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相思 第三章 正酣④
作者:栗子酒的小说      更新:2020-10-18
    钟晟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手轻轻压在温小满肩膀上,条理清楚地分析着“小满,你听我说,我依据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标准体重算法,算出了你这个身高所应达到的健康体重区间。相信我,你目前的体重离这个区间还有很远的距离。嗯,我理解你对身材的合理追求,是我考虑不周,现在我正式邀请你和我一同健身,不如我明天就为你挑选一款合适的山地车?”

    温小满嘴角抽了抽,目光呆滞地说“不、不用了,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你的事对我来说都不麻烦。”

    “不不不……”

    “小满,你是不是不相信我,我都是根据科学……”

    “钟晟,冷静!”温小满深吸一口气,双手握住钟晟的手,真诚地看着他的眼睛说“我的意思是,骑行这项运动不适合我,我会在宿舍练瑜伽的。”

    钟晟被小满握住的指尖微微动了动,他感觉自己耳朵有些发烫,垂下眼,心里暗自做了个决定——等下一定要好好研究瑜伽,看来小满很喜欢……

    一周后。

    夕阳照在考古工地的窗户上,折射出波光粼粼的微光。

    钟晟在探方里站起来,开始收检归拢考古工具,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声,很短的提示音,不像是电话。

    短信?微信?

    站在钟晟身边的李远微微有些诧异,不该啊,钟晟以前可是只要在上班时间一律开静音的人啊。

    记得他还曾经问过钟晟,为什么不调成震动。

    钟晟很有一套地告诉他,如果在提取文物的关键时刻,几秒钟的手机震动都有可能影响他的动作,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现在好了,确实不是震动模式了,改成铃声了?

    在李远的密切关注下,钟晟摘下手套,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若无其事地又放了回去,顺带还附送了李远一记斜眼。

    不对,有情况。

    李远撇撇嘴,偷偷推理着,钟晟看过手机以后,动作明显加快了,很着急的样子,是急着回某人的信息?

    哼!李远鼻孔朝天很用力地哼了一声,用单身狗专用的仇视盯着钟晟的后背。

    钟晟却像是根本没看到他,很快就收拾好东西,擦身而过的时候,连一丝注意力都没有分给李远。

    钟晟施施然地走出工地,趁离开李远视线的一瞬间,极快地闪进一个没人的角落,四下瞟了几眼,发现周围十分清静,后背轻松地靠在角落里,喜滋滋地拿出手机。

    “工作结束了吗?”是温小满的微信。

    “嗯,结束了。”钟晟认真地打上句号,显得很严谨。

    发出去以后,钟晟屏住呼吸,眼睛盯在屏幕上,根本不敢眨眼。

    对方正在输入……

    “叮咚——”屏幕上突然弹出一条信息。

    “一会来镇上找我吧,我请你吃饭。”

    钟晟的瞳孔瞬间睁大,背过身去,额头抵在墙壁上,手握住拳,挡在嘴前,从一个旁人难以察觉的视角看过去,就可以发现他的嘴角慢慢向上弯起,最终咧嘴笑成了一朵花。

    开心了一小会,钟晟突然站直,轻轻咳了两声,重新拿起手机,回复着“稍微有点事,半个小时后联系你,好吗?”

    “好的。”

    看到肯定的回复后,钟晟吹了一声自己很是满意的口哨,脚尖点在地上,将石子踢了好远,然后晃晃悠悠地回了宿舍。

    他哪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他现在最紧急的事情,就是回去火速冲个澡,然后换身衣服,去找他的小满。

    温小满和他约定的见面地点是一家理发店,钟晟到的时候,还有些犹豫。他推开门走进去,发现这家店生意确实不错,来往好多人,一时竟没有看到温小满。

    “这里!”没想到竟然是温小满先看到他,她背对着他,坐在一张靠椅上,此时正举着胳膊向他打招呼。

    “要剪头发?”钟晟走过去,站在她身后,看着镜子里的她,有些疑惑。

    “是啊,言情剧里的女孩子在分手之后,不都要剪个头发?人生需要仪式感,我要开始往前看了嘛。”温小满满意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冲他笑了一下。

    此时,温小满的头发被发卷卷起来,露出了一双异常清亮的眸子。钟晟被她这一笑晃了一下,稍稍有些失神。

    她原来的头发是什么样子?

    似乎是黑色的直发,柔顺地束起,发梢落在雪白的脖颈后。

    他觉得没什么不好的呀,但既然她喜欢,就依她。

    “还要稍微等一会,马上就好。”在温小满被理发师催着去洗头之前,她如是说。

    可等温小满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毫不意外地被惊艳到了。

    嗯,心率变快了,他肯定地想着。

    只见她海藻似的卷发泼墨般披在身后,露出小巧的耳朵和微尖的下颌,她并没有换发色,难得的是,黑发竟显得她的肌肤白得剔透。

    “怎么样?”温小满在他面前站定,落落大方地询问他的意见。

    “嗯,很好看。”钟晟微笑地回道,但在温小满难以察觉的角落里,他的拳头攥得死死的。

    男性天生带有一种领地意识,当钟晟意识到温小满的美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他就产生了一种刻在基因里的忧虑——小满这么好,一定会被别人惦记上的!

    看来,他的计划必须加快了,钟晟懊恼着自己的节奏不得不被打乱。

    哎,如果温小满没有换发型就好了,钟晟在心里默默哀叹。

    不行,要克制,如果被知道的话,小满会生气的。

    夜色笼罩下来,两个人缓缓走在去饭馆的路上。

    凤醴镇的绿化很好,路旁的行道树郁郁葱葱,有薄薄的月光从枝杈间露下来。

    “下周有空吗?”温小满突然开口,轻声问他。

    “嗯?”

    “我要毕业答辩了,邀请你去旁听,可以吗?”她的脚步顿了顿,微微仰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当然要去。”钟晟想都没想,一口应下。

    “这么期待啊?”温小满笑了,尾音带了丝轻佻,有些挑衅地反问他。

    “对啊,最期待看你被教授们刁难的样子,你可别到时候被问得哑口无言,向我寻求场外援助。”钟晟侃侃而谈,但眼神里藏了丝微不可察的宠溺。

    “喂,小瞧我!”温小满被他惹到,不服气地转过身,就在这时——

    “哎,小心。”钟晟猛地拉住她的手,把她向这边带去。

    与此同时,岔路口突然冲出一辆摩托车,车速极快,远光灯晃得人眼花缭乱,那辆摩托车紧贴着她的身侧就蹿了出去,若没有钟晟拉了她一下,后果难以设想。

    “怎么样,有没有事?”钟晟在一旁关切地问着。

    温小满大呼好险,并对钟晟痛诉禁摩对交通安全的重要性,钟晟立刻附和,并表示明天就会向镇长信箱里写建议信。

    但温小满没有发现的是,钟晟很自然地牵起了她的手,并且一直没有放下。

    而此刻,如果有一台ct探测仪,就可以看到,在钟晟的某一块大脑分区中,正进行着激烈的天人交战。

    要不要放开呢,就这样一直牵着女孩子的手,有些显得不绅士呢。

    但是就放开的话,有些……不舍得啊。

    “唉,”钟晟苦恼地想着,“人生,可真是艰难啊。”

    益大,是雄踞西南一方的高校,教育资金一向充裕,故而校园也修建得很漂亮,历史悠久,有些建筑物还带着民国时期的痕迹。

    温小满两周前就已经向研发中心请假,回学校准备毕业答辩,钟晟没有过多打扰她,只是从朋友圈动态中可以看出,她是真的很忙。

    如果六月的雨是为了离别而下,那五月的风里合该带了些匆忙,万物匆忙地生长,拼命地汲取着阳光和养分,为秋收冬藏多积累一份本钱。

    但钟晟却不,他在学校里永远是最惬意的一个,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缘故,但只要他回到校园,平日工作中的严谨,就一点点地松懈下来,退回到那个随时都可以打个哈欠的学生时代。

    他闲适地漫步在校园的林荫里,难得的请了一天假,总归是不着急的,那就没有目的地慢慢溜达,逛完了整个校园,总算找到了酿酒学院。

    好巧没错过,等走到小满告诉他的那间教室,温小满正站在讲台上阐述她的论文。

    钟晟站在走廊上,透过教室的玻璃窗凝望着她,呵,还真被她说中了,她答辩时候的样子,还真是自信到耀眼。

    他没有走进教室,像个迟到的学生,懒洋洋地靠在走廊的栏杆上,任过往的风吹乱他的头发,偶尔有一句半句的话,随着风钻进他的耳朵。

    啧,听不懂啊。

    虽然他高中时数理化还学得不错,但骨子里是个彻头彻尾的文科生,小满的论文里充斥着各种公式各色反应,都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哎,怎么会喜欢上理科生呢。

    钟晟的血液流淌着浪漫浓郁的血液,他本来是个热烈执拗的男孩子,小的时候经常热血上头、不服管教,而现在所拥有的耐性和细心完全都是被考古工作一点一滴地磨出来的。虽然青春期来得太晚,但他一直以为他还是会喜欢文科生,中文系的女孩不是很好吗,他可以在她耳边轻轻讲甲骨文的发现,或者学艺术的,他画画也不错,还算志同道合。

    。

    ,精彩!

    (m.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