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子不语》 一七七 邪财神的来历
作者:三个火星人的小说      更新:2022-06-29
    _:聊斋子不语 一七七 邪财神的来历

    却从内里走出一个身穿前朝诰命夫人服饰的女神。

    却是布腰织折四合云花缎长裙做下装。

    交领宽袖织折枝杂宝花缎做上衣。

    外面又套着圆领织双凤及折枝杂宝花缎补服。

    头上簪着的,也是鸾鸟金钗,蝴蝶流苏。

    好生端庄,和之前所见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是带着诗书礼仪官宦人家的气度的。

    和朱梅这些乡野小家碧玉也十分不同。

    几乎就带着上位者的气息,只是没有那么咄咄逼人,和之前那个坤兴公主有些相似,但没有跋扈嚣张,不容抗拒的霸道。

    眉心更是有一点朱砂痣,看着宝相庄严,叫人不生邪念。

    只是气息有些弱,脑后神光虽然氤氲,但纯度不再,想来是之前跟着一众野仙,只吃得一些残香保命,不似以前风光了。

    这正是马仙娘的真身,之前在废弃龙王庙之中,如今被林着明转移进了马仙祠。

    “妾身一介女子,自顾风雨飘零,哪里做得自己的主呢?”却是淡淡道:“只是却也明白,什么是大义,前朝隆武朝廷之时,妾身也资助过他呢。”

    马娘娘原本就是因为孝道而感召成神,后来经唐宋明,三朝加封,香火极盛。

    其原本权柄极大,能求雨祈子、召圣兴云、驱瘟遣疫、降魔伏寇。

    与陈靖姑,妈祖林墨,并陈称三大神女。

    但今朝入关之后,便慢慢打压信仰,以“出马仙”混淆神名模糊正祭淫祀边界。

    “如今女真入关百年,依然有民怀悼,可见妖朝凶残,娘娘既然慈悲,明义,便随贫道入世如何?”

    马仙娘面容庄重,慢慢踱步,轻轻抚摸着猫虎:“妾身虽然在此积弱,不过是此处信仰者少,若在鸬鹚,妾身权柄在握,在沿海掀起一场叛乱也是轻易。”

    “那娘娘怎么到了这南京城来了?”林着明好奇:“作为一方地祇大神,怎么跑着这里来了,看样子,还流落在此许久,当有十几二十年吧,二十年不回道场,难怪衰弱成这样。”

    “所以郎君要趁人之危么?”马仙娘反问道。

    “哪里?只是相互扶持罢了。”

    “郎君倒是個实诚人,既在屋檐之下,妾身怎好再三推辞?”马娘娘道:“只是郎君需得承诺,将妾身送回鸬鹚。”

    “现在只怕不成。”林着明开口道。

    “只要得空便好。”马娘娘道:“如此该签一份什么契子才好,白纸黑字,人神共约。”

    “娘娘信不过贫道?”林着明有些惊讶,自己可是诚实守信小郎君,道德先锋模范,男德学院主席,人品过硬,从不坑蒙拐骗,都是以德服人,怎么还要签下白纸黑字的契约?

    “郎君,总得有个凭证吧。”

    林着明点点头,开始起草,以女青大神做见证,写了一份契书。

    随后按下了手印。

    而马娘娘也在此留下自己的真名。

    只见其流光溢彩,隐入契中,随后无火自燃,两人结契,算是雇佣关系了。

    “娘娘在此多年可知那邪财神的来历?”

    林着明直接步入正题。

    “邪财神……”马仙娘稍作犹豫。

    随后便道:“其自有些来历,乃是帝君座下,帝君虽为汉家忠义之神,前朝玄天上帝做得天帝,今朝却是这帝君做的天帝。”

    林着明一听,便知道这个帝君指的是哪个了,正是那崇宁真君关羽。

    这位一步登天,先为将,后为王,王而帝,帝而圣,圣而天,只花了几百年的时间,就做到了天帝……

    其中元朝加封为显灵义勇武安英济王,前朝封作协天护国忠义大帝。

    今朝加封的武圣,取代了姜子牙,岳飞。

    然后又不够,顺子帝时,加封做了忠义神武关圣大帝。

    在汉人的认知之中,关羽虽然忠义,但也只为臣子,如何能为君,这把他的老上司,汉昭烈帝放在哪里,这位可是玄德公。

    但是元人尚武,尚忠,因此加封为王。

    但是其加封为帝的时候,赶上了,明成祖朱棣篡位了,因此也算半个军神。

    今朝之时,因为武圣是岳飞,是抗金英雄,抗金不就是抗清么,这还摆着这里,那不激发汉家的民族情怀,于是便把他拉下了马,大吹特吹,关羽的“忠”,其实就是奴化汉人。

    可以说关羽上位,靠的不是有什么功绩,有什么大慈大悲心,就是政治站位明确。

    前朝黑天尊,北方玄天上帝,真武大帝,改朝换代之后,便不是天帝了。

    至于今朝有没有明确的天帝难说,但隐隐传闻,是这位做了天帝。

    不过民间信仰一直还都是“玉皇大帝”张百忍,历经十二万九千六百劫的那位三界大天尊。

    不过就是算这样,满庭依然是有保护伞的,而且是互相成就的保护伞。

    林着明开口问道:“既然明确是是那位的座下,那可不可以去告状呢?”

    “呵呵。”马仙娘道:“郎君不妨猜猜,妾身为何沦落至此?”

    “不会吧,也和这位有关?”林着明惊讶了。

    马仙娘摇摇头:“不可乱言,只是有人仗着威严罢了。”

    “那也是放纵任为,不加管束。”林着明道:“那马娘娘可知道那邪财神的破绽?”

    “但凡成神,都有成神因由,那财神之所以为财神,便是其有聚宝之能。”

    “郎君要对付他,只需要将其聚宝盆砸了,其神通手段,成神根基,自然毁落。”

    “那聚宝盆定然是十分宝贵之物,藏得深远,我如何能寻道?”

    “郎君糊涂,需知神也是从小做到大,这宝物,自然也是从凡物蜕变而来。”

    “郎君只需要找到他最初的庙宇,寻着他的香炉,将其砸了,便可。”

    “那最初成神的香炉便是其聚宝盆,聚宝盆里有铸钱母版,或者金元宝,金葫芦,珍珠,玉镯之流的宝物,那些便是其财神权柄所在,也就是所谓的酒色财气之中的财气。”

    “如此断了它的根基,郎君也可用这神器,自己再推举一位财神出来,将其取而代之。”

    “娘娘果然见多识广!”林着明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