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起中亚 第六百七十二章 齐王世子
作者:爱做的事的小说      更新:2019-06-08
    李氏商行,拉比拉西等人在仔细的询问了金币的来历后,便带人直奔外城。Δ.『ksnhu『.co

    达绍尔酒肆,刘有荣在成功策反了龙格丁里,撤出甘州防线后,也算完成了王爷的交待。因此便私下变卖一些在大元值办的财产,为后续的回国做准备。

    他已经想好了,回国就向王爷请辞。从而带上家人,在大元度过余生。

    为此他已经暗地里托人在古尔省买了几间铺面。土地的话,只要入籍,大元就会根据意愿,分配给他自由耕种。

    这也是他愿意将家人接到大元度日的原因。

    比起夏国土地昂贵,凭者无立锥之地的窘况,大元的土地简直廉价得像稻草。唯一的不好就是土地国有,不准买卖。

    另外夏国战乱频频,实在不是安生过日子的地方。从前投身齐王,为其卖命是为了活命。现在想要离开齐王,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也是为了活命。

    毕竟待在大元三年的时间,他是看出大元势大,如同旭日朝生的太阳。而夏国则如天边的夕阳,灭国只在旦夕之间。

    本来酒肆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弄的遮羞布,现在索性生意也不做了。便成日在马鲁城看看戏,喝喝奶茶、咖啡,再来几样瓜果小吃。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

    算是有史以来,最惬意轻松的时光了。

    不过好日子终归是有头的!

    这日,已经关门的达绍尔酒肆外,突然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锄奸司办案,闲人退避!”,为首的督检司小头目大声道。随即有人在达绍尔酒肆外面贴上封条,跟着三两下踹开门扉。

    里面的伙计有在大元当地招募的普通伙计,也有从夏国带来的自己人。

    只是随着达绍尔酒肆即将关闭,酒肆里的普通伙计几乎都散了。所以锄奸司的人一气势汹汹的冲进去,听到动静的夏国伙计马上就想逃跑。

    但锄奸司的人岂是没有准备的!

    所以那些伙计刚逃出后院,便被锄奸司的人逮个正着。

    “启禀统领,掌柜的不在?”,

    “嗯?”

    “找能说话的,我要知道掌柜的去了哪里?”,

    随即后院传来伙计们被严刑逼供的惨叫声。

    而与其一巷之隔的肉行,刘有荣有些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他是刚从城南戏院回来的!说来也是赶巧,在看戏看到一半时,遇到锄奸司的人来戏院盘查。

    因为城南戏院的掌柜是从大马士革迁过来的,所以戏院里招募了不少大马士革人。在接连的袭击案,刺杀案后,外来的新移民就成了被怀疑的对象。

    而锄奸司在成立不过短短两日的功夫,就盘查了近百起和新移民有关的商贾。这样的雷厉风行,也让不少商贾都不禁将心提到嗓子眼上。

    所以该看的戏也看不成了,这么回来,刚好撞见了酒肆被查封。

    一般情况下,锄奸司的盘查只会盘查,并不会封店。除非真的查到了什么,才会像现在这样,将这个店铺都封锁了。

    虽然他也不确定锄奸司到底查到了什么,但是本来酒肆的底细就不清白。因此不敢久留,赶紧往内城跑去。

    经过详细的检查和搜索,他得以进入内城。尽管最好的办法,应该是赶紧离开马鲁。可是他放不下家人,所以必须来内城,通知齐王的世子李德旺一起离开。

    这是齐王为表示投诚大元而刻意送来的质子。

    论年龄,比现在的大元皇帝李承绩都大上了十几岁。可是人的命就是不一样。有的出生精贵做上了皇帝,创下了不世之功。而有的人只能成为无法为自己的命运做主的质子,来到异国他乡当囚徒。

    在官面上,大元也接受了夏国的诚意。在马鲁地段昂贵的内城给李德旺赐了一座宅子,并封他为夏县公,食邑一千五百户。封地在钦察的边荒之地,只等以后李德旺自己有能力去开拓了。

    另外李承绩又从萧家的年轻女子中,选了一个相貌不错,脑袋也不算笨的表妹封为郡主,嫁了过去。

    算是从明面上,加深了齐王和大元的利益联系。

    因是来过几次,所以刘有荣对去县公府的路并不陌生。和外城到处盘查相比,内城倒是安静多了。这么走到府邸前,都没遇到盘查的锄奸司。

    敲了敲门,里面的小厮只看了刘有荣一眼,便放他进去。

    内里,李德旺一家子正极有兴致的看着皮影戏。

    这是大元近两年兴起的新事物,最早出现在大元的年会大宴上。制作皮影的工具并不算复杂,表演者也很容易培养。尤其是经过大元数年的戏剧产业发展,越来越多的戏子涌现而出。

    在收获巨大的名气时,也得到常人数倍多的收入。不过大元对娱乐行业的征税比率也高!但这还是架不住名角儿的收入节节攀升。相应地,投身戏剧行业的戏子也越来越多了。

    可是戏子行业的更新换代很快,而且要成名,时间也越来越久,越来越难了。所以拥有良好声优条件和表演优势的戏子投入皮影戏,获得成功的机会就大很多。

    特别是现在这种皮影戏初期阶段,优秀的皮影表演者不多。一些戏子改行,面对的行业竞争就小得多。

    另外戏剧表演对舞台要求也很高,一般要想观看比较出彩的戏剧节目,只能去戏院。但有些身家不错的豪门显贵并不喜欢凑热闹,就只能请戏班子来府上表演了。

    这么一来,出场费自然就高了。并且和完美的戏院舞台相比,私人的戏台总是难免差了些味道。

    所以皮影戏的出现,就刚好弥补了这个遗憾。

    一来皮影戏的表演者数量不多,二来对舞台的要求也一般。一些不那么富裕的人家,隔三差五的请戏子来表演皮影戏,就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李德旺的县公府就是如此。

    虽然有大元这边的俸禄和夏国那边的接济,再加上一些在大元值办的产业,过得比普通人家好上太多了。但是和那些产业遍布大元数省的大商贾相比,还是远远不够的。

    这戏班子不能天天请,但皮影戏就能时不时的看一看了。

    此刻表演的是《西游记》孙悟空大闹花果山。作为跨越时间的四大名著,在任何时代都不会过时。尤其是这种神话题材的戏剧,就更容易被人接受了。

    李承绩命令文宣司底下的《大元商报》专门空出一个版面,刊发《西游记》小说。这下子不得了,立时让《大元商报》的销量达到‘秒杀’的地步。

    后来因《西游记》的火爆程度实在出乎意料,《大元商报》不得不增加版面,以便多发行一些内容。虽然报纸的价格也涨了一个铜板,但依旧打消不了百姓们的‘秒杀’热情。

    也就是那个时候,《大元商报》上登出了招标广告的消息。并通过竞价的方式,拍出二十第纳尔一平尺的广告位,为《大元商报》带来难以想象的收入。

    这也给其他报社指明了一条赚钱新路。

    因为之前报纸都是由大元官方扶持!本着开启明智,引导舆论的想法,报纸的价格又极低。几乎每家报纸都是卖一份亏三分。卖的越多,亏的也越多。

    虽然也为大元的宣传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每次为此扶持的第纳尔也数不胜数。所以不仅官府对报纸的发行不热衷,民间也没什么兴趣。若不是李承绩坚持,户部会将《大元日报》以外的其他报纸,都给关停了。

    但现在经过《大元商报》这么一冲击,所有人都知道报纸是个赚钱利器了。再加上礼部已经放开了民间发行报纸的门槛,一些民间小报社也得以成立。

    如今大元的媒体行业发展,可谓是一日千里。

    这和李德旺是没什么直接干系,但是和他看的皮影戏有关。在大元生活了近三年,他也渐渐有了大元的生活习惯。比如看报纸,比如喝奶茶和咖啡,还有酸奶消食。下午心情不错时,再来些瓜果和饼干、蛋糕、面包之类的零食和糕点。

    娱乐活动的话,则是听看戏。有时在新戏上演时,去戏院悄悄。有时在火爆小说上市时,去奶茶店、面包店或是茶馆听说人讲讲。感受身子骨太久没动时,可以去郊外来场马上蹴鞠。

    也有文雅一些的高尔夫、羽毛球等体育活动。

    可以说,如此形式多样的娱乐消遣着实开拓了他的眼界。在夏国,他们这样的贵族最喜欢的消遣就是一边喝酒,一边看姿色绝佳的舞姬跳舞。

    但是在大元去了一趟青楼后,他就对一般的舞蹈没了兴趣。

    因为和那些穿着盛装,只会扭腰动手的舞姬相比。那些青楼女子的钢gu舞、脱yi舞、电tun舞实在有意思多了。

    只是遗憾的是,这样的舞蹈在大元是上不得台面的。一般也只有显贵之家会请青楼的姑娘去家里私下跳舞!

    李德旺当然也是想这样做。不过家里的结发之妻-李萧氏对青楼的姑娘向来反感,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允许这样的狐媚子进家门。

    于是,经常请戏子来表演皮影戏,就成了他最常消遣的方式了。

    “吃俺老孙一棒!”,皮影戏里的孙悟空气势汹汹的大叫道。李德旺的儿子坐在他的腿上,欢喜得拍起手来。

    这时一个下人跑了过来,贴着李德旺的耳朵说了几句。

    本来还一脸高兴的李德旺,立时脸上一变。就将儿子放到李萧氏怀中,说自己有事儿要去处理一下。

    看着李德旺领着下人快步离开,李萧氏看了一眼伺候的贴身侍女,随即对方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 = )