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相思 第三章 正酣②
作者:栗子酒的小说      更新:2020-10-18
    钟晟毫不在意地掸了掸肩上的尘土,低低地“嗯”了一声,并没有去管李远的不怀好意。

    李远仰天长叹,几家欢喜几家愁,他这师兄只想着自己快活,不管师弟的死活啊。

    钟晟见他这样,微微皱眉“你追人家追了这么多年,也没什么结果,可见是有缘无份,现在人家要结婚了,你更应该祝福才是。”

    李远的女神,钟晟也有所耳闻,说是隔壁汉语言专业的系花,本科时一见钟情,多年追求也未见修得正果。毕业后,女神回了家乡,耕耘于三尺讲台之上,奋斗在教学岗位第一线;而李远呢,去了千里之外的考古所,联系渐渐就断了。

    今天呢,李远一觉睡醒,日常赖床时,翻到了朋友圈里女神的结婚照,未婚夫皮肤白皙、温润斯文,和李远天天风吹日晒皮糙肉厚的形象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相形见绌之下,李远心碎了,崩溃了,开始仇视社会了。

    “钟晟啊,有很多内情你不了解。我觉得吧,当年上学那会,女神对我还是有情的,只不过咱们这工作,工资低、福利差,也就不说了,关键是还得出差,一年出两回差,一次出差去半年,还都是荒郊野岭没信号的地方。你就想想,那个姑娘能受得了?”李远萎靡地靠在钟晟肩上,一阵长吁短叹。

    听他这样说,钟晟也沉默了,半晌后,钟晟轻轻拍了拍李远的脸颊“真的吗?”

    “谁会诓你啊!”李远这下更来劲了,一蹦三尺高,“你好好想想,咱们这行的男青年那个不是三十多了才能娶上媳妇,还多是找的同行,为啥啊,就是因为同行能相互理解。你可别信什么距离产生美的鬼话,距离只能产生小三!不信你试试,十天半个月不联系,女朋友绝对跟你提分手!”

    钟晟的身子猛地一僵,在心里默默地下了个决定,绝对绝对绝对不能十天半个月不联系,但九天可以。

    诚如李远所了解的那样,钟晟的身体里有一套详细完备的生物钟,每天十一点入睡、六点钟起床,从青春期开始就没有变过。

    但在这天,钟晟躺在床上,重新检视了他那个精确到刻钟的作息时间表,无论如何每天都要挪出一小时来。

    白天不行,他要工作,晚上的话,他还要加班整理资料写考古报告,要不然把写报告的时间从两小时压缩到一小时?他有些纠结,拧眉斟酌了好久,最终决定把原本用来健身的半个小时扩展为一个小时。

    嗯,就决定是这样了。

    他满意地闭上眼,安心地翻了个身,睡着了。

    周末结束,温小满如期入职。

    她现在是实习生,别说入项目组了,连稍微要紧点的实验数据都接触不到,能做的只有跟在研发中心的工程师后面,做一些简单的文书工作和其他杂活而已。

    但秦故明听说她还要做毕业实验时,准许她可以在管理员同意下使用研发中心的实验器械。当然,特别精密的仪器温小满也不敢碰,能用得上的,也就基础的电子舌、液相色谱仪之类的。

    可能是专业对口的缘故,温小满觉得,研发中心的工作比起考古队,真的是轻松了太多。在考古队的时候,她的心一直悬着,就没放下来过,生怕碰坏了什么,就少了件国宝

    而在实验室,至少是熟悉的环境,就算她做错了什么,还知道如何补救。况且凤醴集团研发中心的工程师,哪个不是功力深厚,能用得上她的地方,委实不多。虽然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但真正上手的机会毕竟还是少,要学的还是很多啊。

    刚开始的适应期很快就过去,温小满也算渐渐上手,实习之余,也该琢磨毕业论文的事了。

    其实温小满的毕业论文已经完成了七七八八。根据钟晟提供的资料,她又在论文中补充了很多实例论据,使得整个内容更加充实,上次和导师交流后,导师就对温小满的完成度赞不绝口,提醒她再补几组实验数据就差不多了。

    收到导师的回复后,温小满很是松了一口气,摩挲着钟晟整理出来的资料,她心里泛起几缕莫名的情愫。虽然她现在已经不是钟晟的助手了,但是两个人时不时还有些联系,往往是在晚上点的时候,最初钟晟会打电话来,问他给的那些资料有没有不懂的地方,后来就是在微信上闲聊,断断续续的,甚至有时候,只是朋友圈里的几条评论。

    对于钟晟,温小满有些模模糊糊的好感,看不清、说不透,一来她刚刚分手,也不想这么快开始一段新感情;二来,钟晟对她确实有些不一样的好,但这种好,发乎情、止乎礼,保有距离感的暧昧,她也不便自作多情。

    温小满使劲晃了晃脑袋,想要把脑子里这些杂念甩出去,不想了,还是论文重要。

    晚上八点半,温小满刚把修改好的论文发到了导师邮箱,正准备站起来活动活动,就听到“砰”的一声,眼前顿时漆黑一片。

    温小满下意识地扶住身旁的桌子,四周打量一下,原来是停电了啊。

    几秒钟后,研发中心的备用电源启动,有些大型仪器开始运转,发出嗡嗡的声音。

    温小满凭借手机微弱的光,抓紧收拾了一下,拿起门禁卡,就向外面走去。

    因为研发中心有独立的门禁系统,备用电源不知道能支撑多久,一旦断电,门禁究竟能不能打得开,温小满也不清楚。

    她走到门口,果然看见门禁闪烁着警戒的红灯,顺利刷卡出去后,才发现整栋大楼都已经停电,走廊只有紧急出口的灯牌还亮着。

    研发中心在一栋办公楼的顶层,此时停电,电梯自然不能用。温小满贴着走廊一侧的墙壁,朝着步梯的方向匆忙走去。

    不想刚走到拐角处,温小满就不知道跟谁撞了一下,她“啊”地叫了一声,抓着的手机也瞬间掉在了地上。

    光线有限,温小满一时看不出对面的人究竟是谁,但凤醴集团管理严格,想来也是深夜加班的同事,她没多想,弯腰想要去捡掉在地上的手机。

    谁知对面的人先她之前捡起了手机,扣在地上的手机被一只指节分明的手翻过来,闪光灯瞬间照亮了这片不大的空间,熟悉的面孔映在温小满的眸子里。

    “小满,是我。”钟晟捡起手机,还给温小满。

    “你怎么在这?”温小满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也顾不上检查手机屏有没有被摔坏。

    “停电了,先出去再说。”钟晟不由分说地攥住温小满的手腕,带着她向楼下走去。

    温小满一怔,顺从地跟着他的步伐往下走。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他的声音里总带有一种安定的成分,让她原本有些慌张的心跳慢慢恢复到正常的速率。

    在如此狭小又黑暗的空间里,她甚至能听到他的呼吸声在她耳边萦绕,轻轻的,绒绒的,有些痒。两个人的脚步声在空荡的楼梯间里回响,一圈又一圈,直晃到人心里。

    等到走出办公楼,钟晟的手才缓缓松开,温小满咬了咬唇,被他触碰过的肌肤,温度明显异常,她忍不住将手背在身后,试图掩盖什么。

    皎洁的月光洒在门廊上,温小满推开玻璃门,竟然发现门口停了一辆山地自行车。

    温小满指着那辆自行车,颤巍巍地问“这是你的自行车?”

    钟晟不以为意,径直走过去,去解缠在车把上的塑料袋“我网上买的,物流运了一个多星期,刚刚才到。”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是一路骑到这里的?”

    要知道老厂离这里足有十公里,还有一截是绕山公路,如果是骑自行车,怎么也要半个小时,如此来回,在路上都不知道要折腾多久。

    “是啊,我想骑行锻炼而已,又没有多远,就一路骑过来了。喏,给你。”

    钟晟像是没有察觉温小满语气中的震惊,淡淡地说完,又把手里的塑料袋递给温小满。

    温小满愣愣地接过,打开一看,心中不由得一热,塑料袋里是几片包得很好的枫糖吐司,一看就是特意在镇上的甜品店里买的。

    哪个女生不喜欢吃甜点呢,但新厂区的地理位置实在太偏,温小满又刚入职,每天都是吃职工餐厅过活,别说枫糖吐司了,连法式小面包都吃不到。

    温小满小心地拿出一片,想递给钟晟分吃,钟晟却摇了摇头,笑着说“我本来就是来锻炼的,吃完这些高热量,不就白练了?你吃吧,本来就是给你买的。”

    温小满低下头,把吐司放回去,长长的眼睫垂下来,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钟晟原地站着,看见不远处的高楼里有几盏灯亮起,人声喧哗遥遥传过来,他转过身,对温小满说“可能是来电了,你宿舍在哪,我送你回去。”

    钟晟推着车,和温小满一起,徐徐往回走着。

    。

    ,精彩!

    (m.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