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起中亚 第一百一十章 蒲华总督
作者:爱做的事的小说      更新:2019-04-17
    但萧阿里合却是不信,保证道:“三哥!不用多虑!在这河中府,就是桃花石汗,我都可以让我爹替你讨回公道。”。这桃花石泛指汉人。在《突厥语大辞典》中,也代称大宋。而‘桃花石汗’在官方的准确释义,则是‘中国君王’的意思。

    在喀喇汗国建立初期,其君主就接受中原王朝册封,受中原文化影响明显。大辽、北宋,都数次与其遣使,互通有无。所铸造的钱币,也都以‘桃花石汗’、‘秦之王’、‘秦与东方之王’命名。

    直到第三任喀喇汗国大汗--萨图克·博格拉汗改宗回教,自称苏丹·萨图克·博格汗始。喀喇汗国的中原印记,才开始消退。后来更是以回教为国教,迅速回教化。

    所以在回教文化圈中,喀喇汗国又以苏丹,即‘埃米尔’(国王)自居。

    但大辽的官方文书中,则对东西喀剌汗国汗王的称呼,以桃花石汗与苏丹并用。

    因此萧阿里合用桃花石汗来形容奥斯曼,也是可以的。只是这等口气,太过狂妄。

    当然,以萧阿里合的身份,是有资格说出这番话的。因为他爹是监官!凭借大辽的体量,完全可以在西喀剌汗国,横行无忌。

    李承绩怕萧阿里合做出什么傻事!连忙安抚他的情绪,努力解释说,自己的伤和旁人无关。但瞧见萧阿里合还是抱有疑虑后,又不得不换个话题道:“四弟!说起来,此次来河中府,还真有要事请你帮忙。”。

    “三哥尽管道来!”,萧阿里合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

    李承绩随即将戴维·古里安的事情,一一道来。

    听完后,萧阿里合微微皱眉,疑声道:“你说的戴维·古里安,是不是从塔剌思来的犹太富商?”。

    “对!就是他!怎么,很难办么?”

    萧阿里合脸上浮出一抹苦笑,解释道:“难是不难!只是他得罪的人,和家父私交不错。”。

    说到这,他就戴维·古里安被抓的始末,洋洋洒洒的说了一遍。

    原来这事情的源头,还是出自蒲华城。

    作为河中地区,仅次于河中府的第二大城市。蒲华城在西喀剌汗国归属大辽之前,就已是半独·立状态。尽管汗国苏丹仍在蒲华城派遣总督,但实权,都掌握在当地世袭宗教家族--布尔罕王朝手中。且为了维护名义上的统治,苏丹还将历代布尔罕王朝的首领,封为‘萨德尔·贾罕’。用汉文翻译过来,就是‘世界的支柱’。

    在当地,汗国的总督除了收税,就没有半分实权。

    后来大辽指定苏丹的同族亲贵成为蒲华总督,但实际状况,依然没有改变。

    而现任蒲华总督是阿尔普!他霸占了戴维·古里安的商货,并联合萨德尔·贾罕,查封了戴维·古里安在蒲华城的商铺、田产。使得一时之间,戴维·古里安损失惨重。

    至于原因,却是和大辽驻花拉子模的沙黑纳(监官)有关。

    “哦?花拉子模的监官?”,李承绩有些不解。

    萧阿里合面上有些尴尬,解释道:“这个人你一定认识,并且他的儿子,还是我们的死对头。”。

    “那是?”

    “他的女儿还被你所救!”,萧阿里合的话语中,有些意味深长。

    “张钛铭?!”,李承绩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自张兴路诬陷不成,反获罪后。其父同知南院枢密使事张钛铭,就受牵连贬官。

    后来花拉子模那边,监官空缺。张钛铭就被大辽,打发到花拉子模去了。怎么现在,还和戴维·古里安的案子有牵连。

    知道李承绩想不明白,萧阿里合就将其中原委,娓娓道来。

    却是花拉子模上任苏丹塔喀什在六年前去世后,继任者--阿拉·阿德丁·摩诃末就摒弃花拉子模向来韬光养晦的姿态。不但对大辽派往花拉子模的监官,横加指责。还经常以各种手段,故意使大辽的监官难堪。

    碍于花拉子模的实力,大辽一直都以申饬为主。

    这就使得摩诃末,更加有恃无恐。去年拖欠贡税,就是其狂妄自大的表现之一。

    因此大辽的监官,很难在花拉子模捞到好处。再加上经常受到摩诃末的刁难,就更没什么朝臣愿意去了。

    促使得花拉子模的监官之位,一直都让人避之不及。

    所以张钛铭被派往花拉子模,显然是朝堂上,打击政敌的一种手段。

    不过张钛铭作为汉人,还是非常善于应对的。

    虽明知花拉子模监官的任命,难以拒绝。但来到蒲华后,就以身体抱恙为由,留在蒲华养病了。即使朝堂上数次催促,张钛铭都以病体未愈推脱了。

    使得现在,原本待在花拉子模德的监官,怪异的留在西喀剌汗国。

    由于他和阿尔普的关系不错,又有着监官的身份。即使不是蒲华城的监官,在蒲华城,也拥有很高的地位。

    所以他出面,让阿尔普和萨德尔·贾罕对戴维·古里安动手。尽管在蒲华城,戴维·古里安也经常向萨德尔·贾罕行·贿。但在张钛铭的说和下,萨德尔·贾罕还是对这个没有背景的戴维·古里安动手。

    所有的钱财,都被阿尔普和萨德尔·贾罕瓜分。

    之后戴维·古里安赶到河中地区,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后。不惜花费重金,请人做主。

    但是阿尔普的人脉更广!

    一得知消息,就让人在戴维·古里安进城时,以莫须有的罪名,抓到牢里关起来了。

    这件事萧彭贞也是知晓的!

    但他事前收了封口费,所以对张钛铭的所作所为,装作毫不知情。

    了解到这些,李承绩也感到有些为难。虽说他还不确定,张钛铭为何要对戴维·古里安动手。但是他私心想着,这事肯定和马合木特拜有关。

    因为戴维·古里安在生意上,可是阿卜杜勒的竞争对手。而马合木特拜,又是阿卜杜勒的支持者。张钛铭,则是马合木特拜的人。

    关系一理顺,说他们没有关联,李承绩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