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相思 第二章 微醺①
作者:栗子酒的小说      更新:2020-10-18
    转眼就到了周一。

    趁着领队和钟晟开周会的空档,李远就和身边的实习生侃起大山了,说着说着,不知怎么的,就说起考古工地上发生的怪事上。

    这一下,大家都来了劲,自发地在李远身边围成一个圈,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突然,田欣冒头出来,插话道:“听我说听我说,据说如果男生第一次下工地,如果发掘的是墓葬,那他的第一个孩子一定是女孩!非常靠谱,不信你去看咱们系的老教授,生的全是闺女。”

    这话一出,满座哗然,几个有美少女养成梦想的男生非常遗憾,竟然没能为墓葬遗址发掘奉献初次。

    李远耸了耸肩,说这个理论太不可信,考古系的男生多难找对象,等生孩子都不知道哪一年了,早忘了这一茬事了。

    说着,他的眼睛转了转,坏笑着说:“我跟你们说个定律,百分百可靠……”李远等视线都汇聚到他身上,才故作神秘地说,“如果两个人一起挖一个探方,挖着挖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成一对了。”

    “哎,就这啊。”几个男生当即就发现被骗了,翻了好几个大白眼。

    田欣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起哄道:“要是两个男生一起挖,是不是到最后也能成一对了?”

    李远嘿嘿笑着,开玩笑道:“这我可不敢保证,但我觉得啊,咱们工地就快有一对了。”说完,还朝温小满的方向瞥了一眼。

    这可不是李远无事生非,他可是有依据的,自他认识钟晟以来,就没见钟晟跟女生吃过饭,温小满跟他说是偶遇,他才不信呢。

    退一步说,就算真是偶遇,钟晟完全可以营造出一种在食堂吃大锅饭的光明磊落,更别提吃完以后还默默等女生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钟晟的时间非常宝贵!

    有情况!分明就是有情况!

    李远暗戳戳地傻笑着,一副磕到了的样子。

    田欣顺着李远的视线望过去,看见温小满兀自工作的背影,回头看着李远,有些不解。

    李远怕自己点得还不够透,悄悄对田欣说:“我跟你讲啊,我周末的时候,碰见你小满姐跟钟晟一起去吃饭,难保不是约会……”

    “他们俩?!”田欣的声音骤然尖锐起来。

    李远被唬了一跳,连忙拉住田欣,示意她压低音量:“哎呦喂,大小姐,你小声点……”

    这时候,钟晟开完会回到工地,大家立刻作鸟兽散,只有田欣呆呆地站在原地,她眼睁睁地看着钟晟走到温小满所在的探方,她眼中的男神从善如流地接过温小满递过来的手铲……

    在田欣眼里,这个动作是那样的自然,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心里迅速地生根发芽。突然,钟晟似乎察觉到了她在看他,他偏头,视线落在她身上,田欣惊慌失措地抓着刷子转回身,一颗心兀自砰砰跳着。

    晚上,回了宿舍,田欣侧躺在床上,手机屏的光打在她脸上,晦暗不明,她像是漫不经心地问:“小满姐,你周末干什么了?”

    “没做什么啊,就写了两天论文。”温小满刚洗过澡,一边擦头发,一边随口应着,“怎么了,有事吗?”

    田欣有心想问她关于钟晟的事,但又不知怎么开口,只能先把话题扯开,“没事,我就问问,哎,小满姐,我这次回去又听说学校出事了。”

    温小满手下的动作一停,留心听田欣煞有介事地说:“说是法学院有个女生,大半夜跑出去,哭哭啼啼地说是要跳河,被辅导员劝了半天才劝回来。”

    “什么?是谁啊。”温小满倏然一惊,话就脱口而出。

    “我也不知道,但我听说好像是因为失恋……唔,小满姐,你去哪啊?”田欣见温小满丢下擦头发的毛衣,自顾自朝外面走去,她忙着急问道。

    “我去阳台收衣服,喏,这些是你的吧。”说话间,温小满抱着一堆衣服走回去,将田欣晒干的衣服拿给她。

    田欣赶紧接过来,甜甜地说:“小满姐,你真好!小满姐你快坐下来,我有事问你。”

    田欣将温小满拉到身边坐下,把话在心里又滚了两遍,确定想好了来龙去脉,才问道:“小满姐,你说失恋对一个人的影响有这么大吗?”

    “可能有吧。”温小满不明所以地说。

    田欣揪住这个话头,继续追问道:“那小满姐你谈过恋爱吗?”

    温小满噗嗤一声,带着笑意看她,反问道:“你谈过吗?”

    田欣一脸害羞地撇过脸,娇俏地说:“哎呀,我还没呢,百分百母胎单身,所以才要问你嘛。”

    球又抛回到温小满这里,温小满想了想,回答道:“我谈过,后来分了。”

    简简单单七个字,背后一段故事,很明显温小满不想多谈,田欣咬了咬唇,字斟句酌道:“那现在呢?”

    “嗐,我这是毕业季,兵荒马乱的,自个都顾不全,哪还有心思谈恋爱呢。”

    温小满一摊手,语气坦然,一番话说得光风霁月,田欣的心里也瞬间多云转晴,一颗石头终于落下。

    真好,可以把温小满从潜在情敌的名单上划掉了,田欣盘算着。

    田欣对钟晟是真的有意思,打从她一开始见到钟晟的时候就惦记上了。

    要不然那本由钟晟参与编写的考古学教材,此时也不会静静躺在田欣的枕头底下了。

    传说春闺梦里人,竟然真真切切地出现在眼前,那一瞬间,田欣真觉得这是考古之神显灵了。做为大龄深度少女病患者的田欣,怎么能不把握住这天赐良缘呢。

    可她还正暗戳戳地犯着花痴,就被告知男神已然被身边人抱走,田欣怎么能不着急。

    现在好了,警报解除,雨过天晴,美滋滋啊。

    田欣偷偷打量着温小满,平淡无奇的五官、毫不起眼的衣着、性格也不张扬,除了身高腿长,几乎没什么亮点可言,但话又说回来,高瘦又意味着胸没自己大。

    想到此处,田欣瞬间安心了许多,捧着脸在床上滚了几遭,又猛地坐起来。田欣突然想到:既然温小满对钟晟没有想法,那还不如对小满姐坦白自己对钟晟的心思,进而把小满姐发展为自己的僚机,帮自己追钟晟。

    田欣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鼓掌,一举两得的好主意,真难为自己想得出来。

    她抬起头,召唤温小满:“哎,小满姐……”

    田欣回头打量了一圈,才发现温小满早就离开了宿舍。

    宿舍楼的走廊里没有灯,温小满背靠在墙壁上,手机的屏幕光散出来,照在她的脸上,五官一半晦暗。

    夜里的温度已经很低了,风吹在她半干的头发上,有寒意裹在身上。

    手机屏幕定格在通讯录上,从她离开学校那天起,这个号码就躺在黑名单里,再也没有联系过。

    想了又想,屏幕暗了又点亮。温小满还是没有勇气拨出这个她烂熟于心的号码。

    算了,走都走了,就别再管了。

    虽说上个星期难得放了晴,但好景不长,南方春季的雨实在是太厉害,这天跟漏了似得,都连着好几天了,雨还是不停。

    这对考古队可不是什么好事,虽然考古工地在凤醴酒厂生产车间内,并非露天发掘,但这几天的降水仍旧影响了发掘进度。

    考古工地地处低洼,周领队唯恐积水漫进发掘区域,不得不暂停发掘工作,考古队里除却几名整理资料的研究员外,全体休息。

    大清早,温小满撩起窗帘一角,见窗外天色昏沉,山雨连绵,丝毫没有放晴之势。她不死心地又更新了一下手机上的天气提醒,看着满屏的阴云,不由得叹了口气,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工啊。

    突然,一阵闹铃声响了起来,温小满抓着手机的手不由得一紧,才意识是田欣的闹钟。她看了看表,七点刚刚过一刻,有些纳闷,往常田欣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怎么今天转了性。

    就看田欣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按掉闹钟,缩回去又继续睡,如此三番,按掉了不知道多少个闹铃,田欣才磨磨蹭蹭地爬起来,梳洗收拾又花了半个钟头,看了下表又慌了起来:“哎呀,要晚了!”。

    “有事?”温小满心里疑惑。

    “你忘啦,今天轮到我值班,我得去检查考古工地的防水设施。”田欣嘴上说着,摊了一桌子的化妆品也懒得收拾,抓起雨披就准备出门。

    温小满见她这样,连忙说:“昨晚雨下得大,今天恐怕要积上许多水,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

    田欣刚要说好,又想起什么,话到了嘴边,只能咽了回去,顿了顿才说:“不要啦,小满姐,就是一些加固抽水的日常工作,我能行的。”

    温小满见她这样讲,也不好再说什么,最后叮嘱道:“今天雨大,记得穿雨靴。”

    田欣站在门后的镜子前,掏出口红,薄薄地润一层色,又整了整自己的空气刘海。

    ,精彩!

    (m.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