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相思 第三章 正酣⑤
作者:栗子酒的小说      更新:2020-10-18
    酿酒与食品工程?

    这到底是什么专业?

    他转身,无不担忧地想着万一以后没有共同语言,可怎么办。

    不防这个时候,温小满似乎感觉到他在看她,趁着翻ppt的空隙,她低头轻轻笑了一下。

    唔,怎么说呢,他突然明白了,那句经典的“尘埃里也能开出花儿”,原来是这个感觉。

    还是走吧,钟晟想,再这么看下去,有点要命啊……

    而且,他有一个小想法他需要一点仪式感,来证明他拥有浪漫的基因。

    钟晟再次见到温小满的时候,她站在学院的布告栏下,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答辩顺利吗?”钟晟走过去问。

    “还可以,有惊无险。”答辩结束,一身轻松,温小满冲他笑着吐了吐舌头。

    “在看什么?”钟晟顺着她的角度看向布告栏,不由得一怔,布告栏上面贴了一张公示文件,上面白纸黑字地写着温小满的处分结果。

    “哎,本来不想让你看见的。”温小满笑嘻嘻的,装模作样地要挡,后来看见钟晟的神情有些严肃,她想了想,有些释然地开口“警告的处分已经很轻了,我接受这个结果。”

    “嗯。”钟晟抿住唇,淡淡地应了一声。

    “你还记得褚茜茜吗?”温小满突然转头问他。

    “嗯?记得。”他记性很好,印象里还有这个名字。

    “我向她道歉了。喂喂喂,你别这样看我……”温小满笑着拍了他一下。

    “我以为……”钟晟低头看她,有些愕然。

    “我也以为我不会道歉。”温小满叹了口气,怅然地说,“可能是快毕业了吧,有些过去执着的东西突然变得没那么重要了。但事情总要有个结果,我和许诺要毕业了,褚茜茜明年也会跟着下一级重新开学,校园里每天都有新闻,这件事也会慢慢被人忘记,是到了尘埃落定的时候了。”

    “也对,事情总要有个结果。”钟晟点了点头,倏然拿出一簇白花,递到温小满眼前,“送给你,毕业快乐。”

    温小满看见他指尖绽放的栀子花,眼睛突然亮了,鼻尖萦绕着若有似无的清香,她惊喜地看着他“你从哪里摘得?”

    其实这簇栀子原本就插在钟晟的西装口袋,但她却一直没有注意到,好似这花原本就应该出现在他身上。

    “校门口有个卖花的婆婆……”钟晟声音低沉,带了些微哑。

    “有人说,今生卖花,来世漂亮。”

    “那你前生肯定是个卖花的小姑娘。”钟晟低低地笑着。

    “哎,”温小满的尾音拖得很长,瘪瘪嘴,没好气地说,“已经很久没有人说我漂亮了,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钟晟轻笑一声,“你就权当爱人眼里出西施……”

    “小满,我喜欢你。”钟晟低下头,声音压得有些低。

    “什么?”温小满没听清他的话,不解地抬头。

    紧接着,“咚——”

    下一秒,温小满捂着额头,蹲在地上,痛苦地哼哼。

    而钟晟则捧着下巴,生生被温小满的额头撞退了一步。

    “嘶,小丫头练了铁头功吗?”钟晟仰头望天,无奈地说。

    温小满不服气,顶嘴道“那也不及好汉你下巴戳人。”

    钟晟心头火被煽起,怒目而视。

    温小满一步不让,回瞪过去。

    钟晟看着小满,噗地笑了起来,拉着她站起来“不行不行,我笑场了,刚才那段要剪掉,我们重来。”

    说罢,还不等温小满反应过来,他就强势地拥住她,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小满,我喜欢你。”

    什么!他他他说什么!温小满如遭石化,四肢百骸僵成一块板,瞬间与世界失联。

    但下一秒,柔阮温凉的唇就印在了她的脸颊。

    这一瞬,钟表停摆,时光静止,爱如阳光般撒下来,花满林荫道。

    片刻后,钟晟见温小满没有反应,有些泄气,嘀咕道“明明是你说的,要我遇到喜欢的女孩子,就告诉她……”

    温小满莞尔,霎时觉得周遭风物一下子明媚了起来。

    唔,这个人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

    要不然为何众生皆苦,唯独他是彩虹糖味?

    答辩结束后,温小满在学校的事情也就告一段落,只需要等到六月底参加完毕业典礼领到毕业证书,算是正式和学生时代做了个道别。

    中间这么久的空闲期,其他人可能会好好策划一场毕业旅行,抓住青春的尾巴,去看看世间的山湖河海。

    但温小满对此却兴趣缺缺,研发中心那边也请了长假,不着急回去,左右也没什么着急的事做。

    “不如我跟着你回考古队继续实习吧。”她想了想后对钟晟说。

    钟晟自然十分欢喜,按照计划,考古队的工作将在七月初结束,此时考古工地上的实习生也都结束了实习,回到学校准备期末考试。小满现在回考古队,既可以帮他的忙,还有助于进一步培养感情,这可是好事,大好事!钟晟暗暗惦记着,他可没忘了李远的前车之鉴。

    想到这,钟晟不由得皱起眉,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的工作关系在北京,现在是借调到益州省考古所,等凤醴遗址这个项目一结束,他还是要回北京的。等到那时候,他和小满之间就隔着两千多公里的距离……

    钟晟的呼吸一滞,猛地抓紧身边人的手,温小满不解地看过去,就见到钟晟目光炯炯,满怀期待地看着她“事不宜迟,今晚就走?”

    “呃,”温小满的眼角抽了抽,“其实也不用这么快吧。”

    钟晟垂下头,又露出如大狗狗般湿漉漉的眼神“但是我只请了一天假,明天就要回去上班了,难道你不想跟我一起回凤醴吗?”

    “我……”温小满犹豫着。

    钟晟歇了口气,继续说“我是借了李远的车开来益大的,汽车一公里的碳排放是027千克,这里到凤醴镇有160公里。如果只有我一个人,人均碳排放就会高达432千克,你要是能和我一起回去,那结果就大不一样了,人均马上就可以下降到216千克……小满,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对环保问题一向格外关注。”

    “不要再说了!”温小满立刻打断了钟晟的话,语气坚决地说,“等我一小时,一定跟你走。”

    他这种严谨的学术派撩妹,她完全招架不住,她现在只觉得自己脑门上悬着一个时刻变化着的数字,不断提醒自己排放了多少二氧化碳,可恶啊。

    完了完了,她要被钟晟吃死了。喂喂,刚才钟晟眼睛里是闪了一道名为狡黠读作阴谋得逞的光吗?是她看错了吧,嗯,一定是她看错了,她才不会被钟晟给骗了呢。

    在钟晟的催促下,温小满稍微整理了一下留在学校的行李,就一起回了凤醴。

    或许是近乡情怯,她坐在副驾驶上,看车窗外熟悉的风景历历闪过,心底里竟然生出几分紧张。

    果不其然,等到她重新站在考古工地上,看着被完整发掘出来的酿酒遗址,脑子里突然涌出来很多事,有些怅然失神。

    “怎么了?”钟晟问她。

    温小满叹了口气,指着那片发掘出来的古窖“这些古窖……在考古工作结束后,会怎么样?”

    钟晟有些讶然地看着她,沉思片刻,才斟酌地说“益州省考古所正在向上面申请,有可能会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如果这样的话,除却需要保护性回填的部分外,其他遗迹都将保留下来,用作研究展览。”

    温小满蹲下来,随手抓了把泥土“我是学酿造,酿酒酿酒,其实说白了,很简单,粮食加上水,封进窖池里,没那么神奇,也不需要太多工序,能否酿造成功,最关键的其实是窖泥里的微生物,正是依靠这些微生物的发酵,水才能变成酒。”

    钟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你想说什么?”

    “现在是工业时代,机械化酿酒所用的窖池是大窖,但你看看眼前的,有圆形的、腰形的酒窖,这些分明都是小窖。理论上说,小窖容积小,酒醅与窖泥的接触面积自然也会变大,相较于大窖酿造,更有利于微生物活跃,发酵也会更加充分。因此,小窖酿造的酒品质肯定优于大窖。”温小满缓缓站起来,眯起眼,继续说“我就在想这些古窖究竟还能不能酿酒。”

    听到这里,钟晟眉头微皱“但这些酒窖已经几百年没有用过了……”

    温小满突然笑了,轻轻拉住钟晟的手,安抚地说“哎,你不用劝我,我明白,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古窖的菌群要检测、要培养,而且小窖酿造过于依赖人工,成本大大高于大窖,确实很难推向市场。但你也要考虑到,一个专业的酿酒师对于高品质酒品的追求啊。”

    突然,温小满只觉得背后伸出一只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住她的脑袋猛地向钟晟的脑袋上撞去。

    。

    ,精彩!

    (m.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