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小弟遍天下 013章 温情烂漫
作者:尘小棠的小说      更新:2022-04-18
    看着秦迪拉着罗玄的小手到了桌子前,罗玄也是毫不客气,另一只空闲着的手直接伸过去抓了一把,然后还记起了他一般转过了头,可怜巴巴地道。

    “看,我真的就只吃这一把,没有骗人。”男孩的眼神湿漉漉的,就像是平常都没有东西吃一样。

    但实则不然,因为罗家虽然没有家财万贯,但却始终没有让他饿着,虽然没有多少零嘴,但是饭菜还是能够吃得上,也绝对不会缺了他的,不然他也不至于还能保留着那婴儿肥。

    挣脱开了秦迪的手,小家伙直接靠在秦迪的腿边,双手将那一把蚕豆往嘴里塞,嘴不够大、塞不下他就双手堵着嘴,生怕嘴漏。

    秦迪看着这样的小家伙又好笑又心疼,随即蹲下摸了摸男孩的头,“你吃这么急别噎着了。

    你爹爹答应了给你吃了就不会反悔的,姐姐我作证。”

    面对着小男孩,秦迪倒是也足够耐心,兰茜看着这样的女儿,眼角也是不自觉地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不愧是她的迪儿,无论是大人还是孩童她统统都能搞定。

    一边咀嚼一边呜咽不清地说着,罗玄总算是将嘴里的东西吃完了。

    而此时,罗家老头也过来了,拄着拐杖眯着眼睛看着那边蹲着的秦迪和他那傻愣愣站着狼吐虎咽蚕豆的乖孙。

    家中的客人他都不认识,但是这个小姐连同她身边的丫鬟和随从上次来了,他对她们的印象十分深刻。

    看着父亲过来,罗卜也是立马去扶住了颤颤巍巍的他。

    此时的罗父才弄懂,原来这就是秦家的大小姐,也真不愧是秦家大小姐,那大户人家的风度就摆在那儿呢。

    无论是出尘的气质还是上乘的品性都确实像是只有这种人家才能够培养得出来。

    “秦小姐,你是我们家的恩人啊,家里招待不周,但是晚饭已经在准备了,一起吃点吧?就当是我们的一点谢意。”

    虽然知道自家的条件秦迪可能看不上,但他还是尽可能挽留秦迪一众人留下来吃饭。

    看向了秦母,“娘亲,要不晚饭就在这吃吧?”秦迪知道,这个时候长辈还在呢,自然是要先问过长辈。

    微笑颔首,兰茜自然也不会驳了这家人的热情。

    随着秦迪的目光,罗家老头似乎才意识到了什么,立马将紧眯着的眼睛转到那边,“您就是秦夫人?真是招待不周招待不周。”

    走到了秦母前边,他脸上的褶皱随着那扯动的笑容显得格外明显,只见他示意秦母吃点桌子的蚕豆,这确实是他们家最好的零嘴了。

    “夫人,老爷没来吗?”似乎想起什么,老人立即试探追问道。

    “老爷啊,老爷在外边谈事情呢,老人家不必这么拘束的,当做我们都是家人就好了。”

    兰茜的脸上一直都是得体的笑容,她的坐姿也很端庄,不愧是先皇亲立的功臣遗孤,今日一见果然是如同传闻一般温婉柔和,高贵如天山雪莲般的气质衬得那本就白皙的脸更如同无暇的白玉。

    这种人之间的距离不但不会让人觉得心生妒忌,反倒是由衷地钦佩并且觉得涨了见识。

    晚饭的时候天还未黑,黄昏下,橘光微微散发到边缘竟发散成一层橘黄轮廓,扑朔迷离中如同古老的古色油灯泼绘的一副油画。

    罗家人直接在外边露天的葡萄藤架下搭了个桌台,周围放上了家中仅有的凳子和现场极速编制的马扎。

    此时微风轻拂,不热甚至还有些凉爽,外边清新的空气也没有什么蚊虫。

    来时兰茜和李柳清坐的那不大的轿子还停在外边,轿夫和过来的大家一起围在了桌台的周围。

    能坐的都坐下了,没位置坐的就站着。

    上边也摆上了不少菜。

    干货是最多的,那熏黑了的腊肉带着焦木香钻入人们的鼻尖,浇着嫩笋的腊肉黑乎乎的脸庞似乎得到了脆香的升华,烧出来的红油底看着就很有食欲。

    但或许喜于食清淡的不是很敢吃吧,兰茜几乎就没有动过那道菜。

    不过秦迪则是吃得愉悦不已,她穿书前就是个无辣不欢的辣妹子,穿过来这么久跟着秦家人也吃了好久的清淡,这难得一见的油光瞬间勾起的她的馋虫。

    腊肉和竹笋入口的一瞬间味蕾也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这个时候要是再有点小酒就更好了。

    吃着的同时秦迪瞬间就想起了美酒那绵柔的口感和扑鼻的香气。

    克制克制!秦迪不是酒鬼,但喜品酒,这幅身体年龄尚小,若是被秦母抓住了,后果可想而知。

    轻微地吐着气,秦迪觉得好吃便一下子连吃了好几口,终于感受到,这似乎这有点辣啊。

    才吃了这么点这身体就开始出汗开始喘了,若是以前的她,怕是连汗都不会冒一个。

    小嘴辣得嫣红,秦迪一边吃一边扑扇着嘴。

    “迪儿,不可吃得太辣。”看着秦迪还在吃,兰茜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

    这孩子,之前也不见得这么能吃辣呀。

    难不成是他们不常吃所以她今儿个才发掘出了她对辣的喜爱?

    顿顿地笑了下,秦迪的脑袋有点嗡嗡地叫,好半会才反应过来原来秦母在和她说话。

    立马抬起手弱弱地保证了一下。

    晚饭过去,杯盘狼藉。

    兰茜和李柳清依旧还是坐着轿子回去的,秦迪则是表示自己要走走锻炼锻炼身体便在后边和其他一众人慢慢悠悠地走着也算是消食。

    路,很长,也很烂漫。

    *

    “吃饱了么?”不自觉又或是故意走到了秦承旁边,男子依旧还是一袭粗布黑衣脸上万年不摘下来的黑色面罩。

    刚刚吃饭的时候他就是夹了些菜不知道躲到了哪儿吃,似乎这幅面庞不能被人看了去一样。

    撇了眼旁边凑过来的小女孩,男子的唇动了动最终还是吐了个“嗯”出来。

    单手扶住了下颚,“我看你这可不像是吃饱了,怨念很深哦。”开玩笑地看了眼男子说道,秦迪还不忘加一句,“回去我再请你吃夜宵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