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子不语 十九 心假香传书符箓
作者:三个火星人的小说      更新:2022-04-09
    无论日月,在林着明观想之中,都是一轮圆圈,都好似一面镜子,只是颜色不同。

    月亮是黄色的镜子,略带白色。

    太阳是红色的镜子,略带紫色。

    日镜,月镜,合为明镜。

    林着明便是观想着这一轮明镜。

    这正是:赤炉丹景,圆华九明,太晖启晨,焕曜朱精。

    观想约莫一刻来钟,只见红日变作紫日,林着明便吞咽下去。

    只感应到一股热水入肚一般,浑身暖洋洋的。

    就好似不光光是林着明的肉身开始吞咽口中仙人酒。

    肉身之内的元神也在吞咽这股太阳紫气一般,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只有自己有此感应,外人不亲自体验,绝对无法言明。

    然而这一吞咽之后,林着明再观想红日一轮,却不再变成紫日,反而发白,发虚,变得炽热无比,如此自然也无紫气吞咽。

    不过莫名之间,观想的日月明镜之上,出现了一行小字。

    “除邪符,用法:于门前烧去。”

    随后便见冥冥有一双手,以镜面为符纸,好似水雾玻璃上作画一般。

    很快便一张除邪符画了出来,如何运笔,如何转腕,都在林着明面前展示得一清二楚。

    林着明心中忽然想到一个词:“心假香传”。

    “难道是祖师隔空传法于我?”

    但见那符箓画完,镜面上便有昨夜场景。

    只见那牛僵尸咚咚撞门,然而下一个场景便是一个火盆放于门口,一道符箓在火盆中燃烧,便隐隐有一道光芒护住此宅。

    那牛僵尸再往前撞时,便有一道金光刺入牛僵尸的眉心,直捣其体内邪气,将其打散。

    邪气一散,牛僵尸便自然倒地不起。

    此符专护家宅祥和之气,抵御邪气外侵。

    只是林着明注意点十分不同:“咦,不对,我观想的明镜,怎么和师门传承的法镜神形重合?”

    “难道是我对付了牛僵尸,所以才会显露这道符箓法术?这铜镜果然是一件传承之宝?”

    林着明心一妄动,不复入定,随之醒来。

    但见一只约莫有小狸猫大小的老鼠,有一尺多长,怎么的也应该有个两三斤。

    若非林着明经历了牛僵尸之事,已经胆气足,只怕要被吓得跳起来。

    只见这只大老鼠,趁着自己打坐休息不为外物所扰,正在对着自己磕头作揖。

    两只前爪,已经有七八分像是人的手,只是双手合十,并非拜道的,倒像是拜佛的。

    不过只要心诚,倒也不拘泥形式,林着明倒不在意。

    只是见这老鼠半闭着眼睛,胡须微动,似乎在祷神。

    林着明便好奇问道:“你这小畜莫不是把我当成神像来拜了,真君爷在面呢,你拜错了人了。”

    “还是说,今天屋顶房梁上一窝老鼠仔是你家的儿孙,你来谢我的不杀之恩了?”

    那灰老鼠见林着明从定中醒来,反而被林着明吓了一跳,飞快窜走了。

    林着明见它走了,心道:“走那么快干嘛?我又无害你之心,还想问问你这香火钱失窃的事情?”

    却又忽然一笑:“老鼠本就是贼,只怕这么大的老鼠,更是人人喊打,我问他,他可不就心虚吗?”

    想到这,林着明心情越发恬淡,只是再次将月镜自胸口处拿出。

    正好仔细看看这宝贝。

    这面铜镜上的纹路与自己观想的日镜,月镜确实高度重合,除却颜色不一样,其他都差不多,又拿出法本来再次比对,同同太阴元君手中月镜也是一模一样。

    这让林着明不禁幻想:这是不是一件极为厉害的宝贝,能辅助自己成仙得道。

    又想着,夜里此镜能承接月露,白日可否吸取太阳真火?

    只是研究来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没有什么祖师藏身其中,更没有法器之灵。

    不过这镜面倒是越发清晰,已经可以清晰照影,可以称得上一个明字。

    “怎么越来越新?”林着明感叹着:“越发不像是一件古董了。”

    将其再次贴着心口收好,林着明便打算试试刚刚“心假香传”学到的那除邪符。

    不过画符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怎么说呢?符箓之术和书法是高度结合的,别拿画符不当书法。

    若无毛笔字功底,只怕鬼画符都画不出来。

    此外“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

    符箓内里暗含劾神役鬼,拘灵遣将之法,符中往往有神鬼讳,这便是窍。

    最常见讳,大概便是“紫微讳”

    也就是雨渐耳。“雨聻”。

    这是复文型符箓,其中多数由二个以上小字组合成一个大字,有其单独的读音。

    少数由多道横竖曲扭的笔画组合成形,看不出本来字形。

    且文字相互交错,引字为“图”,十分像形。

    最常见的一类符箓大多如此,此种符箓源自龙虎山天师道。

    大致解构如此:上面一个“符头”,下面便是“奉某某之命到此干嘛干嘛”然后一个“急急如律令”。

    “符头,主事神佛,符腹,符胆,符脚。”

    此为画符五大要素,若不懂这些,那便别提画符之事。

    比如刚刚的除邪符便是如此,奉的是“天师昌君”之命,到此除邪。

    三清符头便是三个飘逸灵动的“三勾”在符箓最上头,一是指三清,二也如人身上三把阳火。

    若没有书法,绘画,高深功底,只怕便是这三把火也画不好。

    更别说下面的符窍符胆。

    而上清符箓,则是“云篆”,据说乃是神灵文字,许多清新飘逸,有清灵之感。

    还有什么虫鸟篆,则是圈啊,点啊的,线条啊,则更接近于“天书”。

    还有许多符箓,将神祇形象于符图相结合,比如五路财神符,比如四大元帅符马赵温关。

    这些就要“神形兼备”。

    而且“符咒”连着一起,画符多有施咒。

    比如“杀鬼符”,便有“太上杀鬼咒”。

    “北斗符”有北斗咒。

    画符的咒一般都是符中有“神”之时,用于请神用。

    一些咒也可以单独用,比如八大神咒,比如天蓬咒,威天神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