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子不语》 一六五 为王先驱
作者:三个火星人的小说      更新:2022-06-29
    _:聊斋子不语 一六五 为王先驱

    两个勾魂使者发了牢骚,却也留下了门路,想要抓住林着明这个财源,不时能有一些补贴。

    林着明也正好需要他们两个,透露一些阴司的情报。

    这两个勾魂使者,勾了魂去,又告诫了林着明一些好事:“这地府的水太深了,黑不见底,便是上头来人了,也要杀马砸车。”

    林着明听着他说此话,对自身实力的提升,越发渴望了。

    等着他们走了,林着明便寻了一处高地,聚土成坛,布气聚旗。

    五雷号令,六甲天兵。

    林着明却是想要试试,依靠自己的力量,能不能下雨。

    ……

    林着明这边正在求雨做准备,另一边,因为夜里黑暗,白日所见那一伙人已经聚拢在一起。

    “大哥,自古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前朝的洪武大帝,也不过乞丐出身,你我兄弟,父母妻儿俱无,正所谓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如今朝廷无道,老皇帝昏庸无能,贪官污吏横行,你我这些小民,根本活不下去,如今更是大旱,真的忍无可忍了……今举大事,不一定死,但不举大事,一定会死。”

    “钱庸四十六年的时候,苏四十三、田五反清起义,席卷了甘肃、青海!可惜壮士之行,几经折败……”

    “你我兄弟,何不秉承前朝朱三太子之志,假苏田二壮士旧部之名,举兵起事,到时候,一呼万应,必能成事。”

    这人口才不错,乃是一个考了数次不中的秀才,一股子怀才不遇的怨气,自然觉得朝中的都是草包,都是贪官污吏,在打压他这种治世良才。

    而这个为首的大哥,则是本地十分有威望的乡勇,曾经打过老虎。

    “好,今日大不了破釜沉舟,拼死一搏,大伙清点几个兄弟,寻一处地主庄子,咱们先囫囵吃个饱饭再说!”

    “好!就等大哥这句话!”

    当下火把交错,几个汉子行来走去,在一众行尸走肉,麻木的流民之中,点燃了星星之火。

    很快拿锄头,拿柴刀,拿木棍的,一伙几十上百,便到了跟前。

    “走!”

    忽有狂徒磨刀,帝星飘摇萤惑高。

    林着明在高处,聚土成坛,见着nbsp;       其中自有几分自己的联系。

    却是赠予江宁龙气的那个壮士已经下定决心,杀地主起事了。

    旱魃干旱大地,瘟疫肆虐人间,此乃地发杀机。

    天地大运六十四卦,即将演尽,此乃天发杀机。

    如今这种情况,却是人发杀机。

    只是不知道这人究竟能走到什么地步。

    不再理会,林着明亮起令牌,脚踏禹步,手持宝剑,面前七个碗,碗中各有水,上映天星。

    “风来!”

    当下徐徐晚风吹动,将夏日的燥热吹散。

    那些个举事的壮士,见风来,更是兴奋不已:“大哥,这是天助我等啊!”

    当下奔着那一处庄子去了。

    “大哥,这处庄子的主家,已经搬到南京城里去了,这里只留着二地主收租,也就是管家,这里的佃户早已经苦不堪言了,我们的兄弟中,就有几个熟知这个庄子里面的情况。”

    当下从后面,小跑上来一个后生,黑黑的,矮矮的,瘦瘦的。

    只见他半带着兴奋,半带着慌张,开口道:“大哥。”

    “这庄子里什么情况?”

    “这里的地主,是个旗人,根本不把我们这些汉人佃户当人看,养着几个

    包衣奴才,管着他们的产业……”

    “这个旗人一年见不到几次,多见着的都是那些包衣,狗仗人势,自己都盖了几栋别墅,娶了好些小姐……”

    “又放贷,逼着人把女儿卖给他……”那人说得咬牙切齿。

    “有粮么?”

    “有有有!我们这些佃户,自己只能得四成粮食,六成都是他们的,那庄子里还养着百十号人呢,其中护院的打手都有二三十个。”

    “二三十个打手……”

    “大哥,别担心,他们都是一些欺软怕硬的,我们人多,我又能带路,他们发觉起来了,那也来不及了,我们先杀了那几个包衣奴才,我再跟庄子上的佃户说,这田咱们分不了,这粮咱们还是能分的。”

    “只要有粮,就一定有人,我们就更不用怕了,应该是他们怕我们才是。”

    “他们不过是旗人养的一条狗,我们却是狼。”

    “狼是吃肉的,狗却是吃屎的。”

    “好,你小子不错,这场事若能成,你便是有功!”

    那人一下子眼睛明亮,直把自己当了那常遇春之流了。

    当下便走着前面带路……

    一行人不再言语,快步而行,似乎在做一件大事。

    这群人如此,夜里有什么精怪啊,恶鬼,都不敢靠近,只能远远望着。

    风吹着他们的脸上,一丝凉爽,也将燥热的心,镇静了几分。

    很快那矮小黑的汉子,便靠着自己佃户的身份,成功进了庄子里,随后以老鸹叫为号,从里面打开门户。

    将被惊动的老门房一刀捅死了。

    随后顺着田埂就往有灯火处去。

    “妈的,这庄子该有几千亩良田吧,这些田都是我们祖辈的田啊!”

    一个人忍不住发牢骚,无人回应,但是身上的杀气更重了。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天上的星星,月亮啊,竟然都被一团黑云遮住,没有一丝光亮。

    众人灭了火把,无声前行。

    却见着已经有高高的哨塔在那庄子中心,上面亮着光,只听得上面摇动骰子的声音:“哈哈,豹子,翻倍了,翻倍了。”

    根本没有注意到已经有这么一大伙人靠近了。

    然而走到跟前时,几人终于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正要警戒,便见着已经围着起来了。

    而另一伙人则已经摸到了别墅所在。

    这正是那所谓的“二地主”住的地方。

    只听着里面低声喘息,又有“啪叽”的声音,更有女儿家隐忍不肯大声叫出来的呜咽声。

    “妈的!我们饭都吃不起,他妈的在女人肚皮上卖力气!”

    声音一大,里面动作一停:“谁在外面!”

    然而很快,一群人冲了进去,对着他便是五花大绑。

    “几位好汉,有事好好说……千万不要激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