来服务她的还是来跟她在兰茜那里争宠的?

    心中炸了一下,秦迪面上却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委屈般地从自己的烤串上扯了个鸡中翅下来,等要扔到毛球爪子上的时候才想起。

    “娘亲,你这衣服,怕是不合适吧?”这烤翅下去,她那衣服不得被小泰迪蹭得全是油才怪。

    到时候可别怪她不跟秦父求情,这完全就是秦母自己做的孽了。

    小手一摆,兰茜一笑,“无妨,不过衣服罢了,回去正好换洗,或者让你爹爹再给我买上一套新的也不错。”

    兰茜倒是想得好呢,秦迪皮笑肉不笑,“呵呵”了一声便按着兰茜说的,真的把那鸡中翅直接扔到了毛球的爪子上。

    突然被丢个东西过来,小毛球也是傻楞了一下,歪了歪脑袋,鼻子也凑近闻了闻,直到确定这似乎比刚刚那个骨头还好吃的时候就果断地抛弃了之前那骨头,只见那骨头落地,随即毛球便转而抱着那鸡中翅又开心地啃了起来。

    秦迪:“......”

    原来阿狗的世界也是会喜新厌旧的。

    喂饱馋虫,肚子滚滚,场地一片狼藉,丫鬟仆从们也吃得开心,收拾起来的时候倒也是开开心心,嘴中还不停地念叨着卖身秦家算是有福了。

    *

    新的一天天气甚好,不冷不热,连绵的云朵犹如层峦叠嶂的山峰,光线也被这云给挡了些,但对人来说却恰恰合适。

    “小姐小姐。”着急忙慌的声音响起,秦迪才刚刚晨跑完回到屋子坐下,春杏还半死不活地趴在桌子上呢,就听到外边有丫鬟来报。

    这丫鬟生得小巧,看着文静,秦迪一眼就认出,这就是昨晚摔了毛球那丫鬟。

    “何事?”拿着帕子擦着汗,秦迪语气平淡,此时跑个几圈对她来说似乎已经成了小意思,脸不红气也不喘了。

    微微福身,那丫鬟此时倒是不紧不慢了,“回小姐,奴婢刚刚从门口过来,外边来了个公子,说是木匠推荐过来找小姐的。”

    礼数倒是挺到位,就是这声音还是小了些,看着有点胆小。

    起了几分意思,秦迪勾唇笑道,“行,对了,你叫甚?

    等我换身衣服再去,你先把那人请到大厅让他等会。”

    直接对着那丫鬟吩咐。

    随即那人也是一个颔首,“是小姐,奴婢秋葵,那奴婢现在便去外边请人?”小心翼翼地注视着秦迪,直到看到秦迪点头她才堪堪离去。

    换掉一身运动的劲装,她今日选的一袭杏黄色广袖流纱裙,梳了个齐刘海双丫髻,上边两个同色系的蝴蝶结,倒是显得天真活泼了不少。

    “春杏,走了。”喊了一声,随即春杏便也出现在了秦迪眼前,她也换了一身,随后笑呵呵地跟在了秦迪身后。

    直接去往大厅。

    秦迪清楚,这次来的应该就是那个石匠了。

    轻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打起精神,这个人才,不容错过。

    ——秦府大厅

    一个消瘦的男子坐在一张椅子上,旁边的小桌子上是秋葵给他沏好的茶水。

    只是他并没有喝,而是拿着那茶水的盖子不断地从茶水与茶叶上边划过,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还一边打量着大厅的装饰。

    轻弄着茶水,男人显然意识到了秦迪的到来,随之手上动作也是一停,给予了足够的目光盯量。

    “你就是鲁师傅推荐来的那个石匠?”面上带着微笑,女孩子的声音奶气中带着清甜。

    男子在打量着秦迪,秦迪也在打量着这男子。

    果真是如同鲁蛋所说,秃,瘦。

    整个就是个秃猴的既视感,看着不像是个搬得动重物的人,若不是上次鲁蛋描述了一下,估计这回还真会被这外表迷惑以为是假冒的。

    要说好看,这人算不上,但要说丑,这也算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