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小医神 第1831章 可怕手段
作者:花刺1913的小说      更新:2019-04-16
    那人到了殿下府邸之后,就站在外围施法,江小乐亲眼看到一个大活人,幻化成为了一个飞虫,元婴期修士的能够变成虫子,一米七八的人,成为了两三里面的虫子,江小乐震惊无比,这魔宗的功法有很多都是人所想不到的,他变成了一个虫子之后,就挥动着翅膀飞到了院子里面。

    变化之后的虫身,感应起来也更加的需要集中注意力,能够起到更好的隐蔽效果。

    江小乐的神识也就是比他强大太多,才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像是看表演似的,任凭他在自己的面前飞来飞去,对于魔宗功法江小乐倒是有了几分的兴趣,只是转念一想,有兴趣是好事儿,却绝对不能接触,他作为正派之人,若是学会了魔宗功法,有朝一日被人发现,自然就不在是名门正派之人。

    虫子修士飞了进来,到了四殿下的后院之中,江小乐看他在寻找什么,就让神识跟了上去,他在江小乐的眼中根本就无法逃避任何的痕迹。

    江小乐的神识如影随形的跟着他,那虫子修士在飞翔了一阵之后,站在了一片高大的树丛之中左右爬了一会儿,似乎是在分辨方向,随后就朝着一个地方飞了过去,想来殿下府中的地形图,这修士是有的那修士一阵飞行之后,江小乐朝着他这边而来,他到了江小乐的院落查看了一番,还用虫子屁股在这边飞了好几圈,似乎是在嘲笑江小乐,无法发现他的身形一般,显然对于自己能够轻松自如的深入四殿下府中,此人是充满了自信。

    只是他却不知道,他在江小乐的眼中,和一个真正的虫子,却没有什么区别。

    路过了江小乐这院落,随后他直接朝着旁边的书房而去,在四殿下的书房旁边,有一个非常漂亮的院落,那里面住着四殿下的宠妻,四殿下年纪二十,正是播种旺盛的时候,要是真的让他每天都住在江小乐的旁边,那样一来反倒是不方便,在离着二三十米的地方建立这样一个别院,也还是离着江小乐很近,有时候为了发泄一下**,四殿下就去那边。

    自然江小乐不会什么都看的,周围没有异样的时候,他只管保证四殿下的安全。

    对于这个院子的作用,虫子修士也很清楚,在嘲讽了江小乐的无能之后,他就飞到了这边来了,到了这边之后,他看了看门口的门缝,随后就要钻进去。

    就他的脑袋要从门缝钻进去的时候,一只手捏住了他的身子,没有用力,只是轻轻的摁,那虫子修士只觉得浑身战栗,他想要挣脱束缚,快速的施法,就变成了人的样子,他的脖子依旧被人掐着,他的身上有一种奇特的功法,只是简单的扭动几次,他的身体就像是软糖一样的从江小乐的手中溜走了。

    江小乐抓住了他之后,就等着看他震惊的样子呢,怎么会允许他逃走呢,此时立刻施展法术,神识干扰的法术笼罩在那修士的身上,他的脚步正要飞跃而出,却一下子站立不稳,直接撞在了旁边的树上,他的脑袋正好撞击在了树干什么,砰的一声脆响,他只觉得眼前天昏地暗一般,倒在地上,好一会儿没有清醒过来,但是他在短暂的昏迷之中,江小乐依旧没有冲过来,只是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那人清醒之后,手掌孩子汇总已经出现了两把宝剑,他随手对着江小乐就丢了了一把过去,随后又拿起来一把齐声就跑,他还准备等着江小乐追赶的时候再次的丢一把过去阻拦,给自己挣脱逃跑时间呢。

    却在他的眼前,一个带着混沌气息的小刀就悬停在了他眼睛三公分的地方,在跑一步,他的眼珠子里面就会有一把剑刺入进去。

    “别,别杀我。”

    虫子修士站住了,手中的宝剑也收了起来,他继续喊道:“道友饶命。”

    江小乐的本意就不是要杀了他,在殿下府中带了一周的时间了,已经觉得有些无聊,在这种凡人间的乱世之中,静修有的时候只是一种想法,最开始的这段时间,江小乐要先适应适应才行,他是一个需要适应时间的人。

    此人的到来,给他无聊而烦躁的生活增添了不少的乐趣,江小乐走到他的身前,接连打在了他的身上几个重要的穴位上面,用强横的灵力,把他的灵力运转给你堵塞住,想要突破这样的禁制,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

    江小乐控制了他,想到了困龙索,自己的困龙索后来清醒之后,就没有看到,想来是不知道被玄武带到了什么地方去。

    他们两个这边只是简单的交手,但也是闹出了一些动静,这里可是 随时警惕危机的殿下府中,立刻有人发现了这边的情况,报告给了四殿下,江小乐刚把虫子修士的穴位封锁住,四殿下也就带着人来了。

    跟来的是密密麻麻的卫兵,刀枪剑戟的拿着,把这里包围了起来。

    华安在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刘顺何宁也带着家伙跑了过来,只是当他们看到对面是元婴期修士的时候,两个人的面色变得很是难看。

    “你,你是谁派来的?”

    华安不想招惹元婴期修士,但此时有江小乐作为后盾他的胆气也变得更多了几分,说话的时候,只是注意语气,言语的意思依旧是询问囚犯的。

    虫子修士在看到了看江小乐之后,又看了看四殿下,随后说道:“我提一个要求,如果你答应了不会用任何手段伤害我,保证我安全的离开四殿下府,我就说。”

    要是这话对江小乐说,着家伙就要吃苦头了,他也知道,所以才会选择对四殿下说,华安看着江小乐,江小乐无所谓的看着他。

    华安知道要自己做出决定,此人不是天字的人,也没有在皇帝身边见过,如此想来就只有老二这一个选项。

    能够找上门来的都是敌人,让他保证对方安然回去,那日后岂不是还有危机。

    他目光不停的闪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