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相思 第一章 浅酌③
作者:栗子酒的小说      更新:2020-10-18
    考古工地的库房是临时搭起的简易板房,看起来不大,打开一看才发现里面满坑满谷堆得都是考古工具,分门别类,码得整整齐齐。温小满听了钟晟的吩咐,四处翻找着。

    手柄、刷子、护膝,温小满一一清点:“诶,手套不够啊。”

    “嗯?”钟晟放下手里的铁锹,又仔细在库房里搜寻一圈,“好像还真是没有了。”他喃喃道。

    “没办法了。”钟晟无可奈何地抿了下唇,“这双你先拿去用吧。”说着,他就从冲锋衣内侧的口袋里取出一双备用的手套递给她。

    温小满诚惶诚恐地接过来,却发现钟晟的目光落在她的脚下。

    “你的裤子……”钟晟有点犹豫地说道。

    温小满退了一步,也盯着自己的裤子,她今天穿了一条户外品牌的速干裤,按理说应该是没什么差错的。

    钟晟看着她一手拿着手套,另一只手抓了几把毛刷,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他叹了口气,蹲下身,把自己已经束紧的裤脚从登山鞋里拽出来,重新收紧,一边用鞋带固定,一边慢慢讲:“工地里浮土多,你下次要记得穿一双长袜,把裤脚收到登山靴里……”

    温小满瞬间恍然,连忙俯下身,整理自己的裤脚。

    钟晟立刻让开空间,看她收拾好,才缓缓直起身,略显欣慰地说:“嗯,这才有点考古的样子。”

    说罢,他抱起几把铁锹,回头示意温小满跟上。

    温小满看着这个高瘦的背影,不由得攥紧那双粗麻手套,指尖尚能感受微温的热度。

    她用手指丈量了一下视野里的那个身影,眯着眼想:唔,这个人似乎,还不错呢。

    等重新回到工地,其他几个实习生也都到了,算上温小满,这次的实习生一共有五个人。

    钟晟认清人名,拍了拍手,朗声道:“基本的田野考古技巧都掌握吧,两个人一组搭档,配合考古队员一起工作。温小满留下,其他人开始吧。”

    温小满一怔,无所适从地看着钟晟:“那我呢?”

    钟晟顺手塞给她一把铁锹,指着考古工地的一处角落:“看见那个手推车了吗?你的工作就是把探方清理出来的杂土装进手推车里,然后运出工地……”

    “什么?!”温小满忍住脱口成脏的冲动,难以置信地说道。

    “考古无小事,你的工作意义非常重大,开始吧。”钟晟轻描淡写地说完,就转身下探方了。

    温小满原地僵化了足有十分钟。

    她竟然还觉得这个人不错?

    呵呵。

    她人生最错误的决定就是,没在他拿铁锹前,一手铲敲晕他。

    其实,考古队是有专门雇佣民工做类似运送杂土等重体力工作的。

    但是,钟晟既然都这么说了,摆明就是要为难她。

    温小满咬咬牙,想了想还是认命地去找手推车了。人生二十三年,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迫切地想学挖掘机。

    好在温小满只用运送钟晟工作的这个区域的沙土,没别的好办法,少量多次罢了。她尝试了几次,倒也掌握了些许技巧,熟练以后,还真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费劲。

    过往的民工也都好心,看不得这么个小姑娘一趟趟地跑,有时候顺路也帮着搭把手,温小满推托不过,很是诚恳地道了谢。只是两厢比较之下,显得那个冷心冷面的钟晟越发得用心险恶。

    即便如此,一天下来,温小满两只胳膊也跟灌了铅一样,瘫坐在地上,连呼吸都觉得辛苦。

    此时已接近黄昏,天色渐渐变暗,考古工地里一天的工作已经开始收尾。

    温小满挣扎着站起来,只想快点推完最后一车土,就爬回床上躺着,立刻、马上!

    考古工地挖掘出来的杂土,是不能随意堆积的,温小满必须将其运送到指定位置,因为等到考古勘探结束后,将再次利用这些杂土,对探方进行回填。

    温小满推着运土车,走到一半,只觉得头晕脚浮,她叉着腰俯身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慢慢缓过来。

    歇了半晌,她重新推起小车,谁知,就在这时,有一只手从侧面伸了过来,抓住一侧的握柄,帮温小满一起推。

    “我第一次参与的考古工作,就是推土。那次是暑假实践,我费尽心机,调进我妈负责的考古队。那时的确是年少轻狂,本想在妈妈面前大显身手,谁想我妈把我一脚踢进施工队,整整推了一个星期的土,才放我进探方。”

    夕阳绒绒的光,落在钟晟的侧脸上,柔和了他往日凛冽的眉目,渲染出淡淡的温情。

    “也亏得这一个星期,磨掉了我的心浮气躁,考古最忌急躁,不着急,我们慢慢来。”

    温小满愣了愣,犹豫了半天,试探着问:“所以,我也得推一个星期?”

    钟晟笑了:“你先把今天的推完再说吧。”

    手推车稳稳地停了下来,温小满将车里的土倒进土堆。她回头,向旁边的钟晟伸出一只沾满土渍的手。

    钟晟微笑,也伸出一只手。

    谁知温小满空中变幻了方向,和钟晟狠狠地击了次掌。

    钟晟甩了甩微微发麻的手,诧异地说:“我以为你是要握手。”

    “知道,我是故意的。”温小满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龇牙咧嘴地说着。

    “啧,我本来还想通知你明天过来给我当助手的……”

    钟晟满意地看到了温小满错愕到变形的脸,他突然挺直脊梁,肩背宽阔,郑重地说:“重新认识一下,我是钟晟。”

    “温小满。”她也笑。

    “温小满,考古欢迎你。”

    夕阳下,两只沾满沙土的手紧紧交握。

    温小满回到宿舍时,室友田欣正赖在床上抱怨这里的4g网速有多么的差劲。

    这次来五个实习生,三男两女,全被安排住进酒厂的工人宿舍里,四人间,虽然家具陈旧,但比起其他考古队,条件已经算得上顶尖的了——这都是听田欣说的,刚刚搬进宿舍的时候,这个女孩就大呼小叫地惊叹了半个小时,据她回忆,她本科曾有次去实习,住的可是砖瓦房,连厕所都是露天的。

    温小满和田欣这间没住满,只有她们两个人。对于温小满的到来,田欣抱有对陌生人最大的友善:“小满姐,幸好有你,要不然我就得一个人住了,到了晚上得多渗人。”在得知宿舍分配结果时,田欣如是说道。

    其实她和田欣也才刚认识,田欣是考古系研一新生,年纪小,自来熟,倒也不难相处。

    温小满快速地冲了澡,头上还裹着毛巾,就一头栽进被子里,连擦头发的力气都没有。

    “哎,小满姐,钟老师对你怎么这么严格啊,上次实习面试的时候就是,留你的时间最长。”田欣看着温小满,一脸好奇。

    “谁知道呢,可能看不惯我吧。”温小满懒洋洋地回答。

    “唔……”田欣不知道怎么安慰温小满,挠挠头说,“哎呀,像钟老师这种完美人设的男神,脾气不好很正常,小满姐,你看开点啦。”

    “怎么,你喜欢钟晟?”

    “哇擦,钟晟是谁诶,国内最年轻的考古学家,个高人帅专业强,你去考古系打听打听,哪个女生不喜欢他,简直就是九万考古学少女的梦!”田欣提起钟晟就变得非常来劲,扯着温小满讲得滔滔不绝

    “有这么夸张吗?”温小满不信。

    田欣突然从枕头底下掏出一本书,煞有介事地举到温小满脸前,温小满眯起眼,似乎是本考古学专业的基础教材。

    “这不是专业书吗,要我看什么?”她不以为意。

    “哎呀,小满姐,你看这里……”说着,田欣翻开那本教材扉页的时候,短短几行编者简介,一张方寸大的相片,却让温小满微微失了神。

    原来是钟晟。

    她垂眸,长睫在书页上投下淡淡的阴影。照片上的钟晟比现在还要年轻,眉头好看得皱着,甚至还带了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稚气。

    怪不得田欣会一眼万年,穿白衬衫的钟晟长着一张初恋脸。

    “你不知道,我当时去网上翻钟晟的照片,真是了不得,随便抓拍都很帅,尤其是和其他老教授比起来……”田欣一边絮絮地说着,一边翻手机。

    突然,她好像在手机上看到了什么,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小满姐,你知不知道咱们学校前一段的事了?”田欣眼睛里闪动着八卦的光芒,迫不及待地想跟她交流。

    温小满心里蓦地一沉,仍然不动声色地问道:“什么事啊?”

    “就前几天,哦,对,月全食那天,你没看咱学校的官方微信推送嘛。据说是推送了一篇关于月全食的新闻,结果在文章的末尾啊,贴了好多微信截图,内容相当劲爆……”

    “是吗,我平常不怎么看微信推送。”温小满背对着田欣,手不由自主地攥紧,窗外的微雨带着淅淅沥沥的声音,她听了,不自觉被雨中的寒意裹了身。

    “哎,我也没看着,等我听说去看的时候,文章已经删了。”田欣一脸可惜地说道。

    温小满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站起身来去翻吹风机,淡淡接下话题:“你听说什么了?”

    “说是感情问题呢……”

    温小满将吹风机通上电,调到高档,吹风机的嗡嗡声渐渐盖过了田欣说出口的话。

    ,精彩!

    (m.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