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子不语 三十七 呵斥妖邪论封正
作者:三个火星人的小说      更新:2022-04-09
    林着明修行已经有了一点真气种子。

    不过依然要小心养护,争取将其巩固住。

    赵仲信看林着明在朝阳之下练功,影子拉着老长,和庙中真君逐渐重合,而一轮大日仿佛就在林着明脑后。

    “真俊啊!”赵仲信感叹道。

    随后便跟着林着明一起练功。

    “你练五禽戏,不能练其形,还需观想其意。”林着明也学过五禽戏。

    说实话论正宗其实也难说,但道家讲究师法自然。

    你练五禽戏,如果能观摩这五种动物,自然一点就通。

    “比如熊蹭树,你便要双膀放松,呼吸也要如同熊喘,这是锻炼可练腰背之力,如虎背熊腰便是如此。”

    林着明做出熊蹭树的模样,两个膀子完全放松,呼吸也粗重起来,走路左摇右晃,真的像是一头熊瞎子。

    赵仲信感叹道:“对,对,我师父也是这么跟我说的,但是我又没见过熊……”

    “……”

    林着明便道:“没见过,那就揣摩,怎么多去蹭痒痒,不准用手,怎么舒服怎么来。”

    “我又不痒……”赵仲信自豪道:“我一个月洗一个澡,身上不长虱子。”

    ……

    好吧,确实有如此习俗,比如扪虱而谈,如果不是王公贵族之家,没有多少人能三天洗一个澡。

    不过自宋以后,澡堂应该普及了才是。

    林着明想想,自己穿越过后,好像也确实好些天没洗澡了。

    没关系,等到清明节再洗,调制兰汤,沐浴净身。

    刚刚练完功,制衣铺的伙计便将林着明定制的两套道袍送了来:“掌柜的叫您试试,看看合适不合适,不合适的话,我再拿去改改!”

    服务态度真好!林着明感叹。

    试穿了一下,面料舒服,版型贴身,虽然没有镜子,端着一盆水看着也是一样的。

    听着林着明满意之后,制衣铺伙计便要回去。

    林着明稍微挽留了一下:“清明节气那天,我们观要办法会,如果想要为先人祈福的话,可以来参加!”

    “好嘞!”伙计还有别的人家定制的衣服要去送,却是头也不回的答应下来。

    林着明则对着赵仲信道:“今天我们兵分两路,你去采买东西,毕竟能有你师父几分薄面,贫道再去周财主家看看。”

    “等着中午便回来。”

    “还去他家?”赵仲信好奇问道:“抓住妖怪了?”

    “应该是抓住了一个!得去看看怎么处理。”

    “好!”赵仲信很快答应下来:“反正之前我跟着我师父也是跑腿的。”

    “以后就不是,师弟你已经接起你师父的衣钵了。”林着明见他这么说,便提点了一句。

    赵仲信也点点头:“也不知道我师父现在怎么样了。”

    走前插旗那么多,只怕凶多吉少,前途未卜啊。

    林着明走到路上一半,就碰到了飞毛腿大发,他又是跑着来请林着明的。

    见着林着明,就像是见着了救星一样:“林法师,真抓着妖怪了,只不过不是狐狸,是一条土狗大的黄鼠狼!”

    “我们老爷听说这玩意报复心强,不敢得罪,大早就遣着我来请您!”

    “那快走吧!”林着明挥挥手。

    “您怎么也走路啊?”大发好奇问道:“怎么不雇辆车啊!”

    “没必要,等办完法事,贫道去买头驴去!”林着明走着也飞快。

    约莫走了个把钟头,到了周财主家。

    只见一伙村人,围着周财主家门口。

    门前吊着一根放牛绳,一只半死不活的黄鼠狼被捆着上面。

    好家伙,还是绳艺呢!

    周员外,昨日才大病,今日就好了不少,都能下床了,只是脑门上还裹着一条毛巾,却是怕风邪了。

    见着林着明,就来拉林着明的袖子:“林法师,你来看看,这玩意怎么处理啊!总吊着门口也不是一回事啊!”

    林着明看着那身上穿着小马褂,脑袋上绑着小瓜皮帽的黄鼠狼。

    感叹道:“真成精了!”

    将绳子摘下,提拉着手上还有个十几斤的样子:“拿个鸡笼来。”

    那黄鼠狼突然抖动,面生狰狞,眼睛睁开,生出凶光。

    林着明直接给了他一个大逼斗。

    村民们都感觉有些吓人,但是林着明穿着新的道袍,又确实给人很信服的感觉。

    黄仙委屈极了:你知道一个大逼斗,对一个已经修行了这么多年的黄鼠狼的心里造成多大的伤害吗?

    很快下人拿来了一个竹编鸡笼,林着明便将其放了进去。

    “这是成了精的畜生。”林着明道:“你看他都开始学人了,如果等他要化人了,就会找人问:后生,你看我是像人还是神?”

    百姓刚刚还怕,但见它进了鸡笼又不怕了。

    听着林着明说这样的话,又被吸引了。

    “这是讨封,你说他像人,他就可以化形成人,但要短你二十年寿,因为你拿了你自己的造化去成全他。”

    “如果说像神,你就更倒霉了,你就他的仆人了,而且家里世世代代都是他的仆人,被其纠缠,且不得好死。”

    “你是拿你世世代代的福德来封他成神,自然下场凄惨,不得翻身。”

    “法师啊,那我们该说什么啊?”那看戏的村民最喜欢听这种乡野狐鬼故事。

    “那看你是什么人了,如果是猎人,屠户,是读书的书生,练武的武夫,你就不要怕它,呵斥它几句,把它赶跑就行。”

    “如果是妇人,是小孩,那就跟他说像个一生行善积德的好人,虽然说是人,但加上积德行善两个字,它以后不走正路就不行,夺去你的阴德也会因为其积德行善慢慢好起来。”

    “那法师你会怎么回答?”

    “那贫道肯定会说,好好修行,三千功满,八百行圆,自然成仙得道,不然再修也是枉费,他就会回去慢慢修行,积累功德,久而久之,说不定真的可以成仙。”

    周财主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还是问道:“那我们屋子里的狐狸不是还没抓着,怎么又蹦出个黄鼠狼精来了?”

    “这是昨晚来索你的命来了,地府下面有个大肚鬼王的女儿要到阳间来,要借尸还魂,因此上次那两个恶鬼,这个黄鼠狼才会找上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