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子不语》 一五一 树中巨蟒
作者:三个火星人的小说      更新:2022-06-29
    _:聊斋子不语 一五一 树中巨蟒

    龙王庙的修建异常的顺利。

    那个匠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学徒不见了,似乎彻底遗忘了一般。

    只是匠人们开口道:“以往修桥铺路,大庙上梁,都要死几个人,说是祭了生桩去了,可见牺牲血食,今日做了这個庙,却平平安安,可见龙王爷是个仁慈的性子……”

    但龙王庙已经改成了雷祖庙。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乃是雷部大天尊,一把手。

    传闻是南极长生大帝的化身,南极长生大帝又是元始天王的九子。

    九天者,乃统三十六天总司也。始因东南九炁而生,正出雷门,所以掌三十六雷之令,受诸司府院之印,生善杀恶,不顺人情。盖以九天之名者,取其阳刚而不泯者之谓也。

    应元者,仰惟元始祖劫一炁分真,玉清真王应元之体。

    雷者,阴阳二炁结而成雷,既有雷霆,遂分部隶九天雷祖。

    林着明请人做的雕塑,木骨草筋泥做肉。

    那匠人是祖传的手艺,清凉寺的十八罗汉全是他捏的。

    人送外号泥人张,也不知道是不是跟着林着明上次买纸扎人的纸人张是不是同一家。

    “我家祖上原来是龙虎山下的,专门做造像生意,跟着张天师也算同宗嘞。”

    泥人张嘿嘿地跟着林着明道:“我们做神像,从不臆造,都是按着经文来的,不是有一本造像经么?我七岁就背熟了。”

    泥人张看着像是个老农,自夸着自己的手艺,因为林着明就是他的潜在客户,很可能需要大量造像。

    林着明对着他捏造泥像的手艺很感兴趣,说不上栩栩如生,但神形兼备。

    只见那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端坐神坛,只见他手持二十四节雷鞭,披头散发,眉间有一眼。

    身穿铠甲,但又披着一道丝绸,飘着脑后。双脚赤足踏地。

    这是雷祖的“武相”,乃是发兵收魔之相。

    雷祖也有文相,乃是太极紫袍,手持如意,骑着墨麒麟。

    只是林着明选的便是武相。

    要是以山龙为主位,只怕压不住这龙王山下鬼域。

    毕竟山龙只会嘤嘤嘤,不过跟着林着明,才得了这么一个便宜的龙王之位。

    山龙的神像从清渠小龙王庙迁徙过来。

    至于那处壁画,林着明觉得那龙母龙女有些猫腻,不完全信任,已经将壁画遮盖住了。

    “若是造像造得好,那可会造许真君像,贫道觉得风雨雷电共处一室便罢了。”林着明笑呵呵。

    “求一个下雨,竟然要跑几个地方,拜不同的神,也忒没意思了。”

    林着明笑道:“既然改成雷祖庙,那就把一府两院三司安排上,这里设立一个雷部衙门,二十四雷部正神,也该有位置。”

    泥人张开口道:“若要这么多雷公,便要用雷击木做装脏,雷祖更要有雷祖印,只是雷击木宝贵,可遇不可求。”

    “我那有。”林着明笑呵呵。

    上次周财主送了一个大树桩来,全是雷击木,上面雷击痕迹明显,可惜主体被那家主人打了家具去了。

    林着明只取了其中一点精髓,炼制了自己的六甲印,剩下的料子,也不知道做什么好。

    这次可以花出去了。

    雷祖庙建成,坐镇龙王山上,林着明刚刚好在此大摆“雷斋”,修炼雷法。

    “有雷击木就不难。”泥人张眼露精光,觉得林着明是个香饽饽:“我有个侄子,夜里老是魇惊,嘿嘿,能不能许一小片给我,做个吊牌,保我那孩子晚上睡得香些。”

    “这倒不难。”林着明答应下来。

    那泥人张顿觉大气,要知道多少道人见着雷击木那都是藏着掖着,丝毫不想与人分享。

    等着神像造成,描金画彩,林着明放了经书,雷击木,五谷,金银铜铁锡,五金。

    但没有写任命金册,因为林着明本身没有资格,只是严格按照神像开光程序,请神,附神。

    这些科仪,林着明林着明早已经轻车熟路,毕竟自己修炼了“正一劾神秘箓”。

    几日过后,天气闷热,雷庙也彻底完工。

    然而正当众多匠人要下山之时,便有狂风呼啸,天色几乎全黑,乌云密布。

    只怕马上要下大暴雨了,于是又纷纷躲着庙里去了。

    “只怕真的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不然怎么雷庙一成,就有雷公显灵?”

    “雷公显灵的话,那也应该把那些恶人劈死,现在好人活不长久,坏人却吃香喝辣!”

    正躲着雨,几人若有感慨的抬头看天。

    却见着一连几道闪电直直劈着庙宇顶端。

    爆炸之声,叫人毛发耸起,躲着庙里的人,都感觉面红耳赤,似乎心慌慌一般。

    而众人都在庙里,没有看见雷火化作圆球之状,滚落下来。

    那雷霆滚落下来,又很快炸裂开来。

    别的没有打中,却只有一株庙旁边的一棵虬结老木,受了雷劈,呼啦啦的烧了起来。

    雷过三响,雨便稀里哗啦的下了。

    滚烫滚烫,竟然比林着明上次求雨下的雨还要大。

    天色暝暝,几乎就是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

    “你们听到一声惨叫没有?”泥人张和其他匠人不同,略懂一些门道。

    林着明近距离感应到雷霆,体内雷箓被激活,吸收着雷煞之气,身上都有些酥麻。

    却也听到一声惨叫。

    等着天过天霁,众人才敢出门。

    只见那虬结的老木,里面竟然是中空的,一条花纹大蟒,头长鸡冠,被卡在树洞里面,已经焦熟。

    林着明一观,便知此蛇修炼多年,渡劫失败了。

    只是雷劫一般妖怪不会有,只有那些坏事做尽,吃人成性的妖魔才会被雷劈。

    正疑惑着,树被烧尽,落出好些个骷髅头来,同时一股臭气熏天。

    好些蛇蛋也从里面滚落出来,只是老蛇死了,这些蛇蛋却一点伤也无。

    只是许多反而被火烤了,滚出来碰着石头上。

    只有一枚蛇蛋,好巧不巧,滚到了林着明脚下。

    林着明将它捡起,蛇卵却开始异动。

    从里面钻出一条蛇来。

    这蛇浑身发白,玲珑剔透,还裹着蛋液。

    林着明见之:“倒也有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