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子不语 第三章 少时结坛今传法
作者:三个火星人的小说      更新:2022-04-09
    二獭家有五个小孩,因家里贫苦实在养不活,恰好有一年饥荒,便将还年幼的二獭扔到庙门口。

    这种事情很正常,不过一般是送去寺庙里去,和尚田产多。

    林着明听完二獭讲完,便知道这个世界并不太平,正是处于将衰未衰之际。

    不由得摸了摸胸口的古镜,仿佛老道爷还在身边守护着自己。

    又看了看老道爷留下的法本。

    果然天意如此,林着明与道有缘。

    “看来还得靠这个了。”

    老道爷留下的法本,原本并无稀奇,林着明原也见过,但是如今看着,却似乎有一股灵光一般,莫名拿着手上,就叫人心中安宁。

    那小道士二獭还想要偷瞄,却见法本上面画着的一个灵官,竟然栩栩如生,怒目瞪着自己一眼,弄得他心头一颤。

    二獭被瞪一眼,便有些意乱心慌,当下便扭过头去,心道:“赵道士每次看他那本册子,都会把我支开,这人倒是大方,只是上面的画像怎么这样恐怖?”

    林着明翻开第一页,就看着上面写着:“此吾教法之内,有真诀神符,秘密天文,若在世男女,受吾大诀天书者,须是虔诚志心持意,欲传授者,须用结坛威仪,有三等坛。”

    “上等结坛受持法者,需用五方罗五段各长四十九尺,玉环四十九对,镜三十六面,正青红同心四十九副,灯四十九盏,钱马食各四十九付。”

    “中等结坛受持法者,需用五方罗五段各三丈六尺,金环三十六对,镜四十九面,正青皂同心三十六副,灯三十六盏,钱马食各三十六付。”

    “下等结坛受持法者,需用五方罗五段各长二十四尺,银环二十四对,镜二十四面,正紫皂同心二十四副,灯二十四盏,钱马食各二十四付。”

    此三等授持法者,传授金柜藏秘。

    最后又见几个字写得比其他字大上数倍,且朱红异常,生怕别人看不到:“秘密之书,不可轻示非人,谨传于世,不可轻泄秘之。”

    见此,林着明看了一眼那二獭小道士,发现他并对着自己看,而且似乎受了惊恐一般,于是将法本合上。

    同时思绪转到了前年自己十六岁生辰时候,老道爷似乎就已经为自己结坛授法了,而且是上等坛。

    而且林着明与老道爷,正式以师徒相称也是那个时候。

    老道爷说男子二八精完神足,已经算是成年,可以拜他为师了。

    只是那玉环用的是岫玉,镜子用的是玻璃镜,灯用的是煤油灯。

    并不是上等美玉,铜镜,气死风长明灯。

    而且除了道君爷做了见证,便没有请其他外人观礼。

    林着明心中想起老道爷,便难止思绪。

    然而就在这时,外面一个气喘吁吁的的矮个瘦小男子进了庙门:“赵道长在吗?赵道长在吗?”

    那男子穿着短打,面色黝黑,但嘴唇发白,明显一路小跑来的。

    “我家师父出门去了。”二獭子见他焦急便问道:“可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先说下,等我师父回来,我就帮你转告他老人家。”

    “我们家周员外请赵道长降服僵尸!”那人原来是个地主家的长工。

    “僵尸!”林着明本来就觉得穿越就不同寻常,这赵道士又会赶尸,而一想到僵尸,脑海中浮现的自然就是九叔电影之中的各种清朝僵尸了。

    “哎,本想着赵道长在,就可以去找他了,现在看来要跑到二十里外的清凉寺去找和尚去解决这个事情。”想到要跑二十里,这人便更是面色惨白。

    二獭听见要找和尚,便脸色不好,赵道人跟着清凉寺的圆智和尚是对头,那和尚会普庵法。且经常跟着赵道士抢生意。

    正所谓同行是冤家,有一次南京城里有个地主富商挑风水宝地,出价三百两银子悬赏。

    赵道士和圆智和尚因为都看中了的同一块风水宝地,前去要赏。

    只是这穴谁先谁后,就有说道。

    赵道士和圆智和尚谁也说不过谁,便要斗法论定。

    可惜赵道士因为在员外家里,被不知情暗算,吃了一块狗肉,虽然当场吐出,并没有咽下。

    可是法术依旧被破,不灵光了,因此输给了圆智和尚,不仅没有得到三百两银子,甚至还丢了面子。

    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人觉得道士不如和尚。

    两人因此结怨,暗中争斗,有输有赢。连着二獭也知道其中恩怨。

    只是清凉寺越来越光鲜亮丽,佛祖金身几度,赵道士这万寿宫越香火越发稀少。

    二獭看向林着明,鼓起一股勇气,便扯着林着明的衣摆,小声问道:“林道长你不是会法的吗?这事情干不干,我们三七分成,你七成我三成。”

    林着明本来没有掺和的打算,但听见二獭继续说道:“这周财主家资封厚,七成也不少了,况且你是挂单到我们万寿宫,才能接到这么一单生意,让他跑到清凉寺,等我师父回来,只怕要赶你走。”

    林着明穿越前就在这个小庙里从小住到大,如今情况不明,更是需要在这里搞清情况,虽然知道是激将法,却也忍不住点头。打算将游方道士的身份扮演到底。

    不过还是问道:“你跟你师父难道就没有学到什么本事?怎么还需要贫道出手?”

    “僵尸怕糯米,糯米可以祛除尸气。僵尸还怕黑狗血。”二獭似乎想要体现得专业一点,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没有给林着明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

    林着明只好点明来问那个长工:“你们看到僵尸了吗?”

    “没有,但是村里有鸡被僵尸咬死了,早上去看的时候,半边身子都没了,还在那里走来走去,狗一叫,就倒地了。”

    “晚上还有砰砰砰的撞门声,不过等着天鸣鸡叫的时候就会走。”

    那长工回忆道:“这不是僵尸是什么?”

    林着明一听:既然只咬了鸡,没咬狗,那应该不是很厉害的僵尸,而且一直撞门,明显跳不高,不能越过围墙。

    当下有了七八成把握道:“既然赵师兄外出不在,贫道便跟你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