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子不语 六十九 怪力乱神,祸生余殃
作者:三个火星人的小说      更新:2022-04-24
    空心鬼的心脏已经无了,现在内脏里装的是来自文昌庙里面开过光的文昌塔。

    如今孕育出来的空心鬼,获得了“文神”的力量,准确来说是“户吏”,因为任鸿友只是一个秀才,没有考上举人,哪怕是成为九品的“主簿”也是没有资格的。

    除非去贿赂更高级别的鬼神。

    只是如果不按正统途径走呢?

    正所谓黑化强十倍,洗白弱三分。

    空心鬼也是如此,任府上下,如果都被“血祭”的话,一个进士府邸余留下来的福荫足够让他晋升为真正的“邪神”。

    此时徐彪六鬼,化作组合战阵,吸引空心鬼。

    朱梅吞吃了任财主的黑心魔魂之后,后脑勺处长出一个十分恐怖的“业障瘤”。

    业障瘤逐渐变成任财主的模样,而朱梅身上的嫁衣也越发鲜红,同时一股令人窒息的绝望如同潮水一般蔓延开来。

    朱梅的嫁衣化作血水,向着空心鬼包裹而去。

    但空心鬼不管不顾,继续对着簿册上面的任府名单打叉。

    此时在另一边,慧清和尚正在对着那任财主的小妾讨论肚兜上该用黄色莲花图案的才好,如此对佛祖恭敬,不能用赤色鸳鸯肚兜,那样显得不够端庄。

    但就在这时候,那小妾大呼一声:“我不姓任!”

    话音刚落,脑袋便诡异的歪折起来,七窍流血不止,眼睛全部翻成了眼白。

    把慧清和尚吓了一跳,慌忙穿上了禅衣,心中一阵胆寒:“怎么就死了,怎么就死了?”

    两个小沙弥听到惊呼,纷纷敲门:“师叔,你没事吧!”

    慧清和尚将被子把那任家小妾的尸体盖上,拿上自己的法器便出了房门:“任家出变故了,大凶,我们快走,回寺内禀报方丈。”

    说罢便要拉着两个小沙弥走,但走来走去,竟然找不到出去的路。

    任家占地极大,此时又起了浓雾,原本的“乾坤玉盘”变成了“乾坤囚笼”,便是鬼打墙也好破解一二,但这结合了风水师布置的风水阵法,不懂奇门,只怕出不去。

    …………

    “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子不语怪力乱神。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远处朗朗的少年读书声颇有韵律,慧清和尚不由得被吸引:“如此夜里读书,果真勤奋非常,任府之内,果然文风蔚然。”

    但听见“火器”之声,慧清和尚顿时清醒不少:“打起来了!”

    小沙弥问道:“慧清师叔,我们去看看吗?”

    “不去。”慧清和尚拿出金刚菩提手持,念着金刚经:“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

    便有淡淡佛光,驱散迷雾,但依然走着,走着,走不到出路去。

    看见两个被林着明砍翻在地的两个护卫,此时已经流血过多昏死过去了。

    往前一看,却有无穷蚂蚁,密密麻麻,啃食血肉,甚至在想将其搬入巢穴运走。

    这些蚂蚁个个都有米粒大小,黑压压的一大片。

    慧清和尚脸色一白:“走不脱了,走不脱了。”

    “怎么走不脱了?”两个小沙弥还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但见无数蚂蚁爬上爬下,很快小沙弥脸上便有一只,感觉痒痒的。

    将其一巴掌打死,掿在掌心。

    “阿弥陀佛,小僧犯了杀戒了。”

    但越来越多的蚂蚁涌了上来,慧清和尚果断逃离。

    “师叔,等等我们!”两个小沙弥一边驱赶爬上身体的蚂蚁,一边跑动。

    但见身体越来越沉,越来越沉,低头一看,两只脚,已经秘密麻麻爬满了蚂蚁。

    这些都是幻境,仿佛噩梦。

    吉穴多住有神煞,任财主开挖的时候,林着明并没有请走神煞,好死不死,烫死了整整一窝蚂蚁。

    古人有在蚂蚁窝上睡觉,梦见下面是一张吧整个国家,甚至还成为驸马的,可体现万物众生有灵之思想。

    任财主烫死一窝蚂蚁,那蚂蚁也有“怨气”,其中有一蚁后,在此吉穴中,渐渐修行有灵,原本是借着进士府邸的余荫,也能少去许多劫数,不想今日一锅端了。

    而且还将原本蚁巢之地,放置了棺材。

    因此形成了“精魅”,精魅便是死去的妖怪的魂魄变成鬼作的怪。

    如“狐魅”,便是狐妖的鬼魂,骂一个女子狐魅,便是意指其被附身了。

    这里便是“蚁魅”,蚁魅作怪,形成的庞大幻相,将两个小沙弥活活吓死,以为自己被蚂蚁给活活吃了……

    而另一边,吴石法,抽吧抽吧烟,眉头皱得像包子褶子一样。

    将门户关紧,在每张墙上,门上,窗户上,都贴上符箓。

    手上依然拿着三清铃铛,牛角,看样子打死不愿意外出,要当一个乌龟。

    而林着明那边,六甲的子弹其实有限,朱梅化作血水要将空心鬼给杀死,但是空心鬼拿着笔对着她打一个“叉”,朱梅便又四分五裂,但她似乎是不死的一般,其顽强的韧性叫她一次又一次在血水,怨气中复活。

    林着明拿着天蓬尺,刚刚临时画了一串除邪符,用自己的血画的。

    看着被剑划开的伤口,林着明祈求真君爷保佑不要有破伤风。

    “主公!”徐彪大喝道:“主公不要以身犯险,我等上就是了,不能以对付鬼的方法对付他,是造不成伤害的,我等牵制住他,主动去他庙里,砸了它的金身,扬了他的香炉,破了他的庙才是正法!”

    但说出次事,已经犯了空心鬼的忌讳,他对着徐彪打了个叉。

    但徐彪挥舞着铁血战旗,大喝道:“大萌军神护我!”

    大萌军神乃是王灵官,此军旗上,写着的正是王灵官名讳。

    旗子能阻挡负面影响,却见旗子裂开一道口子,徐彪也没有四分五裂。

    林着明一听,当下也觉得在理:“你们撑住啊!”

    这空心鬼如此之强,必然是有庙之鬼的缘故,而且还得了整个任府风水格局加持,需得破庙,破风水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