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起中亚 第一百零一章 葛逻录人
作者:爱做的事的小说      更新:2019-04-17
    李承绩他们落脚的地方,是一个葛逻禄人在河中府开设的酒馆。其实暗地里,是清教徒在河中府秘密建立的据点。只是以酒馆为幌子,掩人耳目罢了。

    也是原本河中府的地界,就是葛逻禄人的地盘。在仁宗耶律夷列时期,葛逻禄人还在河中府,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叛·乱。又到承天皇后时期,为了一举解决葛逻禄人的隐患。承天皇后命西喀喇汗国,将蒲华和河中府的葛逻禄人,全部迁到喀什葛尔。

    这一举动,在打击葛逻禄人的势力,维护地方稳定上,起到了积极作用。但也因此使西喀剌汗国少了牵制,对西辽的依赖感,降低了不少。

    说到这,又不得不提葛逻禄人的发展史。早在大唐年间,葛逻禄人就开始在巴拉沙衮附近崛起。因其势力由俟炽、谋剌、踏实力三个部落组成,所以被称为三姓葛逻禄人。

    后来经过分化,逐渐分成东西两支。其中东支主要散居漠北,西支主要游牧西域。

    入唐后,东支置浑河、狼山二州,西支置阴山、大漠、玄池、金附四都督府。

    在后突厥汗国灭亡的背景下,东支葛逻禄人,就与回纥(he)人、拔系密人(一个部族)争雄漠北。但因实力的缘故,终是被回纥人所败。

    于是东支葛逻禄人就转道西域,与西支葛逻禄人合流,首领改称为叶护。不久后,又建立了一个葛逻禄叶护国。疆域东起金山,跨过葱岭东西。

    境内有奔腾不息的河流、宜居的气候、丰美的草场、肥沃的耕地,出产各种各样的毛皮,相对富足。

    与粟特人尚白不同,葛逻禄人尚黑。所以李承绩眼里的客栈掌柜,就穿着一身黑色的袍服。

    其族群特性,与其他工于心计,崇尚实力的游牧族群一样。并且还是攀附雄厚、以滋自身的行家好手。在薛延陀汗国如日中天时,其甘为薛延陀的马前卒。

    唐灭薛延陀后,他们立即投靠强盛的回纥汗国。当大唐西进,经营西域后,他们又投靠了大唐。只是东西突厥轮番猖獗之时,他们却又左右逢源,随东西突厥的兴衰而叛附无常。

    大唐天宝年间,最为著名的恒罗斯之战。就因葛逻禄人的突然叛变,而导致唐军直接败亡。人杰地灵的河中府,也由此脱离了中原王朝的掌控。

    直到现在,整座城已打上了浓厚的回教烙印。

    那随处可见的回教教堂,就是这座城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

    一路舟车劳顿,李承绩也乏了。便在掌柜的安排下,进入一间环境不错的客房休息。

    这么一睡,就到了次日午时。那高挂在正北方的太阳,也有些刺眼。

    “少爷,你醒了?”,听到动静,一个长相颇为乖巧的侍女,凑到跟前道。

    李承绩知道,能安排到自己身边的,都是李大气挑选过的。安全上,可以不用多疑。

    就点了点头,任其服侍自己起身。

    待来到李大气为他布置的包间,内里的饭菜,已摆上餐桌。知道李承绩喜欢吃米饭,所以桌上用牛羊肉,炒了几样精致的好菜。

    “张小姐起身了么?”,李承绩刚拿起碗筷,就想到张芷琴。

    “张小姐早早就起了,如今已经用过膳食。”,李大气身子微躬,语气和缓道。由于李大义去寻戴维·古里安了,所以李大气便留在李承绩身边伺候。

    当然,李大气其实也挺忙的。毕竟这是清教徒的新据点,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他过问一下的。但是太久没在李承绩身边待着了,李大气便将那些不紧要的事情撇开,一心陪着李承绩了。

    只是说到这里,李大气又欲言又止。似乎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出口。

    “哦?还有什么事么?”,李承绩接过侍女递来的肉粥,浅尝了一口,有些不明所以道。

    “是似-似玉姑娘的···”,李大气硬着头皮道。虽说李承绩对似玉不那么待见,但李大气可是瞧见之前,李承绩对似玉的关心。因此态度上,就比较紧着点儿。

    “怎么?她给你们添乱了?”,李承绩想到似玉一身的毒,就下意识的以为,是似玉又惹出了什么乱子。

    李大气忙摇了摇头,解释道:“乱子倒没有,就是似玉向掌柜讨要了些川乌、草乌、雄黄、铅丹等物,并说让少爷你结账。”。

    这些都是有毒的药材,似玉马买来,或许是想调制某些毒药吧。李承绩知道这一点,就嘱咐说。以后似玉要买这些药材,都可以记在他的账上。

    尽管他心里,还为当初那死亡一吻而耿耿于怀。但想到似玉后来对自己的帮助,怒气又消了不少。再加上过来这么些时间,心境已平复了下来。

    因此对似玉,也没之前那么生气了。

    “少爷,小-小的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些药物都是害人之物,小的怕···”。后面的话虽然没说,但李承绩已猜到了意思。

    “这个不用管!”,李承绩只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并没解释。

    李大气见李承绩意已决,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就说些河中府的事情,让李承绩大致有个了解。

    不过很多东西,只听不看,是没法窥知全貌的。所以李承绩吃饱喝足后,就想去外面转转。便来到张芷琴的房间,邀请她一起同游。

    刚开始张芷琴还有些犹豫,但架不住小翠在身旁鼓捣。就应承了下来,一起出去看看。

    哪里知道,旁边的房间突然咯吱一声。就见一条大蟒蛇,晃晃悠悠的爬了出来。

    李承绩他们,马上后退了几步。

    跟着一道人影从房内走出,就见似玉蒙着面纱,出声道:“我也去!”。

    “玉姐姐?”,张芷琴喊了一声,就转头对李承绩道:“玉姐姐能同游,也能有个说话的人了!”。一路上,她们都处在一架马车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也亲密了不少。

    李承绩顿时暗暗腹诽道:“我这么个大活人站在你跟前?就看不见么?”。

    但看到张芷琴渴求的神色,李承绩也不好拒绝。便没好气道:“要去也成!但你这丫头,可不能带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