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起中亚 第八十六章 有心為難
作者:爱做的事的小说      更新:2019-04-17
    日子这样过着,李承绩的精力,也重新投入到教安坊的建设事宜中。

    在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的情况下,教安坊的建设,也是突飞猛进。那临街的铺面,基本建设完毕。只有未决定用途的建设用地,还空置着。

    现在只要商户过来,就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开店营生。

    看到这,李承绩很是满意。

    回到原来杨府大宅的所在地,高高的牌楼,远远就能瞧见。只不过‘杨府’的杨字,已被‘李府’的李字代替。待走近些,高高的围墙,像长城一样,向周边延伸开来。

    使得近十亩的地界,全被围墙圈了起来。

    内里分为东西两部分!其中东边全是跑道、教场之类的露天场所。西边的话,就是一排排建筑物。样式简单,造型也称不上美观。

    另有不少帐篷,内里种着反季节的蔬菜。

    就在他快要走到门边的时候,一道人影,突然飞奔了过来。随即腰被抱紧,却是李梦舒扑进了他的怀里。

    和当初小乞丐的装扮相比,李梦舒现在的模样,可要俊俏多了。并且因吃得不错,面色红润,个头拔尖了不少。

    “呵呵呵···几日不见,舒儿都快与我一般高了。”,李承绩看着到自己眉眼的李梦舒,语气亲昵的打趣道。

    “哼!坏哥哥,这么久都不来看舒儿!”,李梦舒把脑袋紧紧的贴着李承绩的脖颈,带着几分怨念道。

    嗅着淡淡的体香,李承绩心下,有些愧疚。因为李萧氏生产的缘故,他确实好长时间没来看李梦舒了。所以近几天,李梦舒都十分黏他。

    若不是畏惧竹青的缘故,李梦舒都会跟到李府。

    作为一个无依无靠的乞丐,李承绩明白李梦舒缺乏安全感的处境。就柔声宽慰了好一会儿,才总算解开环抱在腰间的双手。但是右手臂,却是被李梦舒抱着不放。这样进了杨府大宅,家丁们的眼光,都带着几分异样。

    李承绩已经习惯了,就脸皮贼厚的视而不见。李梦舒也没有半分羞涩,乐呵呵的笑着,面上尽是满足。

    来到处理公务的书房,下人立即奉上茶水。就和李梦舒说会儿话,等着李大义回来。

    大概过了近一个时辰,李大义终于返回。

    听到李承绩等着自己,就顾不得休息,赶紧到李承绩跟前禀报要事。

    “怎么样?那些商户,都谈妥了么?”,李承绩等李梦舒去添茶水后,才出声问道,

    这不是防着什么,而是商谈要事之时,确实不应该有不相干的人在场。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都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李大义闻言,面上显出几分犹豫。就膝盖一弯,打算告罪。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站直身子,应声道:“少爷,那些商户,都拒绝了咱们的提议。”。

    作为一个现代人,李承绩是受不了这种动不动就下跪的礼仪。所以在非必要的场合,关系亲近的下人都不用下跪行礼。否则的话,要扣除一定的俸禄做惩罚。

    李大义虽觉得这个规矩莫名其妙,但是李承绩交代的事,就是天就是地。再莫名其妙,也要坚决执行。

    所以想到李承绩的交代,原本下跪的膝盖,也赶紧收了回来。

    “哦?!他们竟然拒绝了?是租金太高了?还是嫌咱们的租借期限太长?”,李承绩皱着眉头,有些奇怪的问道。

    按照他的构想,头三年,商铺的租金,每年只需一千第纳尔。并且租借期限,必须是三年。之后若想续租,价格、年限可以再商谈。

    这样的条件,与巴拉沙衮的其它铺面相比,要优厚多了。

    毕竟只租金一项,就少了五分之二到五分之三。年限的话,也多出了两年的时间。不像其它商铺,只接受一年的租借期限。以后再想续租,就得好好讨价还价一番。

    可是明显优厚得多的租借条件,却没让商户心动。传出去,实在有点说不通。

    李大力知道李承绩想不明白,就苦着脸,将商户拒绝的原由,都说了出来。

    却是回回商人们得到一个消息!谁敢和以李世昌为首的异教徒走得近,就别想在大辽做生意。

    尽管回回商人之间的商业竞争,也非常激烈。但在面对非回教教徒时,这些回回商人,总能抱团,一致对外。

    这样的理由,李承绩也理解。但是做生意,总要跟不同的人打交道。回回商人的眼界,也不会这么短浅。因此一般情况下,回回商人,是不会因信仰的原因,拒绝送上门的生意。

    何况有便宜不占是傻瓜!

    在义安坊重建,遥遥无期的情况下。这种送上门的商铺,回回客商们,没理由拒绝。

    但是当下,却偏偏发生了。李承绩立即想到,这里面是不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就皱着眉头,出声道:“那你打听清楚了,这里面,是何人教唆、指使?”。

    李大义连忙点了点头,出声道:“一个对咱们条件颇为心动的波斯商人说,他进教安坊看过后,就被阿卜杜勒的人威胁。若是敢答应咱们的条件,大辽的地界,就再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说这话时,李大义的脸色都是青的。想来那阿卜杜勒的嚣张,让他也生了一肚子的闷气。

    李承绩听着,眯着眼睛,略带寒意的沉声道:“阿卜杜勒?!此人是什么底细,何以与李府为敌?”。

    在他身后,站的可是李世昌。一般人,只看到这层关系,就巴结都来不及,怎敢与他作对。所以李承绩,马上想到,这人身后,是不是有什么过硬的后台。

    不过在他看来,除了当今圣上,应该没人有这个能力。

    “此人是大辽有名的巨商大贾,许多营生,都由他把控。与大辽、花拉子模、西喀喇汗国、东喀喇汗国境内的马匪,也都有不错的交情。很多行商,都要通过他的关系。才能找到马匪,缴纳一定的钱财,免遭劫掠。

    只是因他的说情,回回商人缴纳的钱财,总比非回回商人要低上一到两成。

    与北院枢密直学士马合木特拜,似乎私交甚好。”,李大义解释着,神情异常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