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他不太听话 第35章 这般兄长
作者:兔南了的小说      更新:2020-10-18
    午后,休息足了的沈柚默换了身衣裳便出了门,准备在侯府之内到处溜达。

    看着侯府来来往往很是常见的女使,雪霜不禁嘀咕起来,“一个好端端的侯府,随从多也不稀奇,但怎么连女使都这般多?”

    沈柚默也跟着看了看四周,入眼所见之处确实是女使为多,除了白郅的卧房附近是仆从较多。

    走着,雪霜似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睁大了双眸,压低了声音猜的刀:“姑娘,这安平侯该不会是,对外宣称不曾娶妻,实则是已经屋内有人了?”

    沈柚默蹙眉扭头盯着雪霜一脸八卦的模样,登时就有些错愕,便伸手拍了拍她,“你这是上哪儿听得的闲言碎语?”

    雪霜有些无辜的指着门口的方向,声音也比方才弱了不少,“就平日里在街上,听到一些街边卖东西的娘子们说的……”

    沈柚默听着又拍了雪霜一下,还捏起手指给她敲了一个轻的脑瓜蹦。

    “你年纪都还不曾比我长,怎么就先学会了同那些舌婆子一般,在背后嚼别人舌根子的坏习惯呢?”

    “姑娘,婢子知错了。”雪霜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揉了揉自己被敲疼的额头,倒也没有继续就着刚才的话说了,但毕竟是多多少少对安平侯有些不太好的印象。

    沈柚默又转悠了几圈之后,便忽然想绕路去繁花亭坐坐,可刚走到半路时,便听闻有宾客来至,同时她还亲眼见到白郅亲自上前去迎接。于是,沈柚默心下好奇,也尾随了过去。

    “原是邹家兄妹啊……”

    跟着去到前院后,沈柚默远远便看到来人,眉头也不经意间放松了下来,也不觉得有什么稀奇了,便准备转身绕路回去。

    “郡主万安,不知郡主这是要去往何处,婢子可否能效劳些什么?”

    然而即便沈柚默想当作无事发生地离开,可当她抬起脚还没走两步时,便有人恭敬地喊了她一声,她也无法及时倒回去了。

    沈柚默侧身看过去,就只见叶锦正双手前后相搭地站着,神情很是恳切。

    沈柚默方才驻足了片刻,被白郅领着往里面走的几人便走到了她们身侧停下。

    “郡主安好。”

    邹颉与邹关鸢很是整齐的朝着沈柚默鞠了一躬,行了一礼。

    “郡主今日看着如此活碰乱跳,并没有什么不适之感的模样,想来便只是受了些惊吓罢。”

    邹颉倒也没有躲避视线,反而还直接如同看妹妹一般上下打量了一下,随后便得出如此结论。

    “所幸只是受到惊吓罢了,若是真受了一点擦伤,那只怕是不会轻易便能过去的。”

    不待沈柚默回答,显得倒是没方才那般开心的白郅便替她回答了,并且随后便略过了她,直接与邹颉往书房那边走去。

    看着逐渐远离的背影,此时便只剩沈柚默和没有跟着一起去的邹关鸢了。

    “郡主无恙,是我们都很开心的一件事。”邹关鸢一直看着沈柚默,见她神情忽然有变,便随便寻了个话题说道。

    沈柚默沉默不语地看向了别处,不太愿意接此话。

    然而,虽然两位身为主子的表面和气,但在背后,雪霜和如觅互相瞪视,如处于水深火热一般。

    不过二人没瞪片刻,沈柚默便灵敏地察觉到身后的不寻常之处,便回头看了一眼。

    瞧着雪霜似乎和另一位随身女使不太对付的模样,便用眼神警示了一番,随后又转头朝邹关鸢笑了笑。

    看着沈柚默如此,邹关鸢也回了一个笑容。

    “郡主应当很疑惑吧?不过郡主独身一人在安平侯府避难,而侯府内虽然女使足够,但毕竟不曾有女主人在此掌管,多少都是不太会照顾郡主的。于是,家兄便受邀领我来此,便是为了能在这几天使郡主不受委屈。”

    听言,沈柚默一脸恍然,“原竟是如此呀,那我便在此多谢了。”

    看着如此真诚的沈柚默,邹关鸢别开眼下意识抿了一下唇片刻之后才又继续说道,“若能有如郡主这般的妹妹,也确实是件幸事,郡主应该也是因崇慕侯爷这般的兄长,才会想多留几日避避险吧?”

    “邹二姑娘当真这般想?我倒觉得,能有这般妥帖顾人的兄长确实很好,但我不只是想要兄长。”

    沈柚默垂眸轻笑一声,随后转头看着邹关鸢,平静的言语中满含自己些许小心思,直白而不直接。

    邹关鸢听出了其中暗含的意味,心中的坚定再一次动摇了几分,但一想到对方的年岁,那点动摇便又再次消散。

    “郡主还是需要看开些,有些时候,能有一位待自己不薄的兄长,本就难遇不可求,若是再多想些别的,只怕是与本心相背,事与愿违了。”

    而在一旁,折清环抱着手坐在观赏树旁边,远远地望着那边正聊着愉快的人,便将嘴里叼着的叶子吐到一边,摆了摆脚唰的一下站了起身,围着这株矮观赏树来回走动了几圈。

    和折清一同在这处候着的,还有一直被派去在暗中保护郡主的蝶芝。

    与折清那明显不耐烦的模样相比,蝶芝神情可谓是淡然无比,就连瞌睡都不曾哈过一回,而另一位早已断续哈了几回瞌睡。

    又过了片刻,沈柚默便带着雪霜走到了别处。

    沈柚默原本是想去繁华亭瞧瞧,可走着走着,路线便比原来的偏离了许多,一不留神,至抬眼才发现,她已然来到门前檐下挂着青玉金铃坠的花落轩。

    轻风再一次吹拂,院中的一株杏花树上的一些不牢固的叶子被风吹了下来,金铃也被风吹的摇动着,敲出了一段清脆地铃声。

    在铃声之中,沈柚默就如同被什么吸引住了一般,抬脚便要往花落轩的主屋走去,甚至于连雪霜在一旁着急的劝说下都不曾注意。

    片刻之后,沈柚默走到了门前,右手也缓缓抬起,轻轻碰着木门,仿佛就要在下一刻将门推开一般。

    “郡主,还请您莫要推开那道门,那道门后,是禁忌,除了侯爷,谁都不可未经准许随意入内。”

    ,精彩!

    (m.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