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08章 主动请缨
作者:尘小棠的小说      更新:2022-04-13
    “呀,迪儿有心了,快给为娘戴上,为娘看着这簪子就喜欢得不得了。”眼神锁定在秦迪手上的梅花簪上。

    其实哪怕它就算是再不好看兰茜也会因为它是秦迪买的就看得比金银珠宝还要珍贵。

    见秦母喜欢,秦迪也是扬起一抹愉悦的笑,随即便在秦母的发髻上找了个好位置将簪子别在了上边。

    小手微微一挥,一旁的春杏也提了个小篮子过来,里边放着一块块晶莹透亮的绿色糕点。

    “娘亲,尝尝这绿豆糕,特地在外边豆糕坊的摊位买的,可好吃了呢。”

    捏起了一块,白皙稚嫩的小手递到了秦母的面前,秦母看这架势也是立马配合着微张了唇,小小一口咬了下去,一丝沁人的甜涌入心扉。

    “甚是不错,甚是不错,松软酥口,甜而不腻,入口柔,一线喉。”亮起了眸子满意地点着头,秦母的评论还是足够中肯了。

    直接将秦迪手上剩下的绿豆糕一口闷下,依旧入口酥滑,甚至能感受到那绿豆的清香弥漫于唇齿之间。

    小篮子直接放到了石桌上,这糕点配着本就准备好的花茶入喉,再加点冰块估摸着哪怕是到夏季也会是不错的解暑利器。

    “娘亲,实不相瞒,孩儿还要一事相求。”落座在了秦母的旁边,秦迪前边的石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倒上了一杯花茶。

    果然,带上了那么多好东西,原来是有事相求。

    眼睛微微眯起,秦母看着秦迪就像是在说,究竟是何事,直说便好。

    眉头轻蹙小嘴一动,“娘亲,先生那边,我已经请教了她做我的营商先生。”视线微微垂着,此时的女子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小心翼翼地等待着母亲的回应。

    “营商……经商?”惊讶如同她那不自觉发出的音量,秦母当然惊讶得不行,毕竟家中秦父倒还算是一把经商的好手,但那也仅限于秦父,她可从来没有发现秦迪什么时候还有这种爱好了。

    学了也有那么多年的女诫,居然还有了这种觉悟,倒真不是她看不起秦迪,只是这实在太过于突然,让她没有丝毫准备。

    小脑袋瓜子对着秦母点了点,秦迪一副乖宝宝的样子等待着秦母的其他反应。

    总算平静了自己的内心,“你跟李先生说好了便行,竟然愿意学,那就好好学,娘亲相信你,至于其他问题,交给娘亲来处理就好。”

    摸了摸秦迪拥有一席柔发的头,兰茜鼓舞的话语格外地轻柔,这是来自母亲的温柔。

    “好!谢谢母亲!”女子久久低着的脑袋迅速地抬起,露出了一个明媚灿烂的大大笑容。

    本来兰茜的意思是用不到李柳清了便让她自己挑个时间离去,倒是没想到出了这一茬,看来她还需找她好好慰问一番。

    “对了,娘亲。”本来都要走了,秦迪似是又想起了什么,刚刚起身便又再次坐下,“东边的田地你和爹爹打算怎么办呀?

    好像说再过不久就要过了春耕的好时候了。”显而易见的担忧布满女孩小小的脸庞。

    看着前边秦迪严肃的表情,秦母忍俊不禁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的好迪儿呀,为什么这么问呢?可是有谁跟你说了什么?”疑惑的语气,兰茜再次摸了摸眼前秦迪的脑袋。

    “先生说,我作为秦家的大小姐,势必要了解秦家各种营商的手段,而田地作为家中财产的一部分,关于它的事情我也要有所了解才行。”

    遇到不好说的直接搬出李柳清,她笃定秦母也不会去问李柳清这些。

    轻笑了一下,“看来这李先生确实有几分真才实学,那你可得好好跟着先生学习。

    田地的事情我和你爹爹还在商量,大抵的结果是会全部租赁出去,你竟然跟着先生学习了一会,你觉得这种做法如何?”

    似乎是知道了秦迪跟着李柳清学过,她也是萌生了一丝好玩来考考秦迪的想法。

    抿了下唇,秦迪一副思考的模样,好一会儿才抬起亮晶晶的眸子对着兰茜道,“田地是一切的本源,它可生万物,那自然用来种植是最合适的。”

    想当然的回答,兰茜轻笑着摇了摇头,“那迪儿可否想过,种植一亩田地要花费几百的银两,而东城那么多的田地,全部加起来大概要花费上百万两的银两。

    而种植出来的东西呢?哪怕是算上家中自给的,那也值不了上百万的银两。

    这样,你还觉得种植是最合适的了吗?”

    循循善诱,秦母居然不自觉地和秦迪探讨了起来。

    说来她昨夜和老爷探讨的时候也是头疼得很,一想到那流水般的银两就那么打水漂了,她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但是苦于想不出什么对策,这事便只能这么拖着。

    似懂非懂地歪了下脑袋,“那我们提高亩产或者种植高产的作物呢?种植出来的东西多了,卖出去的银两不就也多了?

    依旧还是之前差不多的成本,再多也不会多上多少。”

    楞了下,似乎没太懂秦迪的意思。

    “娘亲,我最近正好在和先生探讨这个问题,要不你和爹爹商量商量,把这件事交给我和先生处理,说不定我们能有什么法子呢?”

    主动请缨把这个任务交给她,这在秦母面前还是头一次。

    她也不敢相信,才十岁的女童,能有什么方法处理这个问题,但是,加上李柳清嘛......

    虽然她不是很清楚李柳清的才能究竟如何,但是当初也是经过了层层选拔才进的这秦府授课。

    她甚至还一度比下了不少男子。

    这也是她比较欣赏李柳清的一点。

    一区区女子竟能突破层层关卡冲出重围,这也是她能够对这先生如此包容的原因。

    倘若是个男子,秦迪一不想学了她便直接轰人走了,哪还会留下什么时间给人家准备,让人家自己决定什么时间离开呢?

    接收着秦迪期待的目光,兰茜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这件事容我和你爹爹商量一下,有消息了第一时间通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