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子不语》 一六八 返回
作者:三个火星人的小说      更新:2022-06-29
    _:聊斋子不语 一六八 返回

    那郑玉琰对如今的官场偏见不小:“以我对地方官的了解,全是些买官的草包,会打仗的没有多少,将军不必畏惧,只当练兵就是,必然越战越勇。”

    “等我们养战出一支精锐之师,以必胜之势,再攻城掠地,一举拿下南京,淮南,淮北,江苏等地,到时候一举成势,朝廷就算反应过来了,也无能为力,我们划江而治。”

    “等时机成熟,我们西可挥兵取四川,贵州,云南。”

    “南可往湖南,江西,广东,福建。”

    “最后北伐,驱除鞑虏恢复汉室!”

    郑玉琰却是把自己想象成了在草庐之中的诸葛亮,一副隆中对,可安天下。

    这一翻话,果然把王广运打动,面色十分激动,脸都红了,握住他的手:“今得先生,如汉高祖之得张良!天下定矣!”

    两人一番商议,却是越发感情加深,不一会就大哥,贤弟的叫着。

    而那一窝狐狸下山奔袭,正好听着这话。

    “自古真命天子周围,必然有左辅右弼,今日一见,这个书生,似乎有文曲之相,身上气运勃发,可见确实有几分气数。”

    当下思量片刻便发出了声响。

    两人听着声响,却见着一花斑狐狸。

    顿时惊奇:“你是如何进来的?”

    却见那狐狸叼着一卷书册,落在地上,随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郑玉琰捡起书卷,一看,上面写着几个字“武穆兵书”。

    当下大喜:“将军,福气来了,福气来了!”

    ……

    此时天亮,鸡鸣三声,林着明也正好收了五雷法。

    风停,云开,雨止。

    阳光撒落,化将水汽蒸发做一片大雾,不说十步之内不见人,起码五十步外是根本看不清什么东西的。

    那王广运见着“天时地利”,当下采取了郑玉琰的计谋。

    趁热打铁,鼓动起昨夜起事的一众人等:“今日举大事,若不屑与我为伍,怕朝廷秋后算账的,我也不与你们为难,要离去的,可取十斤粮食,两贯钱,我们也算仁至义尽,以后各自东西。”

    “若是信得过我王某人,今日便听我安排。”

    “这……如今粮食具足,为何还要杀官……这……这……”

    当下就有人讨论起来。

    “肃静!诸位早做决定,我王某绝不强迫,也不为难,但是那种左右摇摆的墙头草之类,也坚决不要。”

    “若留,站我这边,以后都是兄弟,若去,站到对面,等着领钱粮便是,只是需等我们起事回来之后才能走,不然告发了去,我却也是不冤的。”

    “我誓死追随将军!”郑玉琰第一个出来打配合。

    做了带头,很快其他人便一腔热血:“誓死追随将军!”

    只有几个人摸不定主意,还在犹豫。

    但王广运大手一挥:“你们几个,既然迟迟不做决定,那便不是一心,我却也不敢收你们,拿着钱粮等着吧!”

    那些人还要后悔,却已经被一伙人围着带走,锁进了一个屋子里,不能走漏了风声消息。

    王广运随后点兵,只取胆大的,看着壮实的,点了一百来,各自装备了兵器。

    将剩下的,没有选上的慰藉了一翻。

    随后杀了一头耕牛,以血染白布做旗。

    大口吃了牛肉,便借着大雾出发了。

    直奔本地巡检所,那里是乡里缉捕盗贼之处,有武备储藏,特别是弓箭之类,说不得还能缴获一两副皮甲,

    乃至于马匹。

    如此再往地主,富户家中去,一一交了投名状,杀了人,见了血,再可往县城杀去。

    ……

    林着明这边,既然降雨完成,自然便打算回去了,借助雷祖庙,用雷火将瘟兵洗炼洗炼。

    也不知道能不能将这些瘟兵炼成“雷部天医兵马”,改“瘟”为“医”。

    若是可行,倒可为自己“符水治病”增加几分太平布道之能。

    这一场下来,虽然还是要死“十万八千人”,但从“瘟疫”改为了“战争”,起码死的人便有意义一些,要是能颠覆妖朝,那更好了。

    正所谓穿越不造反,菊花套电钻是也。

    只是再次渡江,之前那个船夫便已经不见了。

    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哪一路冤魂厉鬼。

    正感慨着,大江之上便有楼船北上。

    那楼船体量巨大,两边都有排射大炮。

    一群小舟保驾护航,将那些浮尸拨开。

    只见上面一个巨大的“漕”字,想来就是运粮的船了。

    林着明目光落着那船,心中却想的是如果能将这楼船上的大炮拆下来,攻下几座城都是不成问题的。

    那楼船慢慢远去。

    只有排开的波浪,形成一圈一圈的漩涡,惊扰了不知道多少水下的水鬼精灵。

    林着明看了一眼,便觉得阴气森森。

    不过好在似乎心想事成一般,一头原本在江底淤泥之中休息的老鼋被搅和了出来。

    老鼋便是大鳖,足足有磨盘大小。

    林着明见之,开口道:“鼋兄,能否驮我过河?”

    林着明刚刚以五雷法借了长江水行雨,身上的气息有几分水神龙君的味道。

    那老鼋本想着:你是老几,还敢叫我驮你?

    但见着林着明一身福荫,极有德行,有仙姿道骨……

    明显是个有道的贵人,当下便往着林着明这边游了过来。

    “仙长请跳着老朽的背上来吧,老朽驮仙长度江,也算是积了一份仙缘,功德。”

    林着明也不客气,站着老鼋背上。

    老鼋四平八稳,沉浮在江上。

    见长江之水浩浩荡荡,一往无前,林着明便生出几分渺小之感来。

    不由得念起苏轼的文章:“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老鼋听闻,更觉仙姿,不由开口道:“仙长何处修行?老朽虽活了一大把年纪,不过是虚度光阴,不若在仙长道场之处,若有江河之险,当一个船夫,渡往来之客,积一份福祉,累一份功德……”

    却是想要傍大腿。

    林着明自知不是大腿,只是笑笑:“若要渡人,何必仙山灵府,你在此不一样可以渡人?哪里又有什么分别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