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子不语》 一四一 四头牛精(求月票)
作者:三个火星人的小说      更新:2022-06-29
    _:聊斋子不语 一四一 四头牛精(求月票)

    修缮龙王庙的日子定到了三日后,因为还要准备祭祀的仪轨。

    林着明便先回了万寿宫,准备跟着赵仲信把他师父赵诚文的丧事办完。

    赵仲信已经从元真观授了箓。

    但林着明一直没有仔细了解,如今正好听着他细细道来。

    “我去了元真观,那里的道人都很热情,但就是要钱。”

    林着明开口道:“那也正常,毕竟世道艰难。”却并没有多么愤怒了,看得比较平常了。

    “那从西山总坛来了的道人讲净明法,我也仔细听着,但总觉得不达要旨……”

    “那西山的张景惠道长我听说是张太玄的弟子门生,张太玄又是全真龙门的高道徐守诚的弟子。”

    “徐守诚收拾净明道统,难免有些缺漏,便用他全真龙门的理念补全。”

    “你师父赵诚文师兄,如今梦中传你法门,却是自一百多年从那瓷都江西会馆传出来的,也是不全的,历经百年补充,其实你和他所修净明道法已经不是完全一家了。”

    赵仲信点点头:“原来不是我的问题。”

    “你授了什么箓?”林着明问道:“是天枢院右判官么?”

    “不是,是天枢院九将军童子箓。”赵仲信将自己所授箓文给林着明看。

    林着明一愣,这是什么操作?

    九将军童子箓?

    只见箓文上面,写着赵仲信的名字,又有着其可以召唤的九位将军的真名,所统帅天兵多少,什么旗,什么兵器,什么制服……详详细细。

    这九个将军,林着明听都没有听过。

    “能招来这些兵马么?”林着明问道。

    “我也试过,但是那神将说,无事不得轻招,招来便要钱马食多少多少……”

    “既然如此,想来是老油条了,养刁了的,你不硬气点,只怕使唤不动他们。”

    赵仲信点点头:“我师父说,他还有五罐兵马给我继承,是他多年来祭炼的,还有五位鬼将,叫着我可以尝试收服他们。”

    林着明感叹,果然赵诚文还是有些家当的,这五罐兵马,也不知道有多少,代代相传,也是一份传承。

    赵仲信又给林着明展示领到了的法衣,还有法器。

    但其实都是交了钱的。

    法器有两件,一件是桃木剑,也不知道什么路数,一件是令旗。

    反正如此就算成功授了箓了,名列天曹了,但赵仲信并没有什么感觉。

    林着明稍微看了一下两件法器,觉得不如自己炼制,自己稍微布气炼制一下,都比这两件好。

    “这是王苍松给师兄的道牒,说师兄没有道牒只怕行走艰难,因此挂名在了元真观,叫我这次送了过来。”

    林着明拿来一看,点点头,看来他们收了钱,也是办事的,自己就算不授箓,人家也念着自己,到今日,总算把身份问题给解决了。

    以后也可以出远门,游历游历了。

    “你去多给你师父印一些玉皇通宝,明日我们便拉着他的棺椁,去紫金山下葬,贫道已经寻到了一处宝地,正适合长眠。”

    赵仲信狠狠点头,转身便去拿着枣木版印法钞去了。

    林着明则是走到后门牛棚,这牛儿已经饿了好几日了,端午节前将他降服抓来,一直没有理会,草也没有给他吃,水也没有给他喝。

    纵然是修行有成的精怪,也是十分难受的。

    那牛精本来还十分不服,想着林着明肯定会很快审他,结果林着明理都不理他,过端午节去了。

    到处都飘着粽子的香味,他也馋的。

    只是没有人搭理他,只有一只白老鼠,不时到他这里来,却也只是嘲讽他竟然被一根牵牛绳给拴住了。

    这牛等着几日,从忐忑,到愤怒,到释然,到麻木,几乎一天一种心情。

    想法从最开始的,打死也不说,到现在的:就算说了,也没有什么吧,还是小命重要……

    此时终于见着林着明,都十分激动起来,不由得“么么”两声。

    死鬼,你怎么才来啊!

    林着明将缚妖索一牵,那牛鼻吃疼,便跟着转向。

    林着明点点头。

    “贫道问你,那邪财神总坛在哪?还有那袁文杰,是什么来路?”

    牛精周文青开口道:“那财神爷的真身在哪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知道几个跟我一同的几个花神,各自坐镇哪个分坛,我一并招了,法师不要杀了俺吃肉,俺会种田……”

    “细细说来。”

    原来这周文青认识的几个,也是牛精,一个石牛精,叫郑天龙,一个水牛精,叫做李汉云,一个黑牛精,叫张元吉。

    四只牛精都是结拜兄弟。

    只是如今看来,情感并不是很深。

    这周文青暴露了自己几个兄弟:“法师,你这牵牛绳法力无穷,正适合用来降服他们几个。”

    “黄牛,黑牛,水牛怕我这牵牛绳也就罢了,石牛如何怕我?”林着明看出这头牛精不老实。

    石牛石马一般都是大型陵墓边的凋塑。

    古代有良牛行八百,良马行千里之说。

    《世说新语·汰侈》载:晋王恺有良牛,名“八百里骄”。

    诗句之中也有:“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之说。

    林着明觉得牛儿也是十分不错的坐骑,但是这牛儿太多了也不是一件好事。

    因此问道:“你往日做过什么孽,行了多少坏事,一一说来,贫道也不怕你哄骗,只叫你五雷轰顶就是。”

    “冤枉啊,我只是一头牛,能做什么坏事?”

    “董永家的牛还指使他偷七仙女衣服呢,别给贫道装。”

    周文青滴咕一声:“这你也信?”

    却也只得一一道来自身来历。

    原来这头牛出自凤阳,前朝太祖出身之时,只是一个放牛娃,给凤阳地主刘德放牛。

    后来因饿杀了地主家的牛吃,等着称制做皇帝的时候,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便还了他家一头牛。

    这头牛就是周文青了。

    因为是皇帝赏赐的牛,刘家不舍得让他耕田,也不敢杀了吃肉。

    好生养了二三十年,将这牛养出灵性来了,渐渐学了人,后来开口说了话,被刘家人以为是妖孽,便跑了出来。

    结果什么都不会,几次差点被人抓着去,不过福大命大,跑到了寺庙中混吃混喝。

    ------题外话------

    差一些月票到一千,大家加加油,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