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起中亚 第六百二十四章 内阁首辅
作者:爱做的事的小说      更新:2019-04-17
    随后李承绩亲自为大元第一家钱庄提名--大元银行。反正大元境内钱庄和银行的名字都从没出现过,那李承绩就干脆以后世的习惯,直接命名为大元银行好了。往后这就是大元的金库所在,官员的薪酬发放,户部的钱粮税收,都会存入大元银行。从而换成可以交易的金币、硬币乃至纸币。

    兴建的地址就在马鲁,张兴路很识趣的贡献出位于马鲁繁华街市的一间铺面。好作为李承绩让自己担任大元银行第一任行长的谢礼。李承绩知道自己若是不收,张兴路反而还会多想。便以捐赠的名义直接给国库,再拨给大元银行便是。

    虽然主人换了,但实际主事人还是张兴路。

    作为银行,没有启动资金定然是不行的!李承绩拿出自己内库的二十万第纳尔,为大元银行奠基。张钛铭也要拿钱,但李承绩不允许其捐赠。只做存入的款项,收取利息便罢。

    因这时代还没有什么股份制、公有制这样的经营模式。大元银行现在虽挂着官办的名头,但却是专属李承绩个人的。本来李承绩还想将后世的股份制抛出来,分给张钛铭他们少许股份。但眼下诸事繁杂,还是往后再说了。

    “银票的事儿,你不用因噎废食。以大元银行的名义发行大额银票,谁再背地里使绊子,我就亲自为你主持公道。”,李承绩语气严厉道。

    这次针对张兴路的银票事件不是简单的为着钱财伪造。而是有着官府背景的官员参与,才让这件事平息了又起伏,现在还没结束。李承绩已经准备着勒令刑部主官介入,好遏制这股不良风气。

    有这句话,张兴路除了安心,便是感动了。从前还对李承绩防备着,现在才觉得李承绩是真的在提携自己了。

    张钛铭见张兴路的笑容是打心眼里的,心下也欣慰了不少。到底同龄人不是做官就是做将军,只有他有着强大的家族背景,却还是一身份平平的商贾。不肖别人说,他自己心里就没那么痛快。

    只是从前因过去的事儿,张兴路心下有膈应。再加上张钛铭深知为官之道,也不愿张兴路涉险。就一直不入军政,甘当白身。

    现在有了机会,那不高兴是假的。

    但张钛铭知道自己的事儿还没了,便道:“老夫此来,一为犬子,二为阁臣一事。”。说罢就向李承绩请辞,放弃户部主官之位,在家颐养天年。

    本来他的想法是不争首辅,只做次辅。但张兴路意外得到李承绩的提携,那他就不用在朝堂上位张家提供庇佑了。反正女儿在宫里做皇后,替张兴路吹吹枕头风还是可以的。

    这倒是让李承绩意外!

    张兴路也没想到张钛铭突然做这个决定,讶然出声道:“爹?!”。

    “老夫现在五十有二,身子骨也大不如往前。近些年户部的事务越来越繁杂,老夫不甚劳累,早有隐退之想。但顾着圣上的恩德和战事,才拖到了今日。现在朝堂因阁臣一事争吵不休,让圣上恼怒不休,老夫实在自愧不已。今儿请辞,望请圣上应允。”,

    从呼罗珊第一次建立起六部开始,张钛铭就帮着李承绩料理政务。现在不过四年的光景,张钛铭的头发白了,背也弓了。脸上起了一道道褶子,老了不少。

    李承绩看着,也不禁生出一阵感慨。但他是不会应允张钛铭回家养老的!一来这会落得个苛待老臣的名义,二来张钛铭这样离开朝堂,会被人误以为争夺首辅失败,失了圣心的缘故。对张家而言,实非好事。

    三来嘛!军政大改,朝堂的事务正需要老臣来主导,做那定海神针。因此这个节骨眼上,李承绩是怎么都不会放张钛铭走的。

    就语气不耐的反问道:“张大狄万是怪朕苛待于你么?”。

    张钛铭立时腰身一弯,请罪道:“老臣绝无此念。”。

    张兴路也赶紧帮着说话,解释道:“圣上明察,家父绝无此念啊!”。

    “绝无此念?又为何在朝堂恐有不稳之际抽身而去?”,说着,李承绩就说了张钛铭离开后,朝堂会有怎样的后果。

    当官数载,张钛铭不是不知道。但是他想起冂格里钦的话,就不得不做此决断。因为张家的殊荣太高了,往后若是引起了李承绩的猜忌,张家可就祸患无穷了。

    “圣上恩德,老夫永记于心。只是阁臣一事,朝堂实在耽搁日久。我若不抽身而去,朝堂不和,贻害无穷啊!”,见李承绩的话不想假的,张钛铭稍稍透露一些自己的意思。

    “呵!就知道你这只老狐狸没那么出污泥而不染!”,李承绩心里暗骂道,但面上还是宽慰道:“辅臣一事我本意在你与花剌子密二人中挑选。只是你们二人旗鼓相当,我也拿不定主意。如今······”,说到这里,李承绩顿了下来。

    张钛铭则感觉喉咙有些干涩,吞了吞口水。

    见此,李承绩知道张钛铭还是对首辅之位有所念想的,便不卖关子,继续道:“阿利·不剌为吏部主官,能力出众,和睦臣工。资历虽不如尔等,但为避免朝堂失和,我以嘱意他为首辅。”。

    “圣···圣上明断!”,张钛铭惊讶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因为谁都没有想到,阿利·不剌会是他们担任首辅的有力竞争者。毕竟平日里,阿利·不剌表现得很低调了。这次内阁一出,首辅的传言就只在他和花剌子密身上打转。这也让他和花拉子密都自己觉得,没有旁的什么干系了。

    现在听李承绩这话,真是五雷轰顶,完全找不着北了。

    李承绩心里憋着笑,接着道:“岳丈年迈,便为次辅吧。阿利·不剌的资历不如岳丈,便帮衬一些,让内阁尽快运行起来。”。

    尽管心里不大爽快,可是听着李承绩都喊自己岳丈了,他也不好拉下脸了。一旁的张兴路害怕张钛铭失态,就频频催促张钛铭答应。

    如此,他是哑巴吃黄连,只得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