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相思 第二章 微醺④
作者:栗子酒的小说      更新:2020-10-18
    没过多久,对方回复道:“哟,这你都知道了。还能是什么,自己干了蠢事,没脸继续读书,就休学了呗。”

    “现在传闻太多,我都听糊涂了,你快跟我说说呗。”

    “哎,这事问我就对了,都怪我以前没跟你说清楚,让我从头跟你说。你知道我们法学院男神是谁吗?”

    “谁?”

    “许诺啊,你肯定见过,就迎新晚会上的男主持人。这个褚茜茜跟咱们一级的,上学期社团招新,她就选进主持人队了,这么一来二去,就跟许诺勾搭上了。

    “我觉得许诺八成就只想跟她玩玩,反正就暧昧着。但褚茜茜不明白啊,不知道从哪打听出许诺有个谈了五六年的女朋友,褚茜茜恋爱脑上线,觉得自己才是许诺的真爱,打定主意要逼宫,褚茜茜就把自己和许诺的聊天截图打包发给许诺女朋友了。

    “褚茜茜的本意估计是想让许诺的女朋友拿着截图找许诺质问,他俩闹掰了,褚茜茜才好上位。谁知道许诺的女朋友可真是不一般啊,不吭不声地憋了好几天,等到了月全食那天,她把褚茜茜和许诺的聊天记录全发到咱学校官方微信上了,就附在报道月全食那篇文章末尾!

    “月全食那篇文章流量多大啊,截图的事立马就在全校传开了,后来也不知道谁曝光的,把褚茜茜给曝了出来。提起小三,谁不恨得牙痒痒,当面冷笑一声还算是给面子,私底下的难听话可多着呢。褚茜茜熬不住了,哭哭啼啼地跑去跳河,虽说被劝回来了,但脸面折了,那好意思还待着学校,转天就被家长带走休了一年学。

    “要我说褚茜茜和许诺他女朋友根本不是一个道行,那篇文章虽说是秒删,但相当于把这件事捅到全校师生面前啊。啧啧啧,许诺他女朋友可真是个厉害的主儿,怪不得能和许诺谈那么久的恋爱……”

    对方还沉浸在感叹之中,田欣却顾不得思考许多,赶紧问:“那你知道许诺的女朋友是谁吗?”

    “唔,我见过一面,但具体叫什么就不太清楚了,印象里长得一般,很普通的女生,怪不得褚茜茜想上位,我们也觉得他女朋友配不上许诺。”

    “那你知道她是哪个学院的吗?”

    “反正不是法学院,好像是……哦,对,好像是酿酒学院的,哎,你问这么细是干什么?”

    田欣草草应付过去,捧着手机发愣。

    突然,身后传来李远的喊声:“小满,你醒了?”

    田欣一惊,转回头,发现李远站在病房门口,正一脸惊喜地看向离自己半米不到的病床。

    田欣的脸色霎时白了,顺着他的视线,慢慢转身看向温小满,病床上的温小满也看着她,眸光淡淡,微笑浅浅。

    二十多年,田欣第一次这么心慌。

    温小满伤得不算重,顺利出院后又在宿舍养了三天,确定没事了,周领队才同意温小满回到考古工地。

    说来也奇怪,温小满这一摔,凤醴镇的雨倒是停了。温小满休息的这几天,考古工地那叫一个兵荒马乱,积水要排、隔梁要加固、探方要清理,周领队还占了半天时间,特意开了一个考古安全教育大会,强调了好几遍工地安全注意事项。

    “小满姐,钟老师让我转告你,等你有空了去考古实验室找他。”

    “哦,好的。”

    温小满总感觉这几天田欣在躲着她,每天很晚才从实验室回宿舍,说不上几句话,田欣就裹着被子睡了。满打满算,刚才那句算得上近来田欣对她说的最完整的一句话。

    既然如此,温小满也没什么法子,只好随她去了。

    想着这些,温小满敲开实验室的门:“钟晟,你找我?”

    “嗯,稍等我一会,田欣,你把我让你校对的那几篇报告拿给温小满。”实验室的台面上摆着一堆青花瓷片,钟晟拿着出土时拍摄的照片,试图把这些瓷片进行分类归档。

    温小满见他忙,也没打搅,接过报告翻看起来。

    看着看着,温小满的眉头渐渐蹙起,声音压低:“钟晟,你这是什么意思?”

    钟晟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瓷片,收拾好才说:“这些都是我收集整理好的考古报告,有些是已经发掘完成的酿酒遗址报告,还有就是凤醴酿酒作坊遗址的考古记录,是目前进度中与古代酿酒技术相关的部分。我已经征得了周队同意,这些可以用在你的毕业论文中,但仅供学术研究用,不得随意传播……”

    “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些?”温小满攥紧手里的资料,星星点点的火气在心中积聚。

    “我的意思很清楚,温小满,你的实习可以结束了。”钟晟语气平淡,波澜不惊。

    “你是在赶我走吗?”温小满看着他,眸色愈深。

    “你已经因为在考古工地实习而意外受伤,这是我的错,我不该让你做超出你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我会为此负责……”钟晟回看向她,眼神真挚,毫不作伪。

    “所以,你就拿出了这些资料,认为我只要有了这些资料,就可以不用留在这里,只是因为你认为我留在这里是毫无意义的!

    “但、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之所以会来到这,就是因为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温小满说完,抓起那些资料,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走出了实验室。

    她刚才的那番话,越说越快,越说越低,甚至到最后几个字,钟晟都不确定自己是否听清。他默默地凝视着她离去的身影,心里有些发闷。

    “钟老师,你……”田欣怯生生地发声,提醒他这个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钟晟抿平嘴角,重新坐回实验桌台,低头看着资料,继续整理工作。

    “钟老师,你不喜欢小满姐吗?”

    “嗯?”钟晟不防田欣这么问,下意识地转身看她,眼前的面孔是如此直白又稚嫩,他不忍心敷衍,“不是,正相反,我很欣赏她,既然有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又有与之相配的才华,就不应该让俗事占用过多的精力……”

    察觉到田欣的脸色微变,钟晟才猛然发现自己说得太多,赶忙轻咳一声,不再说话。

    但钟晟没有注意到的是,田欣隐在暗处的手早已握紧,指尖陷在手心里,留下泛红的印子。

    随后的几天,温小满照旧去考古工地实习,钟晟也没再提过让温小满提前结束实习的事情。

    田欣见当事人都对此保持沉默,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时间长了,她终于觉出一点不对味。主要是温小满,一惯守时的温小满突然开始缺勤,虽然她每天都会来考古工地,但工作时间很是不定,经常找不见她的人,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这样的后果就是,温小满原本的工作渐渐移交给了田欣,田欣成了钟晟新的助手,而温小满呢,大多时间都是蹲在一旁,静静地旁观着考古队员的工作。

    说来也奇怪,对于温小满的缺勤问题,钟晟不提也就罢了,就连最注重考古纪律的周领队也是三缄其口。一时之间,整个考古队竟都容忍了温小满的缺勤,又或者,大家早已默认温小满本就不属于这个考古队,自然也不用守规矩。

    田欣没工夫深思这些,她其实挺高兴的,温小满不来正好,她就可以跟钟晟相处得久一些,让他也能看见自己的努力,欣赏自己的才华。

    挺好的。

    “田欣,你又跑神了。”钟晟突然从探方里站直身子,拿着铲子的手撑在额角,轻轻叹了口气。

    看着眼前这个因为他的提醒变得更加手忙脚乱的小女生,钟晟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他不由自主地想起温小满来,如果是那个人,应该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她总是注意力集中,密切注视着他的举动,适时地给予帮助,也从不多言。

    所以说,习惯是多么可怕的力量,这才几天,就让钟晟生出一种没她不行的感觉,但一想到温小满可是他自己赶走的,烦躁瞬间涨潮,如海水般席卷了他。

    这个心态,可没法工作啊。钟晟对李远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透口气。

    他一个人走出了考古工地,在凤醴的老厂里瞎晃悠,此时正是上班时间,他没碰上几个人。

    啧,也不知道那丫头干什么去了。

    闷在宿舍写论文?

    早知道就告诉她可以来实验室写了。

    相较于温小满的神出鬼没,钟晟的时间线就很清晰了,早七点上班、晚六点下班,天天如此。

    钟晟是个很自律的人,尤其在时间上,分毫不错,用李远的话说,钟晟就像个设定好的人工智能,不存在迟到,那叫做程序出错。

    但现在,他站在原地,足足晃了十分钟的神。

    考古工地所在的酒厂是凤醴酒业的老厂区了,虽然车间还在运作,但大多生产的是走量卖的低价酒。老厂区的建筑风格带着浓郁的时代色彩,布满锈迹的铁门,低矮的红砖围墙,还有围墙内种植的玉兰树。

    ,精彩!

    (m.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