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相思 第三章 正酣①
作者:栗子酒的小说      更新:2020-10-18
    在如今这个社会上,企业需要的员工永远是复合型人才,即便是研发人员,也要具备高瞻远瞩的眼光,要不然就只能做最低层的技术人员了。

    虽然只有寥寥几面,但他觉得温小满绝非池鱼。

    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小姑娘了。

    秦故明摩挲着下巴想着。

    研发中心在凤醴镇郊的新厂区,这里地价低、交通便利,但离老厂区足足却有十公里远。秦故明让温小满尽快入职,并且安排了住宿。

    在得知田欣把她的地址泄露给许诺以后,温小满随即就在镇上叫了车,当晚就搬进了新宿舍。

    这个新宿舍她前几天就来踩过点,单人间,虽然小但五脏俱全,设施什么的可以说是很舒适,只不过……温小满推开窗,放眼望去,群山环抱,夜色漆黑,唯一的几点灯光也是公路上飞驰而过的卡车车灯,有时候动静大了,还会从附近村寨里传来几声犬吠。唉,这地理位置也太荒郊野岭了吧。

    温小满不算胆子小的女生,很快便释然了,荒就荒吧,反正她本身物质要求就不高,不是还有快递嘛。

    但这一天过得实在是精彩,温小满洗漱好躺在床上,竟然不敢闭眼。

    当世界一点一点安静下来,静到只有她一个人,静到她的呼吸声如此清晰可闻,她就越来越难以回避一个事实——她和许诺分手了。

    她痛苦地将头埋在双膝之间,早上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

    “小满,是你吧……”

    她震惊地转身,许诺就站在她身后。

    “有些话,我想对你说。”

    许诺的眸子如梦中一般,湿漉漉,毛绒绒的,但她却忍不住倒退了一步,肩膀微微瑟缩了一下。

    他好像看到了,眼神暗了下去,没有继续说话。

    过了许久,他也没再往前走上一步,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眼睛发直地盯着她。

    倏然,他颓然地蹲在地上“我知道了……”

    “分手吧。”她听到她漠然地说出这句话,也能想象出她面无表情的样子。

    但是,此刻她怎么哭了呢……

    她猛地扑向她的行李箱,翻箱倒柜地去找纸巾,在脸上狠狠抹了一把。

    不哭不哭,是她要分手的,是她要一个人的。

    但是,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哇……

    “叮咚——”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是钟晟的微信“睡了吗?”

    抓着纸巾的手一顿,她划开屏幕,愣愣地出神。

    突然,手机震动了起来,她吓了一跳,才发现是钟晟打来的电话。

    “喂……”接通以后,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太过明显,急忙掩饰,“咳咳,有事吗?”

    对面是良久的沉默。

    信号不好吗?

    她有些疑惑,皱眉走到窗边“喂,钟晟,你能听到吗?”

    “……能听到,没什么事,就想确认一下你有没有到宿舍。”钟晟的声音低低地传过来。

    “哦,我忘了告诉你。”她懊恼地拍了下脑门,怎么这种事也能忘,“前几天凤醴集团接受了我的实习申请,我已经搬到新厂区这边了,考古队的事……还要麻烦你了。”温小满的手指绞着电话线,不好意思地说着。

    钟晟倒是没有多说什么,问清楚了她现在的住址,又叮嘱她一个人注意安全。

    末了,他又说“有时间,也记得回考古工地看看,对你的论文有好处。”

    温小满毫不迟疑地答应下来,保证会时刻关注考古进度。

    对面又静了片刻,似乎是风声有些大,他的声音有些发闷“别想太多了,早点休息吧,好梦。”

    挂了电话,温小满坐在床上,一脸恍惚地看着钟晟发来的微信。

    钟晟从来不发这么私人性质的微信,她往上翻了翻聊天记录,寥寥几条信息,也多是和实习有关。

    更别说打电话了,她托着腮想,他是怎么了。

    可能真的只是关心自己吧,她如此解释着。

    温小满费力地晃了晃脑袋,只觉得那里头一堆浆糊,根本没有空隙深思这些。

    另一厢,钟晟举着手机的手缓缓放下来,他站在温小满和田欣原本住着的宿舍楼下,本来是想去找她的。

    算了,下次吧。

    他拢了拢风衣领子,转身离去。

    趁着周末,温小满抽空回了趟考古工地。

    周领队对她的来意并没有感到奇怪,他背着手,慢慢地在考古工地里踱着步“你的情况,钟晟都跟我说了。毕业嘛,事本来就多,我也可以理解。考古队这边的实习,你没事了就过来参加,最后还是跟着其他人一起结束,实习证明我也会给你开具的。”

    能得到这个结果,温小满简直喜出望外,连忙保证每个周末都会来考古队报道。

    周长河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这事啊,你不用谢我,要谢就谢钟晟吧。”

    温小满当然明白这是钟晟的功劳,只是她四周环顾了一圈,也没看见钟晟的身影。

    不该啊,钟晟绝对是会在周末无偿加班的人啊,怎么不在工地上呢。

    温小满的视线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走过去,决定问问李远。

    李远正蹲在探方里有气无力地铲着土,见她来了,才微微抬了抬眼皮,打了个招呼。

    “怎么了这是?”见李远一脸丧气的样子,温小满关心地问。

    “小满啊,嘤嘤嘤,我的女神喜欢别人了……”李远扁着嘴,泫然欲泣地看着她。

    温小满心中似乎有根弦被触动了一下,她无声地叹口气“哎,同病相怜,我也失恋了。”

    “是嘛!这么有缘,咱俩得抱一个。”

    面对李远的要抱抱,温小满大方地伸开双臂。

    “你说我女神那么大的眼睛,怎么这么瞎呢,没听过那句话嘛,长得帅一定渣男一定坏……”李远靠在她肩上,抹着泪哭诉着。

    温小满哥们似得拍了拍他的肩,闭着眼点头附和,表示“我懂、我懂。”

    突然,温小满感觉头上突然有一片阴影笼罩下来。

    “你们俩在干什么?”

    钟晟的声音凉凉地传过来。

    李远见到钟晟,立马丢了温小满,一把抱住钟晟的大腿“师兄哇,我的女神被渣男抢走了。”

    钟晟对李远的撒娇一点都不感冒,铁面无私地冷哼“是啊,毕竟我们长得帅的人都是渣男。”

    “哎呀,师兄,我没有说你渣男……不对不对,我的意思不是你长得不帅……”

    李远站在原地对手指,还在纠结到底要怎么说,才无损他钟大师兄的帅气和人品,可一抬头竟然发现,他可亲可敬的师兄已经领着温小满跑得没影了。

    “我都不知道你和李远的关系这么好……”钟晟若有所思地说着。

    “呃,同病相怜、同病相怜。”

    “什么病?”钟晟的脚步突然一顿,跟在他身后的温小满差点撞到他身上。

    “失恋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温小满摸着鼻子,没好气地说。

    钟晟恍然大悟地看着她“放心,这都是小事,很快就会好的。”说着,还摸了摸她的头,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一脸安慰地看着她。

    啊,温小满要疯了!

    天呐,钟晟在尬演什么,怎么一副照顾小孩子的表情。

    还有还有什么叫很快就好了,失恋这种事是安慰一下就可以好的嘛。

    但钟晟没有多给温小满吐槽的时间“论文写得怎么样了?”

    温小满的气焰马上就被压灭了“还差几组对比的实验数据,我会利用研发中心的实验室赶出来。”

    “恐怕要熬夜吧。”

    “肯定,实验可以趁着工作空闲的时候做,但是要想安静地整理实验数据,只能等到所有人都下班以后再加班了。”温小满无奈地摊了摊手。

    钟晟点了下头表示了解,送温小满走出考古工地“这里离新厂区那么远,你怎么回去?”

    “哦,这个不用担心,公司有来往新旧厂之间的班车,我一会等班车就可以了。”面对钟晟的关心,温小满笑着说。

    钟晟低头看着她,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你……还会时不时回来的吧。”

    温小满莞尔“当然,我也并不只是为了论文才来参加实习的,对考古感兴趣是一方面,对古酒的执念又是另一回事,不管怎么说,我的梦想可是要亲手复配出古代美酒。”

    钟晟听了,浅浅低笑“如果是你的话,就一定可以梦想成真。”

    那一刻,微风和煦,日光正暖,温小满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是国内最年轻的考古学家,是发掘古酒方面的权威,从她见到他那一刻开始,他从未如此正面如此直接地肯定过自己。

    那种感觉,就像一个一直坚持举手回答问题的小学生,终于得到了老师的鼓励,纯粹的开心中带了丝微小的惶恐和不可置信。

    是被他打击惯了吗,温小满想着,幸福来得太突然啊。

    送温小满坐上车以后,钟晟心情很好地回到了考古工地。

    留守探方的李远看见钟晟嘴角微微弯起的弧度,突然觉得很是碍眼,带着土渍的一拳砸到钟晟的肩上,颇为挑衅地说“怎么,把小满送走了?”

    。

    ,精彩!

    (m.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