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相思 第二章 微醺⑤
作者:栗子酒的小说      更新:2020-10-18
    钟晟就站在玉兰树下,看见不远处,有几个人站在办公楼外寒暄、握手,随后就有人坐上一辆宝马,慢慢开出厂区。

    其中有一两个人,钟晟还有印象,都是凤醴酒业集团的高层,最初遗址发掘的时候,在饭局上有一面之缘。按理说,这些高层平时都在隔壁的新厂区办公,但无论他们来老厂区做什么事,都应该和温小满有关系。因为温小满此时就站在不远处,正微笑着目送宝马车离去。

    温小满回头,和钟晟投过来的视线撞了个正着,她怔了一下,和身边人打了声招呼,朝钟晟的方向缓缓走来。

    “去考古工地吗?”钟晟静静地看着温小满,语气温和。

    “嗯,一起走吧。”

    温小满站在钟晟的身侧,两个人平静地走了一段路,谁也没有开口,仿佛在享受这片刻的静谧。

    南方的春天终究是到了,风中带着若有似无的暖意,脚下踩着白玉兰的落花,一路旖旎。

    再转角,就到了考古工地,温小满停了步子,两人相对而立。

    “我听说你是顾明君教授的学生。”

    钟晟站定,微低头,看着她“对。”

    “我好像没有跟你讲过我的故事,”温小满避开他的视线,目光柔柔地落在地上的玉兰,“我小的时候见过顾教授,他和我是同乡,有一年,他回乡探亲,市教育局认为机会难得,就牵头开了一个讲座,请顾教授给全市的中小学生做考古知识科普。我那时才小学,整个班被抽去听讲座,位置很不好,顾教授讲了什么根本就听不清。也是年纪小,没定性,我那时就趁班主任不注意,偷偷溜出去了。但一个小学生,能跑去哪里呢,就在礼堂附近转悠呗。我记得当时礼堂内摆了好多展览板,介绍的就是顾教授在河北发掘出液态酒的新闻,内容设计得很好,图文并茂,我看了好久,觉得很有意思,当时就想千年前古人喝的东西,尝起来是什么味儿呢。

    “说来也奇怪,当时的年纪,我连酒都没有喝过,顶多也只尝过爷爷用筷子蘸酒的那点滋味,怎么会好奇古酒的味道。但也就只是一个念头,我没去深究,却也没忘。

    “后来,高考失利,差了那么几分,调剂去了酿酒与食品工程专业,一路读下来,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如今回头细细地想来,有因有果,起承转合,竟像是冥冥中自有定数……”

    故事到了尾声,余音渐渐消散,忽然,一阵微风拂过,枝头有盏开盛的玉兰,扑簌一声落了下来。

    玉兰的花盏很大,温小满似有察觉,下意识地偏头躲了一下,却不想站在对面的钟晟也抬起手,堪堪穿过她扬起的发丝,接住了从树上落下的那盏花。

    不经意落下的花,不经意抬起的手,所有的不经意,造就了一份恰到好处。

    若将这一刻铭记,交于隽永岁月收藏,等相片发黄,等白发苍苍,再想起来,才叫温柔。

    “小满姐?”突然有人出声打碎这难得的静谧,田欣站在转角,吃惊地喊道,“钟、钟老师……”

    钟晟缓缓收回手,指间还残留着发丝的触感,他垂眼,长睫掩住神色,淡淡发问“有什么事?”

    田欣有些尴尬,支吾了半天“呃,周、周领队说有事要找您。”

    “好,我这就去。”钟晟低低地应了一声,却不动,一味地低头,似是在看手里捧的花。

    这次换温小满有点讪讪,她理了下头发,转身看向田欣,笑吟吟地说“既然你们有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她转身欲走,不料才迈开一步,手腕就被人不由分说地攥住,她微愣,手中倏然出现了一盏玉兰,衣袂翻飞间,她听见他在她耳侧低语“送给你……”

    温小满怔怔,怅然回头,身后早已没有人影,只剩下手里的一捧白花,徒留暧昧。

    田欣觉得自己的脑子快炸了,反反复复,出现的画面都是温小满和钟晟的身影,简直神鬼难救。

    他和她竟那样好,他和她、竟那样好!

    随即,有许多从前被忽略的细节浮上心头他叫她小满,叫自己却是连名带姓的田欣!她简直恨死了她爸妈取名的时候思虑不周。

    不止这些。

    他拉她的手,撩她的头发,甚至还送她花,如果自己没有及时出现,是不是他还要亲她?

    田欣神经质地尖叫了一声,根本不敢细想。

    为什么、为什么男人都会被温小满迷住,法学院的男神如此,她心里的男神也是如此。

    不、不能这样,钟晟一定是被温小满的伪善给欺骗了,对,对,一定是这样,自己不也曾全身心地信任过温小满。

    呵,温小满这个骗子,明明对自己说毕业季不想谈恋爱,转过身就去勾引男人,难道她忘了她在学校里做的那些破事?

    “啊……”田欣忽然想起了什么,轻轻叫了一声。

    对啊,钟晟一定不知道温小满在学校里的事,他百分百是被她骗了。

    田欣瞬间正义感爆棚,心思动了起来,瞬间一个不成行的计划浮上心头。

    她深吸一口气,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她要让钟晟看清楚,温小满是个多么不择手段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他喜欢,温小满她根本不配!

    田欣划亮手机,翻出一个记在备忘录里的手机号,冷静地发出去一条短信。

    “许诺,想知道温小满在哪吗?”

    很快,短信提示音响起。

    “??你是谁?”

    田欣的嘴角浮起笑,眼前仿佛出现了温小满颓然委地的身影。

    “,加我的微信。”

    许诺按亮他的手机屏,屏幕上赫然出现的是他和温小满的合影。这么多年了,手机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可屏保却依然是他们两个人的合影。

    谁还敢说,他不爱她?

    不仅如此,他的生活处处都有她的痕迹,衣柜里有她叠好的衣服,手腕上是她送的运动手环,还有更私密的,他收在抽屉里的,买来准备送她的戒指。

    当你认定一个人,觉得她会与你携手共度此生,放任她肆无忌惮地进入你的人生,她就会全方面地入侵你的生活,就像癌细胞一样,快速繁殖,防不胜防。

    但此时,看着眼前的文字,许诺沉重地闭上眼,苦涩漫过他的心脏。

    “我知道温小满的下落。”

    “你是谁,我怎么相信你的话?”

    “我是温小满现在的室友,我和她住在一起,你不是想知道她的下落吗?”

    “她在哪里?”

    “凤醴镇上的凤醴酒厂,她在这里实习,已经很久没回学校了……”

    怪不得,怪不得他发疯似地找,也找不到她。

    自那天过后,他就再也没能联系到她,她没有问过他什么,也不允许他来解释,要说人间蒸发,也不过如此。

    其实,类似的事情一直都有,有意或者无意的暧昧,对他而言,早已稀疏平常。在他的记忆里,她从来没有过问过,有可能是不知道,也有可能是不在意。就算是别人戏言时对她提起,她也只是微笑着不予回应,这有什么呢,他觉得这就是信任。

    至于褚茜茜,他握拳狠命地向桌面砸去,桌子上散落的杂物轰然扫落。这是意外!只是意外罢了,又没和褚茜茜真正发生过什么,完全是那个蠢货自作聪明,他都根本记不得自己跟褚茜茜说过什么,就那些所谓的截图,本就是断章取义!小满看到会生气会误会会报复会不理他,他觉得没有什么,只是多了些麻烦要去处理而已,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啊,哄哄不就好了嘛,但只要他能跟小满解释清楚,误会自然烟消云散,毕竟这么多年,还能就这么散了?

    对啊,这么多年,他那么了解小满。

    “完了,无法挽回了……”,他心底有个声音不断轻语反复,那是一个不容忽视却也难以接受的念头。

    不行,不能就这样完了,他还有好多话没有告诉她。

    他心中默记一遍地址,抓起抽屉里的戒指,就向门外冲去。

    无论如何,都要说清楚。

    许诺这样想着。

    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来,和往日并没有什么分别。

    时钟准时指向七点,钟晟打开实验室的门,开始一天的工作。

    “你迟到了。”钟晟听见实验室的门被推开的声音,猜到是田欣,随口说着。

    田欣站在门口,定定地看着独自在工作的钟晟,内心挣扎。

    钟晟见没人回应,忍不住抬头看去,见到一脸失魂落魄的田欣,有些讶然“怎么了?”

    “钟老师……”田欣蓦地抬起头,双眼迸出慑人的光,声音却低得可怕,“温小满的男朋友来了。”

    “什么?”钟晟没听清。

    田欣一字一顿,异常冷漠地说道“温小满的男朋友来了。”

    钟晟的手一抖,赶紧把手里的文物放下,低头顿了两秒,突然一把摘下手套,猛地向门外冲去。    。

    ,精彩!

    (m.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