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子不语 三十九 终日乾乾,过由自取
作者:三个火星人的小说      更新:2022-04-09
    “你还嘴硬!”林着明喝道:“那就斩了吧!”

    当下拿着斩妖宝剑,在黄鼠狼头顶约莫三尺之处,一剑挥下。

    那黄鼠狼尖叫一声:“冤枉啊!”

    果就立马鼠头落地,血撒鸡笼,同时林着明感觉一阵阴风吹过。

    但随后便有感应黑虎元帅已经将其元神魂魄也已经捉拿。

    斩杀了黄鼠狼精之后,一道光华同样钻进了林着明胸口的铜镜之中。

    只是这次,林着明已经有了感应,因为胸口开始发烫了。

    周财主和周生在旁边听审,见林着明一剑斩下黄鼠狼脑袋,也是心里发毛。

    便上前问道:“这畜生,怎么处理啊?”

    “把它身上的毛看看能不能薅下来,做一支狼毫笔,其他的烧了也行,你拿去做成肉吃也行。”林着明道:“已经无碍了。”

    周财主一听能吃,眼睛亮起来了:“那臭不臭啊?这种成精的黄鼠狼有什么补的地方吗?”

    林着明看着周生笑道:“我听说有些道人,会捉了妖怪来练丹,可以增长道行,但是贫道不吃荤腥,所以也不知道真假。”

    “但这黄鼠狼拜月修行,血肉确实可以滋补神炁,周员外放心的吃就是,他要勾你的生魂,你要吃他的血肉,也算因果报应立显。”

    林着明将捆绑鼠狼的缚妖索收起,上面的斩妖禁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不过成功锁了妖,其身上相关的“势”变得稍微强一些。

    想来再捆上几只妖怪,便可以彻底将斩妖禁固定在这根牵牛绳上了。

    只是林着明对着这把剑也喜爱得很。

    只是不好开口向着周财主讨要。

    但是周财主直接道:“所谓英雄配美人,宝剑配英雄,这把剑留着我们府上没有什么用处,不如法师你拿去,此后斩妖除魔,也算是我周家祖上积累了一分阴德。”

    林着明见此,也不推脱了:“周员外,贫道再给你画几张除邪符,这黑虎元帅坛,你家清明节后再撤,只是以后初一十五,莫要忘了再为其上一柱香。”

    “如果能找了猛虎摆件最好,放置在神龛之中供奉,可以镇宅除妖。”

    林着明又临场画了三道除邪符。

    周财主连忙将其用锦囊装好。

    这回主动说要留林着明吃饭了,实在把周财主搞怕了:“那些妖怪不会再找上门来了吧?”

    “这可说不定,如果周员外你不积阴德,败坏了家运,供奉的神祇也会有朝一日离开,他们见你们家不行了,自然寻上门来,落井下石。”

    林着明又道:“胡光宗周员外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他家祖上也是个举人,但到他这一代,竟然把祖宗基业全败了……”

    “他死了。”林着明道:“也是被这些东西给闹死了。”

    周财主吓了一跳,终于痛定思痛,打算积累阴德了,要多做好事了。

    林着明又道:“至于那狐狸精,如今应该是进不来你家家门了,狐狸生性多疑,只怕只有令郎能见到它,你跟令郎多沟通,能劝那狐狸精向善最好,如果依然要纠缠不清,那贫道只好将其彻底捉了去。”

    这话并没有躲着周生说,他就在旁边,露出了幽怨的神情。

    林着明解决完此事,也不留着吃饭了,背着宝剑,缠着牛绳便离开了周家。

    这回一路上好些个村民主动找林着明搭话:“这位法师,赵法师呢?之前法会都是赵法师办的呀!”

    “赵师兄出远门了,我是他的师弟林道人。”林着明解释着,并没有急着走,反而站着田埂头。

    反而问道:“如今雨水怎么样,春风过后,差不多就要育苗播种了吧!”

    “唉,雨水是不行了,而且又莫名热得厉害。”

    “那要做好准备才是,家里有粮食吗?”

    “也只有半年的口粮了。”农人叹气道:“若老天爷不给饭吃……”

    “那就要早做打算了啊!”

    “早做什么打算,穷啊……”

    林着明开口道:“修建沟渠啊,提前囤好灌溉用的水啊!如果大旱了的话,至少能保住一些庄稼。”

    “说是看天吃饭,难道不需要人为嘛?”林着明道。

    那农人笑笑:“如今正是农忙时候,自家照顾自家田,谁来修这个沟渠啊?”眼底却是无耐。

    “那贫道来牵这个头吧!”林着明开口道:“不过就是一条沟吗。”

    林着明道“江宁河的水连着长江,这水难道不能用?”

    “不是不能用……”农人道:“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

    “今年长江的水位都比往年低,那些粮船要运到北平去……水位太浅了都不行……”

    这么一说林着明就明白了,先保证运河的水,保证水运通畅,不能断了北方的粮食供给,便是大旱,也不准沿河两岸的百姓开渠放水。

    历史上此类事情不少。

    百姓不能开渠,便拿着扁担,担着两个桶,夜里偷偷到江边偷水,倒入自家田里。

    这里面被累死的,误入跌入河里的,却是说不清楚数目的。

    农人所耕半辈子,懂的自然比林着明这个外行多。

    “我们金陵倒也还算好的,想当年洪武皇帝定都……”

    这么多年了,还是有人思明。

    林着明感叹道,却又想着:自己的名字不就带着一个“明”字吗?

    摇摇头。

    林着明拜别了农人,农人继续埋头苦耕。

    林着明心中感慨,也不知道是不是旱魃导致的天下苍生疾苦。

    回到了万寿宫中,林着明给真君爷上了香,莫名絮絮叨叨说了一些话:“真君爷,我莫名其妙到了这个地方,这个朝代,您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要交代我?如果是的话,那些拯救天下苍生的活就不要找我干,太危险了,太累人了,如果仅仅是斩妖除魔,宏道度人,我就继续干下去。”

    说完了这句话,林着明心里就松了一口气。

    又拿着圣杯起了一卦。

    “无咎。”

    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林着明看着这卦,真君爷总不会骗自己吧。

    但无咎还有另外一个意思。

    过由自取,无所怨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