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小弟遍天下 012章 抱紧大腿
作者:尘小棠的小说      更新:2022-04-18
    稿纸递到了四个人面前,此时他们要做的就是分别选出一个他们想要负责的田来。

    “你们先选吧,剩下的那块给俺就好了。”罗卜草草地看了下那个稿纸,挤不到前边看详情便直接憨憨笑着道。

    没一会的功夫四块田便被分完了,分好了便在那稿纸上写上对应的每个人的名字,现在开始,他们就要分别管理自己的田地了。

    让大家自由地在周围转了转,现在就把这儿的情况了解清楚当然是最好的。

    阳光倾洒,多了便成了晒,兰茜已经用帕子给自己擦了好多次汗。

    其他人也叫起了口渴。

    正是这时,罗卜出声,“俺家就在附近,要不跟俺一起回去喝杯水?如果不嫌弃的话在俺家吃顿饭也行呀。”

    指着远方,尽管他指的地方并没有看到人家。

    这儿还有人家?秦迪似乎想起什么,怪不得她听到这个罗字总觉得遗漏了些什么呢。

    *

    “娘子,俺带客人回来啦,帮俺们弄点水喝呗。”

    才到篱笆外边,男人就大叫了起来,不过他就叫了一声里边便有人应了。

    随即出来的是一个头发齐齐挽起不留一丝垂发的女人,女人不算柔弱,看着甚至还有点壮实,跟男人倒是蛮配的。

    她跟男人穿的也差不多,灰蓝色粗布的衣裳还打着黑色的补丁,不长的裙摆倒是正好方便做事干活。

    双手在腹前的衣裳上擦了下,把手上的水擦干,她刚刚似乎还在干活,只是没来得及干完便出来了。

    “郎君,带了这么多贵人回来呀,来来来,里边请。”女人的视线从罗卜身上移到他旁边,只见那一众人的衣着都皆是不凡,好的绫罗绸缎穿金戴银,再不济的也有干净利落不打补丁的清爽布衣。

    跟着女人进了屋子,不大的屋子、破旧的家具,打扫得却是干干净净,角落甚至看不到一点儿蛛丝或灰尘。

    才刚刚进去,里屋便响起一道咳嗽声。

    咳嗽声越来越近,随之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里边的老人也走了出来,“周氏,衣服洗好了?洗好了我来晾吧,现在要准备晚饭待会狗蛋应该就回来了......”

    话才说完,老人就看到了随着周氏一起进来的人。

    “小姐,你们怎么来了?”惊讶地提高了音量,声音都尖了,而后才看到从秦迪他们后边出来的罗卜。

    他就是老人口中的狗蛋了。

    果真是个接地气的名字。

    “爹,俺通过测试了,现在进入实践期了,每个月也有月钱了。

    刚刚俺们到田里看了下,口渴了,俺就带着大家一起回来了。”憨笑了下挠了下脑袋

    此时周氏已经用舀给大家一人舀了一大碗水放在了桌子上。

    “实在是招待不周啊,我们这里一般都没什么人来,就没有准备那么多凳子,来,先喝点水解解渴吧。”

    示意了一下桌子上那些边角上全是缺口的碗,有凳子坐的人她直接放在了桌子上,没凳子坐的人她则是一碗一碗地端到人家手上,还不厌其烦地一个一个地解释道。

    水都端完,她随即也是第一时间便把家里最好吃的也是唯一能当做零嘴吃的蚕豆端了出来,放在了桌子的正中间让大家吃。

    看着桌上装着水的碗和那黑漆漆的似乎都粘在了一起的蚕豆,不少手上端着水的人也是都迟迟没敢喝上一口。

    秦迪也是站着的,她没坐也没那么多讲究,周氏把碗给她,她就直接把碗里的水给喝完了,毕竟口干舌燥,这碗水算是续了命,也没有注意别人看着她那惊刹的表情。

    可能是看到一个大小姐都没有嫌弃这环境,其他人也是尽量克服了心理不适喝了点水。

    而外边似乎知道家里来客人了,一个小毛头也溜了进来。

    是个小男孩,不高,可能只有个四五岁,右边眼角处一块不大的棕色胎记,一脸稚气未脱,两手两脚肉嘟嘟,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除了黑了些,看着倒是蛮可爱的。

    他的衣服也还好,起码没有什么补丁,跟老人一样是灰黑色的粗布麻衣,脚下的草鞋看着都还是新的,头上还用一根黑色的绳子绑了个小丸子。

    看到家里来了那么多人,他一眼就看中了秦迪,直接跑到了秦迪身旁,小小的小毛头,还才只到秦迪的腰间呢,直接隔着裙子抱住了秦迪的大腿。

    “罗玄!放开姐姐,你不可以这样!”正打算去准备晚饭呢,一转头就看到了溜进来的儿子,周氏立马上前就要去拉开那小男孩。

    “没事没事,就让他抱着吧,小孩子嘛。”笑了笑,男孩抱着秦迪的那双小手还蛮有力的,周氏一拉,她都被跟着拉着走,所以还不如干脆这么说。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真是麻烦你了啊,我先去准备一下晚饭,我让孩子他爹管一下他啊。”

    说完,周氏立马去把罗卜给拉了过来,两人大眼瞪小眼,罗玄还是抱着秦迪的大腿怎么都不放手。

    “姐姐,我想吃蚕豆。”抬起了脑袋看向了比他高了那么多的秦迪,随即男孩的手便指了指那边的桌子,显然是知道,蚕豆就在那儿。

    只是还没等到秦迪回应呢,罗卜就叫住了罗玄,“罗玄,你不是答应过俺吗?不可以吃那个的,那个是家里用来招待贵客的,你吃完了就没了,这样俺就生气了!”

    罗卜跟小孩子说话的语气很好笑,大抵是用小孩子的语气和方式对付小孩子。

    五大三粗地男人叉腰嘟嘴,画面难以想象地辣眼睛。

    只是看了几眼男人,小男孩再次抬头对着秦迪道,“姐姐,我就是想吃蚕豆嘛。”拉了拉秦迪的衣袖,小男孩的声音软乎乎的,水润润的眸子如同小鹿遇到了光,那恳求的模样,秦迪压根就舍不得拒绝啊。

    “就吃一点,就当把我的份给他吃了,可以嘛?”看向了罗卜。

    罗卜:“......

    小姐你的话,随便吃多少都可以的。”秦迪都这么说了,他哪里还能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