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小弟遍天下 026章 出谋惩治(二更)
作者:尘小棠的小说      更新:2022-05-01
    秦迪说完,兰茜还久久不能平复。

    眉头轻蹙,语气有点发颤,“迪儿,你刚刚那般,你的心意为娘领了,但是这番若是传出了你女孩子家家却有泼妇般的口舌那可如何是好。”

    秦母没有小题大做,她是真的担忧,若是这名声传出去,以后秦迪的婚嫁肯定是会受到影响的。

    虽然支持秦迪有所成就,但是老来肯定还是需要有人陪在身边啊。

    轻轻一笑,秦迪略微有点撒娇的语气拉住了兰茜的衣袖摇晃了起来,“娘亲,女儿不怕这个,女儿现在还小呢,以后总有机会圆回来的嘛,再说,若是真传出了这种名声没人敢得罪我了不是更好?

    女儿还想在娘亲身边多待好多好多年呢。”双手展开比划了一个多,秦迪此时的笑颜呆呆傻傻但是却惹得秦母心间一软,语气也是柔了下来。

    “你这傻丫头啊,哪里能在娘亲身边待一辈子的?傻。”轻点了一下秦迪的鼻间,两人齐齐笑了起来,甚至感染了刚刚从后门回来迟迟赶到的秦赫。

    “夫人,家中出事了?”男人快步走来,脸上尽显焦急。

    听到了秦父的声音,两人也是一下收住了笑容看向了男人。

    “老爷。”

    “爹爹。”

    微微福身,两人此时看到秦赫反倒是讲起了礼数。

    秦赫:“......

    此时就不要讲究这些礼数了,刚刚究竟是发生了何事?我在回来的路上也听说了一二,现在解决得如何?”

    一连串问题轰向两人,若是心理素质不够强大,记忆力不够超凡怕是还难以一下子全部记住。

    克制住了要给他白眼的冲动,“那不是要问老爷?说好了让迪儿去尝试的,转眼就把田地给租了出去,这回出了问题您来问我们了?”

    讽刺地笑着,兰茜此时也是真不怕秦赫,直接挑着刺刺激他。

    一下子呆愣在原地,娘两此时看他的眼神,他看得出来,像是在看一个大麻烦......

    不知该做何解释,这确实是他干的好事,兰茜确实也会挑刺,刺得他压根难以反驳。

    轻吐了声气还是辩解,“夫人,我那不也是怕迪儿搞砸了吗?提前准备一下其他出路有什么错?

    再说我也把之前他们交的钱退给他们了呀。”

    面上皆是难色,秦赫也是被无语住了,他这么可能会干什么对秦家声誉不好的事情啊?

    在这偌大的秦家,怕是压根找不出一个比他更在乎秦家声誉的人。

    这可是他干了那么多年才积累出的好名声,怎么会因为一件小事就这么分崩离析直接瓦解了呢?

    居然还能闹成这个样子,这还是他秦府搬到这儿来头一次,也算是有史以来的头一次。

    看到秦赫也是一副纠结的样子,秦迪直接出声,“爹爹,赵管事在吗?您不是吩咐的赵管事办的事?问问不就知道了?”

    语气轻平,此时的秦迪当然也是想着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给外边的人一个交代,也算是给秦府自己一个交代。

    “赵管事?”楞了一下,但是一下子脑子就转了回来,他也是做生意的人,脑子不会蠢,随即也是立马让人去把赵管事给带过来。

    怪不得刚刚那赵管事那么紧张呢,一下马车就说家中有事先行离去呢。

    现在越想越觉得他有问题,秦赫的心中气愤不已。

    刚刚他在马车上的时候怎么就跟傻了一样呢?这回才想起来那么多的不对劲。

    等了不知道多久,总算是看到一堆人架着一个人回来了,那人身上还带着包袱,一看就是要跑啊。

    见状,秦赫更是脸色燥红,怒气一览无余。

    “赵管事啊赵管事,真是枉废我对你的一片赤诚之心啊,我有多么栽培你你感受不到吗?居然还敢做这种事情?你刚刚是不是还准备逃跑?

    你以为你做了这种事随便想走就能走得掉?”秦赫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现在还只是数落这赵管事呢,待会就不知道他会做些什么了。

    反正此时是没人敢当着他的面插一句嘴,起码得先等他把怒气给发泄完还差不多。

    而春杏此番也是跟着这个大队伍回来的。

    一回来就到秦迪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眸子微微暗下,秦迪瞧着那地上跪着一声不吭的赵管事,只觉得可惜。

    “爹爹说完了么?”秦赫数落了那男人好久,终于似乎气得出不了声了,秦迪才接道。

    秦赫:“?怎么?你要为他辩解?”男人的眸子瞪得老大,一副不敢置信。

    摇了摇头,“自然不是,只是想问赵管事一些问题。”瞧着依旧地上跪着一声不吭的男人,秦迪的语气很平淡,一点也不像是个被庇护得很好的天真小女孩。

    闻言,秦父没说话了,潜台词应该就是随秦迪问了。

    到了男人前边,“赵管事,你家中母亲生病没钱治病为什么不直接说呢?要干这种一抓住就自毁前途的事情?”

    秦迪话不多说,但是却说到了点子上,那赵管事也是终于抬起了头,明显是打算面对现实了。

    男子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可此时的他早已经视线模糊地成为了一个泪人。

    “老爷,夫人,小姐,我知错了,直接惩罚我吧,无论如何,我都不该动了这歪心思,我认罪。”

    脑袋重重地磕在了地板上,一下两下三下好多下,额头都磕出了血男人却似乎丝毫不知。

    他还是一副泪眼婆娑的样子,但是说话的时候却并没有带着哭腔,只是有点颤,反倒表现出的是一种真心知错认错的坚定态度。

    看向了秦赫,这是秦赫身边的人,秦迪也不知具体该如何对付。

    “唉算了算了,你别磕了,瘆得慌,至于怎么处理你和这件事,算了,我想不到,迪儿你来吧。”

    问题再次抛给了秦迪,秦迪只是眯着眼睛看着秦父,见他不是假意踢皮球,而是真的因为私情等无法下判断秦迪才出声。

    “你母亲的治疗费我们秦家出了,不过你确实给秦府带来了很大的声誉影响和损失,念在你之前为秦家贡献也有,收拾收拾自行离去吧。

    至于外边的租户,秦府双倍赔偿,并且,让他去给人家道歉。”指了下赵管事,秦迪语气依旧平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