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小弟遍天下 009章 对赌协议
作者:尘小棠的小说      更新:2022-04-18
    都说到这份上了,秦母也是当着秦迪的立马面火急火燎地就离开了此地,至于到底干什么去了也没具体跟秦迪说,只是让她自己回去。

    ——

    东厢房,秦迪的闺房里。

    手上把玩着玄铁的令牌,桌上还是那装着绿豆糕的小篮子,她让春杏给秦母屋里送了些去其余的则是都在这里边。

    只见秦迪望着眼前的绿豆糕似乎出了神,春杏在一旁也默不作声不敢打扰。

    屋子里静悄悄的,风吹动珠帘,玉珠相互碰撞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响声此时更是显得格外清晰。

    不可以再坐以待毙了,“春杏,我们走,找李先生去。”

    不打算等到秦母跟秦父商量好了,她可是知道的,今天秦父一大早就出去了,什么时候回来都还不清楚呢。

    提着桌上装着绿豆糕的小篮子直接出了门,两人匆匆向着文溪斋赶去。

    *

    八仙桌前一人慢慢悠悠地沏茶,桌上放上了一个小篮子,仔细一看就知道,是秦迪提过来的。

    “先生考虑得如何?”房内只有李柳清和秦迪两人,春杏则是在外边守候着。

    拈起一块绿豆糕放于嘴边,李柳清姿态从容神情淡然,“倒也不是不行,但是,如何寻找那所谓的能人异士呢?”

    李柳清的脑子十分清楚,自己在田地的耕作方面压根没有什么建树,更别提发表什么建设性的意见,这方面的知识,哪怕是她知道的也只是皮毛罢了。

    此时,没有一颗定心丸的李柳清哪敢轻易答应乔宝儿所说之事。

    一张小脸勾起一抹微浅的笑,秦迪面色坚定不容置疑,“只要敢做,就不怕没有办法。”

    看着女娃那张小小的脸上竟有如此出彩的神色,那浑然天成的自信是哪怕李柳清在这个岁数也不敢拥有的。

    有意思,“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十岁的女童都能够那么坚定毫不慌张,她又有什么好担忧的,横竖最坏的结果不过是离开秦家。

    但是若真能有所成就,那也将成为她终生难忘的经验和记忆。

    不能否认,她对秦迪勾勒出的未来感到新奇的同时多了一种名为跃跃欲试的情绪。

    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秦迪在看到李柳清低头深思的时候便嘴角微微勾起,显然已经猜到了她会是这般选择。

    其实她能够这么有自信当然也是有原因的。

    《大源史记》中记载确实有一能人能够提高亩产,那人似乎对植物很有研究,只是她一时想不起那名字到底是什么了,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但是她知道,那人就在这汴京城的某处。

    那本书中大多数的人也都是在这汴京城中,她之前看的时候还疑惑,为什么这块地方会出如此多的名人。

    现在她依旧还是没有想通,也无法给出解释。

    但是只要人在汴京她就不慌,而最好的寻人方法就是招聘,和李柳清商量好大概之后两人便开始分头行动。

    ......

    “老爷好,夫人好。”齐齐地几道声音响起,外边打扫院子的丫鬟一看到两人便一个个福身问候。

    “你们小姐在里边吧?”没有多余的废话,还没轮得秦母多说一句秦父秦赫便威严出声。

    “娘亲。爹爹,你回来啦。”好巧不巧,正是秦父秦母前脚刚来秦迪后脚就迈着步子回来了。

    看着眼前的女孩那一双璀璨的眼睛,里边似是有光芒万丈,才没学多久的女诫,这孩子居然就像是恢复了以往般的活力,眼中居然还能看见光了。

    没来得及多想细想,他此时心中最着急的就是那田地的事了,“你娘亲跟我说,你想要接管那田地的事情,可是真的?你想好了?”

    秦父这一副火急火燎的模样,别说,跟秦母还真是有几分相似。

    没有丝毫犹豫,秦迪直接颔首点头,“是的爹爹,女儿认为女儿也不小了,要是能为爹爹分担一些也是极好的,再说有先生帮我,女儿想要尝试一下。”

    秦迪那认真的表情毫不留余地地说明着,她所说的字字句句,皆是发自内心。

    秦母也是一脸恳求地望着秦父,她比任何人都希望秦迪能够自立自强,而这一切都需要有足够的锻炼机会。

    秦迪一直被他们保护得太好了,除了女孩子家家的东西,她压根不懂一点儿掌家之道,哪怕就算是以后掌家,那也顶多只能掌管后宅,这是秦母不希望看到的,她不愿秦迪走她的老路。

    “老爷,你看孩子有点自己的想法也挺不容易的,再说,这问题我们确实也头疼,何不如让她去试试?”

    比起秦母,秦父的内心也很复杂。

    他一直的想法都是让秦迪好好学习礼仪,以后嫁的人家不能丢了他的面子。

    但是此时一想,他毕竟没有儿子,这么多年了,除了这个女儿,他还能有什么指望?

    看着两个眼巴巴望着他的人儿,男人的心中似乎有了些许动容,“行吧,就给你这一次机会,但是你记住,若是这次不能做好,你还是回去好好学习你该学习的礼法。”

    转念想到这个,秦赫立马做出了这个决定。

    之前是迫于兰茜才允许的秦迪不用学习礼法,他虽然没有表现出不满但是心中多少还是不快,这回倒是好了,无论秦迪能不能成功解决田地的问题他都不亏。

    解决了他便也就解决了田地的问题,就算解决不了他也顶多拖延租赁田地出去的时间,而这却能换得秦迪回去学习礼法。

    商人的逻辑也告诉他,这波稳赚不亏。

    当然,他也不会闲着真的不管,毕竟他压根就不相信秦迪能够成功,所以随后也是第一时间吩咐下人依旧按照计划让他们发出了租赁的消息广告。

    得到了秦父的许可,管他提的什么要求呢,秦迪直接一口应下。

    俗话说的好,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赌一赌,摩托变普吉:拼一拼,黄土变黄金呢。

    与秦父对视,秦迪大胆追加了一个条件,“那父亲也答应我一个请求。

    帮我收集各种见过或者没见过的种子,女儿知道以父亲的才智和名气,这对您肯定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